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歌單

陳惠玲
·3 分鐘 (閱讀時間)

將雨的秋,暗天沉日,週五過午,城市飽食一頓,打了聲嗝,有人散步,有人昏寐。對她來說,薄涼寂靜,正適合跑步。

打開歌單,她跑起來。以前,她耳朵孤僻,聽不得人聲在旁歌唱,認真時不能聽,無所事事也不聽,多吵。和男人一起生活後,男人洗碗時聽饒舌,組裝傢俱放搖滾,她對這狀態感到陌生,將枯燥變樂趣的時間換算,對她來說沒必要。那時,只聽著自己的呼吸聲跑下去,對她也不是困難。

第一首歌,要不感負擔又讓人期待,朴樹的《清白之年》很適合,說故事般跨開腳步。第二首歌,這時感覺有風,吹起來舒服,《無與倫比的美麗》聽著聽著還不喘。最累是第四首,腿變沉,氣不上腦,跟著《平凡之路》向前走,就是這樣走,也許就可以跨過山和大海。但是,她一不留神,拐了腳,一點點痛,她不得不停下,走走緩緩。

她想,過去跑步不聽歌,活得彷彿什麼都不依賴,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許是從她還是個孩子時,酒精像頭躲在角落沉睡的猛獸,常在半夜醒來吞噬她的家。她害怕痛苦,但不敢軟弱下來,反讓自己更直挺優異,好證明她的家沒有問題,她也沒有因此長壞。這對痛的反應像詛咒般,跟著她一起長大。

長成了隔絕聲音的膜,需要另一個更大的痛來瓦解。

就像她開始聽歌,是頭髮一把一把掉,躺在病床上的那段時間。感覺自己在死亡邊緣時,她聽舞曲,看著青春有力的女體,邊跳邊唱,充滿美感和希望。這是她第一次承認,沒有辦法單靠自己的意志力度過痛苦。那時,她也幾乎以為自己不可能再跑起來。想到這,耳機裡青峰唱著:「沒有不會淡的疤,沒有不會好的傷,沒有不會停下來的絕望,你在憂鬱什麼啊。」她眼淚掉下來,和聲跟著唱了起來。

第六首《路過人間》,拐腳的痛漸漸消退,很多事情,過去了,明白就好。女聲太療癒,她重複循環直到眼淚停下來,雙腿又可以跑起來為止。第七首《夜空中最亮的星》她祈禱擁有一顆透明的心靈和會流淚的眼睛,給她再去相信的勇氣,繼續跑下去。第八首《春風十里》身體開始舒服的跑著。第九首《借我》,如果可以,她也想借,借不懼碾壓的鮮活,借生猛與莽撞不問明天。她現在知道了,不用都靠自己生出來,借一下,又不會死。

以再多跑一首歌的時間堅持著,隨節奏吐息,允許自己在音樂中度過難熬的時光,她終於跑到第十首歌,中性溫暖的女聲重複唱著海子的詩「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她不想停下來,竟又跑了好遠好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