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美國的亂 摸世界的魚!中國戰狼外交「死灰復燃」背後...

北風北
·7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最近推特攻擊澳洲的貼文在國際引起軒然大波,但這絕對不只是中國與其他國家的唇槍舌劍而已。(圖片來源/中國外交部)

在美國總統大選期間沉寂了一陣子的中國「戰狼」外交,這一陣子又有快速復甦的跡象。

不論是在澳洲還是在其他國家,中國的外交系統及網軍們不分平台不分產業的鎖定任何與中國相關的議題,由北京官方的外交系統領軍,分成外交部發言人,中國官方與官方側翼媒體(government and state-affiliated media),以及各個統戰系統下轄的網軍等不同層次,在全球各地繼續集體霸凌式的「戰狼」外交。

表面上,這些網路上的意見衝突,看起來像是中國在對全球普世價值認知偏差,加上民族主義意識推波助瀾下的映射表現,但是仔細思考,這些行為的背後卻有一個非常明顯的不合理之處:言論的戰場幾乎都是在中國民眾不容易接觸的海外媒體平台。

中國人民無法輕易接觸戰狼烽火

和其他媒體閱聽自由的國家不同的是,中國基於社會維穩的需求,向來對於中國人民在本土境內看得見什麼,聽得見什麼,有著高度敏感的強勢控制能力。

不管是以超級電腦運作的網路長城,或者是對中國境內各種通訊關鍵字的主動監控,14億中國人的大腦幾乎是被中國政府所餵養。

在這樣的前提下,中國在全球所興起的「戰狼」外交,不論是原始的外國言論或是中國方面的回應,其實鮮少完整的在中國內部人民可見的媒體上主動揭露。

這就要從中國政府的角度來思考這個現象。

一切以維穩為優先

首先,民族主義導向的這些「戰狼」言論,表面上固然讓中國在海外的言論議題上討到便宜,但是這種質疑外國政府或是意見領袖的集體言論行為在中國境內卻是完全不被允許,這個道理北京政府當然心知肚明。在民族主義與鞏固共產黨統治的維穩之間,毫無疑問的北京政府會選擇後者。

正因為如此,在中國的「戰狼」外交所選擇的平台,絕大多數是以一般中國人民無法輕易接觸的Facebook,Twitter為主。特別是在中國政府頒布以非官方許可的VPN軟體翻牆的行為是違反中國法律之後,這個中國內外的資訊障蔽更是往上疊加。

當前中國在海外社群平台進行「戰狼」外交的網軍帳號,仍然是以160萬中國海外留學生,以及中國散居在各個國家的中資企業僱員與海外移民為主力。

中國對這些海外留學生及海外住民的控制,和早年國民黨的控制手段如出一轍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

小粉紅出征用意在控制滯外中國人

原本中國的海外留學生與企業外派就是以黨員作為優先,而再透過海外學生會,海外同鄉會,海外校友會,以及佈建在這些組織內的共產黨各級黨部網路來層層控制。即便是已經具有海外長期居留身份的中國人,如果仍有家人家產在中國境內,所在的企業與中國市場仍有往來,或是未來仍期望返回中國就業謀職的滯外中國人士,這些控制手段完全有實質的箝制效果。

也就是說,「戰狼」與其說是一種外交鬥爭模式,對北京政府而言更重要的是控制滯外中國人,並且用中國政府所擅長的「積點制」來驅動行為的實質手段。

而在對外國當地,特別是民主政體的外交鬥爭,「戰狼」外交的根本模式其實是運用的民主政治當中「沙灘賣冰理論」的缺點加以滲透攻擊。

這個道理在於,在成熟的兩黨政治民主國家,不論是執政或是反對黨,都有朝著爭取最大中間選民空間的均衡傾向。特別是執政黨,不論在競選期間提出如何立場鮮明的政治論述以區隔市場,在執政之後都必須迅速的向中間路線靠攏,以爭取累積下一次競選中間選民的信任基礎。

戰狼目的:顛覆對中國不友善的外國政要

但是「戰狼」外交的模式,正是在試圖破壞這個均衡。到處出征的中國網軍,一貫的手法都是抓住一個當地國家執政當局官員的發言,可能在其他國家大多數人都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內容,然後以上述不同層次的中國對外聲量加以撻伐,甚至之後以此作為藉口,無端對該國發動各種貿易報復或技術性貿易制裁,近日的澳洲紅酒事件就是最好的例子。

這個鬥爭模式的主要目的是在於藉著激發擴大與該國執政黨官員的輿論衝突,將該國的執政黨政策論述逼離開原本的中道均衡路線,同時由中方將這個衝突不斷轉化成該國在對中貿易上的實質損失,甚至渲染這個貿易損失的可能後果,來作為當地國家反對黨聯合受影響產業的意見領袖攻擊該國執政黨的選舉籌碼,營造成當地政治人物的「失言危機」,最終的目的是在當地國家顛覆相對對中國比較不友善的執政當局或是政治人物。

不要讓戰狼找到觸發點

最終而言,大家在面對中國的「戰狼」外交的各種現象,就不能只是將這些當作是中國各級言論出口與當地政府在外交領域的唇槍舌劍,而是必須嚴肅的明白這是中國作為控制海外住民與影響各國政局的關鍵手段。

各國在明白了這一點之後,一個最簡單的防禦方式就是不要讓中國的「戰狼」外交模式找到對各國政治輿論或政黨陣營的觸發點(trigger point)。

也就是遵循賽局模式當中對重複賽局的不可測原則,對中方的相關挑釁不要採取被制約式的回應,以不斷墊高中方在外交戰場的投入成本,並加速供應鏈重組轉移以減少對中國市場的依賴,同時弱化「戰狼」外交的可能效果。

2020年最後一個月,全球第二波疫情再起,美國政局混沌不明,眼下的香港民主人士黃之鋒、周庭、黎智英接連入獄,北京的戰狼外交也連番對澳洲出手,中國在後川普時代快速簽訂ECFA後,習近平又說要參加CPTPP,顯然習現在正積極對下一任美國總統出手,企圖搶在明年1月新總統就任前,重新設定美中關係,接下來北京會不會有更冒險的舉動,值得密切注意。

民主陣營須凝聚意志熬過2021寒冬

卡夫卡有一句名言:在亂世之中的悲劇,歸根究柢,只有一個原因,就是「邪惡太瞭解善良,而善良的人,毫不瞭解邪惡」(Evil knows of the good, but good does not know of evil),當中國正在趁美國的亂,狂摸世界的魚,我們從2020年在世界各地所發生的事件,已經可以充分體現了民主制度的脆弱性。

而疫後的世界,很多的既成事情被改變,2021之後的全球政局將會是更詭譎多變的一年,全球的民主陣營面對威脅更大的2021,應該要提振、凝聚所有的意志,台灣要減少在其中載沉載浮的動盪,更應該步步為營、小心謹慎的面對未來的挑戰,「當冬天已經到了,春天還會遠嗎?」

更多信傳媒報導
聯合抗中?英航母2021年初將常駐日本海域 日美法明年5月首次聯合軍演
F—16提升案進度落後原因曝光 張哲平:美國洛馬人員不具備F—16專業
五星縣市新竹市預算來不及上路 國民黨絆住林智堅恐自食惡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