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內番外篇】純文學作家寫推理小說 遭酸「要是寫出東野圭吾一半就好了!」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路內的處女作是《少年巴比倫》,2014年被翻拍成電影。故事以90年代初期,工人階級最後的黃金時代為背景,描述20歲的男主角在城市中的糖精廠(國營化工廠)當鉗工學徒,卻只會拴螺絲,當電工,卻只會換燈泡。每天鬼混、泡妞、遲到早退,成天自娛娛人,整間工廠職位不論實力,充斥私情關說。紀律鬆散,混水摸魚是常態。女人嗑瓜子聊八卦、打毛線、洗胸罩拿出來晾,男人泡茶、下圍棋、打屁。

化工廠裡也是有權力結構,工人也分階級,乾淨的,骯髒的,輕鬆的,勞苦的,弱弱相殘的劇情天天上演。主人翁尤其對於坐辦公室的美女有一種自慚形穢,甚至猥瑣,行文三不五時大開黃腔與髒話。這部小說發表後一炮而紅,接著路內又寫了續篇《追隨她的旅程》《天使墜落在哪裡》,合稱「追隨三部曲。」

為何二部曲和三部曲,相隔6年才出版?中間還岔出一本莫名其妙的推理小說《雲中人》?路內在此次來台舉辦的座談會上說道:「出前二本書時,有評論家說我是『自發式寫作』,就是指我沒什麼特長,只是埋頭拚命寫,像是在街上裸奔自己爽!但這是發表在《收穫》(註:中國最頂尖的文學雜誌)上的作品耶,甚至還有人說我在寫自傳,或毒害青少年之類的話。」說這話時,他不見火氣,一臉笑笑的,看不出是記仇在心底,抑或壓根不在意。

又說:「我因為賭氣,就跟編輯說不寫第三部曲了,來寫推理吧,我編輯聽了就說:『你要是能寫出東野圭吾的一半就好了。』結果我寫了2年吧,異常困難。寫完後,他們讀了就說:『別人寫推理都是步步為營,怎麼你是在原地打轉,或是繞回頭路啊,完全不像推理小說!』這本書寫的內容是90年代,千禧年前夕,一群「喪B」(頹廢之意)青年的校園生活。」語畢,他跟著台下同步呵呵呵地歡笑出聲。

路內不是一個耽於原地的作家,雖然風格早已成形,他仍在求新求變,寫推理小說也算是一個意外。「我平常看一些很老派的推理小說。埃勒里‧奎因(Ellery Queen),寫《希臘棺材之謎》的,然後福爾摩斯。我這個人就是不學無術,有看過一點吧,就自以為懂了。然後我還會去看一些推理的亂七八糟電視劇啊,反正看過了,就自認為我懂了,可以去試試看了。我當時也是胡說八道,寫《雲中人》的時候,我就誇下海口,說要用先鋒小說的形式把所有類型小說撸一遍,把武俠小說撸一遍,把中國傳奇小說撸一遍。」

他忽然意識到「撸」這字眼怪怪的,於是改口:「sorry,『寫』一遍。懸疑小說還有言情小說、色情小說,都要寫一遍,呵呵,然後青春小說、自傳體小說,用先鋒形式。但是你看,這不是吹牛吹破了嗎?到現在也就寫了這一本書!等我哪天把現在手上想寫的東西寫完,我再去重新端起這鍋東西來,下一本可能去寫個色情小說,真的!」


更多鏡週刊報導
【路內番外篇】自曝厭惡上班 他希望寫到70歲
【路內專訪一】工人作家一炮而紅 形容故鄉像巨大的肛門
【路內專訪二】文學啟蒙是盜版武俠和言情小說 母親是天生說書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