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障者的障礙賽|有愛無礙 街道暢行更友善|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您曾經走在騎樓或人行道時,感覺受到重重阻礙很不好走嗎?如果連一般人都有這樣的想法,那對身障者、輪椅族或是推娃娃車的民眾來說,恐怕感受更深刻!您知道嗎?只是一個十幾公分的階梯差,都可能讓輪椅族跌倒受傷,甚至必須冒著風險,把輪椅推上馬路和汽機車爭道。此外不論是搭公車,到餐廳用餐,或到診所就醫,如果沒有友善設施,他們往往寸步難行,不得其門而入。當每次出門,都像是一場場障礙賽,我們不禁想問,台灣的街道和公共環境真的友善嗎?能否更體貼完善呢?透過鏡頭,我們一起省思。

台中口足畫家許世皇,結束上午在市場7個小時的擺攤生意,坐著輪椅繼續移動到下個黃昏市場擺攤,但四肢截肢行動不便的他,路途中得先克服層層危險。口足畫家許世皇說:「就是一邊走一邊看,看哪裡比較安全。」

菜市場裡車水馬龍,機車、汽車和許大哥的輪椅,幾乎擦肩而過,看起來很驚險,不過這條路對他來說,反而相對安全。許世皇說:「像這邊其實應該要有一個斜坡,它沒有設我們就不能上去,要繼續走外面,但外面又並排停車,我們就要繞路了。而斜坡做得太短了太斜,往前傾就比較容易摔出去。」

整個移動過程中,台灣的道路讓他「寸步難行」,想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同樣大不易。每次上公車前,必須要等駕駛架好無障礙斜板,才能上車。而抵達目的地時,又要再等駕駛幫忙架斜板,他才能順利下車。

身障者搭公車,多年來的心酸誰能了解?光是2022年3月,許世皇就曾被台中市公車拒載高達6次,他冒著生命危險,用肉身攔車,這段真實影像在媒體曝光,最後公車業者道歉坦承疏失,交通局也依法開罰。許世皇(2022.03.10)說:「目前被拒載過最多次是30號的仁友客運,其他的客運也是會拒載,我要掛一個牌子說我要上車,他才會看到。」

遭投訴客運經理李銘淦(2022.03.10)說:「會有小過以上的懲處,如果他確實是很明確的疏失的話,甚至會大過以上。」身障者攔公車,常因為坐輪椅高度,低於一般人身高,容易被駕駛忽略。而上下車過程,也都得仰賴旁人幫忙,若是駕駛不熟悉流程,常常就是整車乘客在車上一起等。

許世皇說:「有一次我跟老婆去搭公車,那個司機花了10分鐘,因為他沒有什麼經驗,中途一個乘客等了10幾分鐘,就說問司機說你怎麼這麼久。」就算順利搭乘交通工具,還要想辦法避免馬路上的阻礙。許世皇說:「怕有些車子會擋到路,要倒退到有斜坡下來的地方。」

一路上布滿各種障礙,讓行動不便的他窒礙難行,甚至寧願關在家,大大降低出門意願,而這也是所有輪椅族,生活的縮影和心聲。許世皇說:「行的方面,大部分都是困難重重,在路上或是騎樓與車爭道。有時候汽車或者是摩托車,為了方便停在路邊,造成我們輪椅上不去、下不去。有些地方是囤雜物,讓人行道不好走。」

截至2021年3月,全台有119.8萬人領有身心障礙手冊,占全國比例5.1%,其中65歲以上高齡者占比最高,高達4成5。在台灣無障礙設施不夠完善,公共環境不夠友善,不僅讓身障者處處卡關,也讓坐輪椅的長輩、推娃娃的親子,成為街頭最弱勢的族群,而同樣有苦難言的,還有還有視障者。

視障者呂鴻文說:「我今天要去醫院回診。」不只定期回診,呂先生還要出門上班,幾乎天天都必須往外跑,只是光走到距離家門一百公尺的巷口,就遇到第一個阻礙。呂鴻文說:「早期我走在這邊都有車阻,無形中就造成不便之處,那些空隙間隔,手杖沒有辦法觸及的地方,我們就很容易去碰撞到。車阻不是一般軟性東西,都是早期用石子石具做的,所以硬梆梆一撞,有時候就直接破皮了。」

無障礙通道為了阻擋機車,裝了車阻,卻讓呂先生每天步出家門,就像是要經歷一場場障礙賽。呂鴻文說:「配合美化的花圃、電線桿,我們沒有辦法區隔的時候,難免會去碰撞,要怎麼去繞過那個花圃,繞過那個電線桿。」

呂鴻文說:「我不敢靠馬路的人行道做邊界線,因為我曾經走過,發現有比較多的障礙物,有障礙走起來就很難指引我方向。因為碰到障礙物,就要從障礙物的空間鑽出來,那很麻煩。」從公車站到醫院,短短一百公尺的距離,人行道上環境美化設計,反而成為視障者們的通行障礙,尤其在騎樓,被阻擋的問題最嚴重。

知名網紅「外國倫」,跟著父母移民美國22年,4年前回到台灣,觀察家鄉他有深深感觸,發現輪椅族在台灣的困境,他在網路上發聲,獲得網友紛紛轉載、分享文章。網紅外國倫說:「我在美國高中上學的第一天,印象非常深刻,覺得怎麼美國那麼多身障。我那時候有點驚訝,覺得在學校可以看到有人坐輪椅,看到有人綁石膏拄著拐杖。過了很多年我現在回到台灣,看到台灣在路上很明顯,馬路上比較少看到身障。證明了一件事情,不是在美國的身障人口比例比較高,而是在美國身為身障人口,他們還是可以經常出門,因為沒有那麼多障礙物,他們一樣可以上學可以上班,可是在台灣很多人已經放棄,在家裡就不出門了。」

放棄不出門,因為一上街就被逼得走上車道,險象環生。我們實際來到台北市夜市商圈,幾乎看不到輪椅族被推進騎樓,通通都直接被推上馬路,走在車道。記者徐敏娟說:「攤販為了方便民眾用餐,通常都會把餐桌椅放在騎樓。而騎樓的空間原本就不大,還停了不少機車和腳踏車,讓輪椅族根本不能通行,也因此他們被逼的必須得走上馬路,和汽機車爭道,情況相當危險。」

因為走在騎樓,就得要左閃右閃蛇行通過,連要進店家吃飯、購物,都因為這2.30公分高的階梯差,讓他們不得其門而入,被拒絕在外。網紅外國倫說:「像這一個階梯完全沒有斜坡,這一段路已經算平了,這已經算台北市比較好的地方。我在新竹的時候,路面高低差距30公分,真的是一個障礙賽。」

對身障者的障礙賽,在全台恐怕有6個縣市更不友善。根據監察院調查報告,營建署推動的建築物騎樓整平計畫中,包括南投、雲林、嘉義、屏東、澎湖、連江縣整整5年,沒有提出經費申請,狀況沒有改善,安全難有保障。

身心障礙聯盟理事長劉金鐘說:「水溝上面有2公分高差,那小輪子輪椅開過來,這2公分一卡住我就飛出去了。如果要搭船,上船也是很大很大的問題,因為船跟碼頭都有高低差,這個高低差根本過不去,他們的方法就是揹或抬,我有一次還差點就掉到海裡面。」

不只行的問題,你或許還想不到的是,一般診所沒有無障礙設施,身障者完全不能就醫。劉金鐘說:「想到就真的會想掉眼淚,我們要去打疫苗,到診所以後進不去,因為有高低差他就只能在外面等。那一天下著雨又寒流很心酸,媽媽只能在外面,她輪椅進不去,託人家帶她女兒進去看診。」

還好經過10多年的努力推動和持續倡議,目前台灣無障礙設施,正在逐步改善。劉金鐘說:「來台北不管搭飛機、搭高鐵、搭火車現在都是無障礙。因為交通系統改善,幾乎想要去的地方,大概百分之98都可以到達。而搭船要求航港局做一套岸接設備,渡板的橋讓我們用斜坡的方式上去。我們發現問題,甚至於慘痛經驗摔倒以後,就會把這個經驗反映給政府單位,政府單位一時沒辦法解決,就會請研究單位。」

從檢視每個角落做起,打造更安全宜居的城市,也才能展現更友善美好的台灣,讓所有人不再唉嘆,只是想出門怎麼會那麼難?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