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哥哥假結婚好不好?」她病危一句請求,揭開同志生兒育女最痛困境

謝孟穎
風傳媒

重病之時,一個人最掛心的是什麼?這是女同志小M(化名)短短清醒5分鐘內,對伴侶小E的請求:「妳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情?我不知道我還有多久走下去,如果我真的不在的時候,你跟我哥哥假結婚好不好?讓我的小孩跟我的家人可以有一點連結!

明明是孩子的生母,花費至少80萬到外國用人工受孕的方式生小孩、平常一個月4萬開銷跑不掉,小M與孩子卻只是法律上的陌生人,她的困境,也是現今台灣至少100多對同志家長要面臨的難題。

「那妳就只是代理孕母嘛!」不安全感讓愛侶吵架口不擇言

目前育有2子的小E表示,她與小M在相戀7年時決定要來生小孩,因為台灣同性婚姻尚未通過修法,兩人還沒結婚、都是單身,依《人工生殖法》禁止接受捐精與人工受孕,便決定先飛到泰國去受孕再到美國生產。

醫師先讓小M的卵子受精再植入小E的子宮內孕育,小M跟孩子有血緣關係,但回台灣後只有小E能登記為生母,這也開啟了一連串的親權問題。

家人總會關心小E:「小孩是在妳的戶籍喔?那小M是什麼?那如果她今天要跟妳分手,妳就要帶著小孩比較辛苦的生活喔!」雖然長輩只是關心,卻讓人莫名覺得壓力大。

由於美國同性婚姻已經合法,孩子出生證明上小E與小M都是家長,孩子看病時不會有人問「誰才是媽媽」,但回到台灣以後問題就開始了:小E總是強調「我們兩個都是媽媽」,有些醫師可接受,但也有醫師強硬表示,一定要親生媽媽才能簽署手術文件。

明明是孩子的生母、法律上卻是陌生人,這給小E跟小M極大的不安全感,也導致吵架時口不擇言,例如:「那妳就只是代理孕母嘛!」「你跟我、跟小孩有什麼關係?法律上我們就是陌生人嘛!」

病危害怕孩子跟阿公阿嬤變成陌生人 只好拜託另一半跟哥哥假結婚

更大的考驗是在其中一人重病之時。小E說,小M前陣子因病幾乎整日昏迷、在醫院走廊等了2天也等不到病房,她隨時擔心小M會出意外,而在小M偶爾清醒的幾分鐘裡,她們都必須思考:小孩要怎麼辦?

「假設她不在了,那我會不會把小孩帶去給她的家長看?或是我會不會教小孩說,他們也是阿公阿嬤?或小孩跟她的家人在法律上就沒有任何關係啦!」小E道出小M病危是最大的擔心。

一開始小M強力要求小E別跟爸媽說自己病了,但因等不到病房,小E不得不喚來小M的家人,而當家人到場後,小E只覺得很尷尬,畢竟兩人還未結婚、並不是法律上的伴侶:「只能默默退到角落啊,心裡就很難過,妳只能站在角落什麼都不能做,也不知道該不該過去,也不知道要不要斟茶遞水啊!」

最讓小E難過的,就是小E神智不清抓住她的手、拜託她跟哥哥假結婚這件事。就連小E的家人也相當擔憂,若小E走了,這兩個孩子是否就成了永遠的陌生人?

超過100位同志家長 和孩子只是法律上的陌生人

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以下簡稱同家會)副理事長蔡尚文表示,台灣早期有小孩的同志家庭以離婚後帶著小孩重組家庭的女同志居多,高峰時期曾聯絡過1000多人,目前則有越來越多同志選擇以人工生殖、領養等方式生兒育女,接觸家庭至少100個,他們照顧超過200個孩子,然而在台灣現今法律下,其中一方不管付出再多,他與孩子都只是法律上的陌生人。

親權,是同志面臨的普遍困境。雖然2016年大法官釋憲已裁定禁止同性婚姻違憲,目前修法未完全、社會對於同志是否能養育孩子仍意見分歧,但有孩子的同志家長想要的東西其實很簡單,就只是把原本屬於他們的權利還回來而已。

畢竟應該沒有任何人希望,盡心盡力養育一個孩子,卻只能跟孩子是陌生人。


相關報導
小孩是同志,怎麼辦?諮商師:父母難接受是正常的,不知怎回應前,這9件事先別做
兩個女同志養大孩子有多艱難?她們寫下一封給孩子的信,催淚道盡天下家長的心情…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