賭場發牌小姐,台灣來的比較吃苦耐勞...一個新加坡運將嘆:你們有好人才,政府卻留不住

全球話視野

作者 ● 黃齊元/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我到達時是coffee break時間,許多人拿著咖啡輕聲交流。我瞄了一下外賓名單,分別來自美國、英國、澳洲、印度、中東及其他亞洲國家,級別都非常高。

我來參加一個國際論壇,地點在新加坡國立大學(NUS),我之前沒來過,整體感覺非常世界級。看到大家聚精會神討論,我突然有點虛心,覺得自己不夠投入,只是一個旁觀者。

新加坡國立大學是亞洲最好的大學,泰晤士2018全球大學排行榜,排行第22名,北大和大陸清華分居27和30名,香港大學40名,排名均有上升。值得注意的是台灣領導學府台大排行198名,過去5年排名持續崩跌,說明台灣教育競爭力的衰退。

《商周》上周做了一個專題,分析台灣青年紛紛放棄在台上大學,赴陸、港求學的趨勢,主因是將來可以在中國和香港工作,薪水遠優於台灣,又可和世界接軌,跟全球最頂級的人才競爭。

香港雖和中國市場較近,但這次在NUS,我深深感到新加坡才是真正的國際城市,不僅本地有中、馬、印等不同種族的融合,且外國人特別多,英語是標準語言。

新加坡國立大學不僅在亞洲首屈一指,更企圖成為全球一流學府。這次研討會的主題之一是老年化,NUS把美國最著名anti-aging研究中心的一、二把手都挖角過來。

我和其中一位美國教授交流,請問他為何願意到新加坡工作。他說美國近年走保護主義、越來越封閉,但學術研究一定要有全球視野,亞洲乃未來最大市場,而新加坡則是最佳地點。美國前總統小布希曾對幹細胞引起的倫理爭議大加撻伐,新加坡趁這個機會,一舉網羅了許多一流教授。

有位新加坡籍教授告訴我,這幾年有不少台灣人去那裡教書,因為台灣教授的薪水只有新加坡的1/5,中國爭取人才也很積極,但薪水仍只有新加坡的1/2。

當天下午我在計程車上,和司機聊天,他聽說我來自台灣,非常興奮,嘰嘰呱呱講個不停。

「唉呀,這幾年好多台灣人都到新加坡工作,因為台灣工資太低。賭場發牌小姐有不少來自台灣,他們吃苦耐勞,講話溫柔,不像中國小姐比較粗魯。」

這不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我問他這些小姐一個月工資多少,他說大約3,000多元(1元星幣約等於22元台幣)。

不僅如此,其他各行各業也有許多台灣人赴新加坡工作。

「幼稚園教師是最熱門的工作,幾乎每個台灣來申請的都會被錄取,工作條件比台灣好很多,每天8小時,準時下班,在台灣他們什麼都要做,累得要死,還要幫小朋友擦大便。」

這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上周我載一個台灣客人,他看到路上打掃的老先生一直嘆氣,因為台灣剛畢業大學生的薪水就和老先生一樣。」

據了解打掃路工一個月工資大約1,000多元星幣。

除此之外,還有不少台灣高階人才被挖角到新加坡,包括麻醉師、電子工程師和環保專家。整體來說,台灣人就是又好用、又便宜。

計程車司機還強調新加坡福利很好,他最近做了心臟開刀手術,總共花了5萬多元,但政府有補貼,最後加上保險,一毛未付。

新加坡很保守,法規嚴格,但許多時候一旦決定,卻又能迅速跨入新領域,比如說開放賭場,以及政府近年積極推動新創企業和創新科技。

新加坡成功的關鍵有四點:

第一是開放。匯集全球人才,成為區域樞紐
第二是轉型。積極改變自己,擁抱新的事物
第三是效率。政府執行力強,企業人民守法
第四是和諧。但這也有代價,新加坡媒體自由度非常之低

未來新加坡計畫全力發展AI,成為全球首屈一指的智慧國家,我認為在這方面新加坡有可能超越台灣,從2005到2013年,全球電子政府排名新加坡都名列前三。台灣政府行政效率不彰,企業單打獨鬥可以,但整合就不行。

新加坡相對於台灣,很像北京和深圳的比較。一個是中央集權,仰仗精密的政府機器運作;另一個則完全依賴民間草根力量,比如說藉由社會動員拯救了瀕臨失敗的世大運。台灣人民如果團結,力量無人可擋,反之則內耗不斷。

小英的新內閣讓人想起北韓。金正恩頭號使命是打垮邪惡的美帝,賴神內閣的重要任務是消滅黨產會、追殺財團。台灣的敵人不在國外,也不在對岸,其實在我們心中。

全球正進行各種人才爭奪戰。華為在日本招聘應屆畢業生,月薪40萬日圓(新台幣10.3萬元),為索尼的2倍。中菲關係迅速好轉,中國擬開放聘僱菲律賓家政服務員(菲傭),月薪最高可達人民幣1.3萬元。我相信只要英語講得好,台傭應不會輸給菲傭。

換言之,不論是總經理、大學生或傭人,如果能夠移動,即可創造價值。台灣人才只要能在國外找到頭路,絕對會比待在台灣強。

我年輕的時候,比較上等的人才都會出國,這個現象會成為未來的新常態。除非台灣大幅對外開放,否則沒有辦法阻擋這個潮流。

我想起計程車司機的結論:「台灣人真的很可憐,就像我們一位前副總理說的,不要淪落到台灣的下場,阻止外籍人才進入,而本地人才又不斷流失。」

We don’t need your pity, Sir. 但我們能怪誰?這是我們自作自受,只能說可惜、可悲又可恨。

出走,將埋下改變的種子,也是再回來的開始。

 

【更多報導】月薪15萬,不是為了給客人倒茶水!荷蘭爸爸:再能幹的人才,在台灣都被浪費

※本文由商業周刊網站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