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廖玉蕙作伙講母語

王寶兒/專訪
·4 分鐘 (閱讀時間)
繼台語有聲書後,作家廖玉蕙推出《彼年春天:廖玉蕙的台語散文》首部台語散文集,她認為,學習語言要從快樂開始。(鄧博仁攝)
繼台語有聲書後,作家廖玉蕙推出《彼年春天:廖玉蕙的台語散文》首部台語散文集,她認為,學習語言要從快樂開始。(鄧博仁攝)

廖玉蕙時常以遊戲式方法引導孫女說台語。她認為,學習語言要從快樂開始……

近年來,社會彷彿吹起一股台語風潮,如出版社推出台語版《小王子》、台語歌《浪子回頭》成流行金曲、提倡台語的YouTuber「阿華師」竄紅等現象,在在體現大眾日漸重視台語的軌跡。以華文寫作超過30年的散文作家廖玉蕙,近來也親身投入推廣台語的行列中,不只錄製台語有聲書,更重新編寫過往作品,推出首部台語散文集《彼年春天:廖玉蕙的台語散文》(九歌出版)。

為錄台語書 差點鬧脾氣

廖玉蕙說,以前因國語政策,講台語有點像「次等公民」,「若有人稱讚妳,說話像上海小姐、北京姑娘,那是會覺得非常驕傲的事情啊,代表很『高級』。可是當妳長大,學會很多東西,才會知道自己母親的語言是值得珍惜的,也不是可恥的。這個推廣台語的現代,是漸漸轉變而來,轉為合理的狀態。」

小學前,廖玉蕙慣以台語與家人談天說笑,隨政府頒布國語政策,她在外省老師教導下,也學會說一口字正腔圓的華語。但她沒忘記母語,偶爾說台語,旁人還會驚訝「妳的台語怎麼那麼好?」使用在地語言,反而對在地人是陌生的事情,讓廖玉蕙也感到納悶。

有一回,廖玉蕙赴屏東演講,突然有觀眾詢問「能不能用台語演說」,一問才知道,台下觀眾幾乎都習慣聽台語,即便沒嘗試過,她仍努力以全台語完成整場演講,觀眾也樂得教導講師,一來一往,氣氛融洽愉悅。自此之後,她在每場演講都加入台語,引來專以台語報導國際新聞的專欄作家周盈成提議,一同將廖玉蕙的過往作品,化為台語有聲書及台語散文。

「誰知道,寫是還好,錄台語書真是太難了!」直爽率真的廖玉蕙,回顧作品誕生歷程,又笑又罵。在周盈成及師大台文系博士候選人林佳怡協力指導下,讓她扎實的學了一堂台語課,但鑽研語言教育超過30年的廖玉蕙,對語言也有自身看法。一方堅持台語的7聲8調,一方堅持聽得懂最重要,如此相互攻防至最後一刻。

當阿嬤後 母語意識更強

廖玉蕙說,最初在錄音室,每一聲「老師,這裡音調不對,要重來唷!」都能換得她一句輕快的「好,沒問題。」次數頻繁起來,2位編輯仍然好聲好氣,但她卻忍不住微慍起來,咬牙切齒的嘀咕「我幾歲了你知道嗎,小夥子一直糾正我,有沒有搞錯。」最後直接憤怒宣告「不要再講了!從今以後不錄了!我講我媽媽的話,你講你媽媽的話。」因此曾中斷作業。

回憶當時情景,廖玉蕙笑彎了腰。她表示,回家後又是懊惱,又是反省,「幹嘛跟這些年輕人這樣子,簡直像小孩子負氣說『我不要跟你玩了』,後來他們又打電話來,才繼續錄音工作。但我不得不服,這麼多有使命感的年輕人想推廣母語,我其實應該也要努力。」當成品出爐,雙方都非常欣喜。

書寫台語散文集的過程,如廖玉蕙藉由台語文,重拾過往吉光片羽的回顧之旅。她慣用幽默詼諧的文字體現人生現實之處,臉書如今也是新的寫作園地,幾乎一天一篇生活札記。已累積超過40部作品的廖玉蕙笑說,曾有醫生問她「不寫不行嗎?」,但還真的不行,因為所有的閱讀與寫作都是讓生活更容易,「生活當中不盡如意,可我們如果可以對荒謬微笑,和遺憾握手,也很好。」

廖玉蕙近年升格為阿嬤,與小孫女相處過程中,也時常以遊戲式的方法引導孫女說台語。她認為,學習語言要從快樂開始,如書中所選散文,同樣是以貼近生活的筆法,吸引人掉進台語世界,「當阿嬤後,母語意識更強了,有些東西不是有考試才重要,不只台語,還有客家語、原民語等等都應該推廣,社會不該是少數服從多數,希望社會能越來越合理,照顧少數族群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