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好好玩】山林裡的榮光歲月 孤軍新故鄉─博望新村

·4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黃宇秀、黃德潔/專題報導

屹立雲霧山嶺的南投博望新村,占地雖小,卻充滿滇緬文化的神祕色彩,居民多為異域孤軍及其眷屬。透過房舍上的繽紛色彩、童趣圖案,也為老眷村增添許多生氣,而村內的松崗滇緬文史資料館,則展示昔日的文化與照片,保存義民三代的歷史點滴,讓異域孤軍的故事繼續傳頌。

1949年大陸風雲變色,政府撤遷來臺,但仍有一批由國軍殘餘部隊、在鄉軍人、西南少數民族和地方自衛組織共同組成的「滇緬游擊隊」,在雲南、緬甸、泰國、寮國交界的「金三角地區」,持續奮戰長達11年之久,最終礙於國際壓力,這批「異域孤軍」分別於1954年及1961年奉命撤臺;其中1961年撤臺的部分「滇緬義胞」被安置在「見晴榮民農場」,也就是現今的「清境農場」,從沒水沒電的荒山野嶺,他們篳路藍縷、胼手胝足農墾開發,默默地打造出清境農場的美麗奇蹟。

義民胼手胝足 開闢寧靜家園

博望新村海拔約2044公尺,位於清境農場上方,自台14甲線抵達青青草原後,再前行約2公里,便可看見亮橘色的雙十字牌樓。從博望新村的入口,可看見陳年的老松樹挺拔屹立,松樹下的告示牌張貼著早期村落的歷史照片,整齊的低矮房屋、樸實無華的街道,似乎能看見當年義民們齊心協力、胼手胝足開闢家園的堅持。

走進村子裡,一旁的攤販拉下五色遮陽棚,比鄰排放一個又一個木頭貨架,販售當地自產的水蜜桃、蘋果、高麗菜等高山蔬果,為遠道而來的遊客,提供最新鮮的選擇。來到博望新村,不僅可以享受片刻寧靜時光,遠離城市的喧囂,也可以從居民之間的交流,聽見來自雲南的鄉音。孤軍後裔魯文印表示,語言雖不是實體可以保存的文物,但語言卻是能流傳遠播的文化。他說,雲南少數民族占臺灣人口不多,只盼「家鄉話」不隨時間、環境而消逝。

當清境上空的雲霧散去時,村子的街道盡頭可以看見晴空萬里的天空,更可遠望合歡山、奇萊山、大禹嶺壯闊山勢,在太陽的照射與山林的環繞下,周遭的部落一一露出純樸的面貌,而博望新村米黃色、粉色、淡紫色的矮房,彷彿畫筆輕抹的顏料,調和整幅風景的色彩,使這閒適寧靜的村落,多了一分朝氣。博望新村街道的另一端,檀香四溢,素淨的紅白色廟宇相當醒目,是當地居民心靈寄託的信仰中心「慶安宮」。

火把節除穢求吉 象徵部落團結

沿著筆直的街道回到村落的入口,這裡不僅是居民日常交流的社區活動中心,也是記錄村落歷史脈絡的「滇緬文物展示館」,走進館內,一旁的展示櫃裡陳列滇緬民族的工藝飾品,斑駁的牆面懸掛著一幅幅大小不一的相框。牆上黑白相片裡的面孔,訴說著在山嶺裡生活打拚的故事,義民們面對煙硝戰事的紛亂、異地陌生的隔閡,臉上不免夾雜著顛沛流離的滄桑,但相片上每雙深謀堅定的眼神,透露著無畏冷冽寒冬與困苦環境,絕不服輸的意志。透過文物館的保存紀錄,見證滇緬義胞,來臺後的生活軌跡。

盛夏時節是雲南地區舉辦傳統文化「火把節」的地方節慶,又被稱為「東方狂歡節」,但隨少數民族的不同支系與居住地,使活動內容有所差異。而在臺的雲南少數民族則因臺灣氣候與人文發展因素下,每年10月底舉行2天的火把節活動,除了長街宴、傣族舞蹈、水煙斗大賽、大地燒烤等活動,也會由居民高舉火把、照天祈年、除穢求吉 ,象徵部落團結齊心,希望延續異域孤軍艱苦奮戰的精神,並結合仁愛鄉原住民與合歡山新移民文化,在清境霧上桃源中,打造屬於自己的「臺灣新故鄉」。

當清境上空的雲霧散去時,村子的街道盡頭可以看見晴空萬里的天空,更可窺見合歡山、奇萊山、大禹嶺壯闊山勢。(記者黃宇秀攝)

清境火把節象徵部落團結,薪火相傳。圖為2013年火把節盛況。(清境旅遊資訊網提供)

博望新村入口前亮橘色的雙十字牌樓,從村落的入口,可看見老松挺拔屹立,彷彿看見當年義民們胼手胝足開闢家園的堅持。(記者黃宇秀攝)

檀香四溢,素淨的「慶安宮」,是當地居民心靈寄託的信仰中心。(記者黃宇秀攝)

當地雲南孤軍後裔魯文印,透過懸掛在斑駁牆面上,大小不一的相框,訴說著在孤軍後裔在山裡生活打拚的故事。(記者黃宇秀攝)

清境長街宴展示在地特色美食。(清境旅遊資訊網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