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醫生淚訴被長官包圍 「你下面切掉沒」 謝盈萱聽到哽咽:無法想像

·4 分鐘 (閱讀時間)
謝盈萱認為同婚通過後,歧視仍無所不在。(圖/愛最大慈善光協會提供)
謝盈萱認為同婚通過後,歧視仍無所不在。(圖/愛最大慈善光協會提供)

記者許瑞麟/綜合報導

5月17日為「國際不再恐同日」,金馬影后謝盈萱受邀錄製「同恐不再 反歧視救助計畫」(FEAR NO MORE)公益影片,並親自訪問跨性別者、HIV帶原者、同志輔導員等,傾聽許多被霸凌的個例,讓她驚訝發現,雖然同婚法通過了,但同志仍遭遇許多不平等的待遇,「尤其,原本以為知識水平、高學歷,以及自認為可以比較開放的場域,以為他的職業可讓他同理很多事情,可是並沒有,這是讓我Shock比較大的地方。」

一名跨性別者醫生Fanny便向謝盈萱透露,自己服用女性荷爾蒙5個月後,臉龐開始出現女性特質,有天被前輩叫進小房間開會,隨後陸續進來了許多長官和前輩團團圍住她,「然後用戲謔的語調,很不禮貌,問了很多我並不想回答的問題。」甚至質問她:「你的下面到底切掉沒?」讓她相當震驚,身為醫生,她以為醫院裡面應該對性別平等最有概念,對性少數最有同理心、包容心,但發生在自己身上,「讓我覺得我像不是一個『人』了,而是馬戲團的動物,變成怪胎秀裡面的怪胎。」

Fanny感慨:「好像我的存在,是單純為了他們的娛樂而存在。」但事情還沒結束,有人要求她摘下口罩,提供給大家拍照,Fanny說:「是我這輩子從未承受過的羞辱。」她每天在家以淚洗面,無法吃飯和喝水,甚至一度想走極端傷害自己,「我是不是要成為葉永鋕第二?人們才會去關心性少數被霸凌歧視的議題。」謝盈萱哽咽說:「你也許無法想像,他(她)們每天在黑暗中、被折磨中、孤獨中。」需要大家伸出雙手溫暖及關懷。

謝盈萱傾聽被歧視者的心聲。(圖/愛最大慈善光協會提供)
謝盈萱傾聽被歧視者的心聲。(圖/愛最大慈善光協會提供)

伴侶盟秘書長至潔,則分享幾年前去面試一個諮商機構,面試到最後一關時,面試官問她這一年來最大的學習是什麼?她誠懇地回答說是經由一個訓練,讓自己開始能面對自己,接納自己是一個同志,「當時自己這麼說,是我相信身為一個助人工作者,我們應該要接納每一個人的樣子,就像我能夠接納自己一樣!」但是她萬萬沒想到的是,面試官告訴她沒有通過最後的考驗,「原因是因為,我是一個同志。」

至潔表示,自己一直以來是一個很努力的人,相信只要努力就可以成功,「但我沒有想到,我只是因為要做自己,就有可能遭受到失敗,而且這個害怕一直存在很久。」謝盈萱感同身受說:「對他(她)們而言傷痛可能會癒合,但恐懼找不到出口。」

被問及成長過程中,自己或身邊朋友曾被霸凌?謝盈萱說當時不知道,是長大之後回想,才發現小朋友的言語玩笑或排擠,就是一種霸凌,「我有一個要好的朋友,會做扮裝打扮,後來他去營隊念故事書給小朋友聽,就有些家長會在意。」謝盈萱認為,一直以為現代社會,大家觀念不一樣了,但關於性別議題大家還是很多不了解的地方,所以要大力推動。

謝盈萱呼籲建造零霸凌歧視的社會。(圖/愛最大慈善光協會提供)
謝盈萱呼籲建造零霸凌歧視的社會。(圖/愛最大慈善光協會提供)

至於是否參加過同志婚禮?謝盈萱分享自己有對女同志好友,同婚一過馬上結婚,快到害她來不及參加,「但平時也是看著她們相處曬恩愛,還刺激到我這單身女子。」她接著說:「愛一個人的神情,都沒有不一樣,愛上一個人那種心動、感覺都是一樣的!」又幽默說:「羨慕她們衣服可以一直互穿。」

謝盈萱曾以探討同志議題的電影《誰先愛上他的》封后,也在舞台劇飾演有女性特質的男性角色,會不會技癢挑戰同志角色?謝盈萱則表示,「看是什麼樣的角色,以及搭配的對手演員。」又被問及若有機會,會想和誰演一對?她不假思索秒回「潔西卡崔絲坦」,又害羞笑說:「是不是想太遠?我愛慕她的表演,她有種知性的性感,而且,非常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