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八仙塵爆三年透視系列2》看不見的傷 最可怕

胡守得
TVBS新聞網
新北聯醫燒燙傷復健中心臨床心理師王鼎嘉表示,邀八仙傷友心理會談,真誠、溫暖是最基本的。圖/TVBS
新北聯醫燒燙傷復健中心臨床心理師王鼎嘉表示,邀八仙傷友心理會談,真誠、溫暖是最基本的。圖/TVBS

(為保護個案隱私及維護醫療倫理,本系列有關個案病情,均取得個案當事人同意,並進一步去識別化,先予說明。)


心理會談,真正揭開來,是一個人內心深處,對人、事、時、地、物的真心想法,就算是家人、枕邊人或是知心好友,也沒有人會一五一十如實說出,何況是對素未謀面的醫師。


年紀只比眾多八仙傷患稍長的新北市立聯合醫院燒燙傷復健暨急性後期照護中心臨床心理師王鼎嘉,對於如何打破需要心理治療的八仙傷患心防,微笑說,「一般人對於和臨床心理師會談,總有一些忌諱,有一些傷友被安排之後,怎樣死拖、活拖就是不來,這是我完全可以理解的,因為心理會談這種東西是私密的;我都向他們說來聊一聊,想要了解一下你最近的狀況,想辦法請君入坐。」


我為什麼要心理會談? 耍盡花招拒絕

「記得有一位傷友受到邀請,直白表示『我為什麼要心理評估?我沒有病。』我大概找了他3次,他才退一小步說,『你只是要我填問卷吧!我就填一填給你啊!』我立刻奉上問卷,但當他一看到這麼多問卷,立刻就不要了,也就是使盡各種拒絕的理由招式。


我耐心等他去復健、去整形外科就診,一再跑去邀請,後來可能就是誠意,他終於同意和我說說話;我當下也對他說,過去你可能經歷一些不愉快的心理會談,有一些心理師可能想要挖你的瘡疤、隱私,但在我們這邊不一樣,我們每一個人都會好好的照顧你,就當作來聊一聊天,不會怎麼樣。


過往不良心理會談影響 芝麻開門關鍵是關心

後來他願意來了,果然就是以前的心理會談不好經驗,造成他一再拒絕。」對於屢敗屢戰終於成功,王鼎嘉不由淺露微笑說,「現在這個傷友已經在我這邊2年了,狀況越來越好,也很活躍。」


王鼎嘉指出,與傷友會談要靠一些技巧,讓他們覺得不是來聊他有沒有病,是來關心他,當傷友感受到這個立場後,態度就會差很多。


王指出,傷友會排斥會談,一定事出有因,首先要瞭解為什麼他會排斥跟別人深談,心裡面有哪些東西不能夠讓別人碰觸?開始往這邊的議題走,通常這些個案都會說,排斥是因為會想到小時候怎麼樣、怎麼樣的狀況,慢慢發現他們心理上的問題,都是來自於童年家庭,家人給的一些價值觀。


王鼎嘉的心理會談室,陳設有如家庭客廳,讓會談傷友可以放心輕鬆聊。圖/TVBS
王鼎嘉的心理會談室,陳設有如家庭客廳,讓會談傷友可以放心輕鬆聊。圖/TVBS

童年家庭的完美價值觀 復健時自我燃燒殆盡

有些傷友要求太完美,在復健時,會把自己操的要死,其實他很痛苦,自覺做不下去,但是為了滿足家人的期待,咬牙繼續做,把自己操得燃燒殆盡,這樣反而讓他復健的動機下降。


會談中發現時,不會告訴他要加油、努力,而是去處理,「為什麼那麼在意家人的期待、看法」,就是做比較深度的治療,這個治療最快大約要半年,半年、1年後,他會突然「哇!」的一聲頓悟,原來是小時候,因內心特別在乎家人的看法造成。


家人對兄弟姊妹間的比較陰影 影響復健、醫療動機

另外一個個案,小時候父母親在親友面前,拿他和兄姊做了很強的比較,從那次以後,心生一定要比兄姐好的信念,但事後怎樣努力也做不到,形成一種自卑情結,進而影響到他的復健動機。


王鼎嘉表示,當傷友的不快樂,影響到他的復健動機、醫療進度,就會開始關心這個人。


第一階段心理衡鑑 一半傷患需進一步治療

到中心看診的八仙傷友,王鼎嘉都會做至少一次的心理症狀與復健動機衡鑑,通常一眼被王看出有問題,都是顯現情緒、行為不一致,例如傷友嘴說沒事,情緒卻高亢,展現出情緒、行為的不一致,通常代表有一些事,王鼎嘉就會訂出晤談診斷書面,展開進一步的會談。


和120餘位八仙傷患深談過的王鼎嘉,經過第一階段的心理症狀與復健動機衡鑑篩選,「我大概留了一半(60)的人進入第二次晤談,第二次會聊得比較細,包括自殺、復健動機、回歸社會等議題,特別是身體意象的方面。」


醫療、復健過程太痛苦 八仙傷患常有自殺念頭

王鼎嘉說,「自殺念頭在八仙個案裡面很常見,他們不是因為自己有什麼大問題,主要是因為醫療、復健過程太痛苦,痛苦到心生活著的意義是什麼?!這個自殺意念一般人也會有,當一個人工作很累、很累的時候就會有種念頭。


但當傷友有自殺意念,不管是隨口講或是認真的談,對我來說,都是一個警覺,會再深入去談一些東西;最基本的一個鑑別的方法,就是有沒有計劃,通常只是想、沒有計劃,就列入觀察。中心的八仙傷友頂多到自殺的計畫,幾乎沒有人去執行。


有些八仙傷友的生活、四肢功能,其實已經好到一個程度,應該可以回去學校或回歸社會,為什麼不回去?通常涉及到自尊的問題,他們在傷後,自尊普遍會下降。


外觀改變是最痛苦意象 心生「我不是人、我是怪物」

尤其是每位八仙傷友的外觀都改變,我覺得這是他們最痛苦的一個意象,他們最討厭的一件事,就是別人一直盯著他們的身上的傷痕看;對於被盯著看,有些傷友反應出『我討厭我自己、我不是一個完整的人』,因為他們為消掉一片疤,必須挖自己另外一塊完好皮膚去補,自覺『我騙體鱗傷、體無完膚』,甚至有些傷友在心裡上覺得『我不是人、我是一個怪物、我是一個畸形的人』。」


民眾死眼盯傷友 親身經歷倒抽冷氣

談到這,王鼎嘉深吸了一口氣繼續說,「人都有自尊,他總不能在大家面前哭泣,當別人在盯著看他的時候,只會加強他自己是一個怪物、我不好看;我原本以為這些說詞,會不會是傷友們因為傷後比較敏感的緣故。


很意外,在捷運車上剛好碰到一名傷友,車廂坐滿人,2人站著小聲聊天,突然瞄到傷友正面坐著的乘客,居然一直盯著他的傷疤、壓力衣在看,盯的那種程度,相當不禮貌到讓人難以忍受;再環顧四周,發現一排排座位上的其他乘客,沒有人主動讓位就算了,也是猛瞧不放,直瞧到這位傷友下車為止;我原本以為這是很誇張的說法,但卻是真的。


國內醫療體系救治八仙傷患揚名國際,飽受燒傷之害的孟加拉,2017年底力邀三總整形外科主任戴念梓,新北聯醫燒燙傷主心團隊,主任林昀毅、臨床心理師王鼎嘉、職能治療師梁佳穎、物理治療師李依臻前往授課(海報圖像由上至下)。圖/王鼎嘉提供
國內醫療體系救治八仙傷患揚名國際,飽受燒傷之害的孟加拉,2017年底力邀三總整形外科主任戴念梓,新北聯醫燒燙傷主心團隊,主任林昀毅、臨床心理師王鼎嘉、職能治療師梁佳穎、物理治療師李依臻前往授課(海報圖像由上至下)。圖/王鼎嘉提供

大眾直白問話 一外出就面臨壓力

如果他們1個人坐車,他們也很常碰到民眾直白問他們,『你是八仙的嗎?你拿多少錢?』真的是非常可怕。一些行動不便的傷友,因怕熱、怕擠、怕眼光,常搭乘計程車往返就醫、復健,一些小黃司機也是這麼口無遮攔,造成傷友只要一出外,就面臨很大的壓力。」


王鼎嘉分析,一般人被別人以死眼盯著猛看,都會很生氣,加以怒斥或瞪眼相向,但傷友們卻都不敢生氣,我不得不說,傷後外貌受到損傷,讓他們自尊下降。第一是因為他們年輕,第二則是他們在最燦爛的年紀變成這個樣子,所以自尊會受到影響。


1/3傷友 需要長期穩定心理治療

經過第二輪會談,再一次釐清、消除症狀後,王鼎嘉留下大約40位傷友進到長期穩定的心理治療。王鼎嘉說,「這個比例在醫學臨床上是蠻精準的,大概占我診療傷友病例的1/3;這40人心理上為什麼走不出去?其實,症狀只是影響他復原的一個東西,真正出問題的是他的心理狀態。」


王鼎嘉以認知行為治療法剖析,深入這些人的思考內容會發現,分別存有一個不好的核心信念(Core beliefs),核心信念就是我對我自己的真正看法;深度心理問題的塵爆傷友,各自存在「我是一個沒有用的人」、「我是一個不值得被愛的人」、「我是一個會被拋棄的人」等3個不同的核心信念。


「我是一個沒有用的人」 一切行為作負面解讀

傷友的核心信念若是「我是一個沒有用的人」,當他有這個信念的時候,就不會去做任何對自己有用的事;也會自我解讀別人的一言一行,叫讀心術(是一種「負面自動化思考型態( Automatic thoughts)」)。別人只是看他一眼,他會覺得你好像瞧不起我;或是當聽別人詢問今天怎麼比較晚來,他會覺得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懶惰;他們傾向把所有自覺到的東西,解讀成負面的,來驗證自己是一個沒有用的人。


「我是一個不值得被愛的人」 躲避他人關愛

傷友若有「我是一個不值得被愛的人」,當你要對他展現關心、關愛,他會避開你,這個核心信念通常是家裡面最被忽略的那一個。


從小就有這個核心信念的傷友,受傷之後,這個核心信念角度會被他放得很大,造成他在復健時,對於治療師、復健師的關心,反而會讓他覺得害怕,對他好,他反而不來;復健師就會覺得很矛盾,我對你這麼好,你怎麼反而要逃避我?因為他心裡面相信,我是不值得被愛,你們要關心我,一定有什麼問題。


「我是一個會被拋棄的人」 顯露依賴性

至於懷有「我是一個會被拋棄的人」的傷友,就像一些很黏人的情人,沒有在他旁邊,他就會緊張得要死。在復健上,這些傷友會展現出很多行為,我不要離開復健,即便做到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做,他還是不離開,變得依賴復健。


例如有些個案已經恢復到80%的行動力,復建老師希望他回去職場工作試試,他就是不要,他會覺得當他離開這個環境,等於被拋棄,會想盡各種方法留在復健階段,如裝病、假裝手突然無力等等。


心理會談室的各色公仔、模型,是沙遊治療,也是王鼎嘉與八仙傷友建立關係的方法。圖/TVBS
心理會談室的各色公仔、模型,是沙遊治療,也是王鼎嘉與八仙傷友建立關係的方法。圖/TVBS

建立治療同盟關係 打破負面核心信念

針對存有上述核心信念的傷友,王鼎嘉會針對每個人的特性做調整,不會讓傷友一開始就查覺,王說,「如果一開始就跟他講,你怕被拋棄等等,哇!那不得了,醫病關係從此決裂,他再也不來了。這個過程必須很和緩,讓他一步一步看到。


這40位需要深度心理治療的傷友,每週都要和王鼎嘉閒聊一回,每次1小時不等,為期至少半年以上,王鼎嘉會以各種方法接近他們,逐步建立關係。


溫暖、真誠中 陪同傷友看到問題

王鼎嘉說,「那是一種氛圍,要讓傷友覺得跟我聊天就是舒服,也會看針對每個人的喜好做不同的方法,有些男生比較直接,就單刀直入,或是從他們喜歡的動漫去聊,但不變的基本款就是溫暖和真誠。1小時不一定可以談出什麼,但就是要慢慢來,由淺入深,應該說陪同他看到問題。


以陷於憂鬱症的傷友來說,我不會讓他知道他自己的症狀,而是慢慢導引,讓他感覺現有些情緒自己也不喜歡,想要改變,等他發現『喔!我有狀況』,再誘發他的動機,問他想要解決嗎?當他想時,就好辦了,就會合作。」


傷患心靈休火山 八仙塵爆一舉引爆

王鼎嘉以臨床研究、手上病例推估,因為八仙塵爆,484名傷患中,憂鬱的盛行率約10%、10%罹焦慮、15%會產生創傷後壓力症,其中更有人是合併發生,經過急性期心理急救,約有一半人必須進一步心理會談至少半年,消除症狀;再經一年半載,約有1/3傷患要進入長期的心理復健。


王鼎嘉指出,八仙塵爆就像一個流感,有人過去了就沒事,但對於體質和心理素質比較弱的傷友,則引爆嚴重併發症,需要進入長期心理治療;表面上未必與八仙塵爆直接相關,但卻因八仙塵爆的嚴重傷勢,醫療、復健苦痛、外觀改變,合併以前的心理創傷,進而影響到他的復健、醫療,就必須回頭找到他的心理創傷源頭,進行處理。


這40名長期心理治療的八仙傷友,經過王鼎嘉的耐心陪同,一半已經克服他們的症狀,另一半則持續努力中。


小檔案

姓名:王鼎嘉

年齡:34歲

學歷:成功大學行為醫學研究所碩士

成功大學心理系

經歷:台大醫院臨床心理中心實習臨床心理師

成大醫院精神科實習臨床心理師

現職:新北市立聯合醫院燒燙傷復健暨急性後期照護中心臨床心理師


更多 TVBS 報導
走過八仙塵爆三年透視系列1》「焦憂創」壞壞 走開
走過八仙塵爆三年透視系列3》沙遊看心靈世界
走過八仙塵爆三年透視系列4》不能說的4個字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