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朝明看貿易戰:美國越來越緊縮 中國的時間不多了....

王子承

雖然對於中、美兩者達成協議顯得較為樂觀,但辜朝明表示以長期來看,未來美國只會越來越緊縮,甚至會出現企業被迫在中、美選邊站投資的狀況。(圖片來源/台杉投資提供)

熟知中國經濟、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的辜朝明,29日應國家級投資公司台杉投資的邀請、以「自由貿易的命運」為題在台灣演講,曾研究日本衰退研究的他,也對目前看似暫時休兵的貿易戰,提出了他自己的看法。

美國承受長期貿易逆差

辜朝明首先就以貿易理論與實際運作上的差異作出解釋,一般理論會解釋自由貿易會使得整體國家受惠,「因為國內贏家拿到的比輸家失去的更多,因此整體經濟將得益於自由貿易。」

但是美國實際發生的,卻是國內出現越來越多因為自由貿易產生的輸家(Loser)。讓理論與現實產生差距,辜朝明認表示是因為美國長期以來存在嚴重的貿易逆差,「最後一次美國的進出口達成平衡(Balance),已經是40年前了。」自由貿易理論要行得通,需要建立在兩者貿易平衡的狀態下。

而這些輸家,又大多數居住在美國中間(middle)地帶、從是製造業,在近40年裡受創最深,先後面臨日本、台灣、南韓以及最近中國製造業的競爭,「美國製造業在這40年幾乎沒辦法休息。」因此在川普「製造業回美國」等口號宣傳下,這些屬於中間(middle)地帶的選民,在2016年幾乎都把票投給了川普。

慷慨的美國已經消失了

而川普上任後,即以身體力行的方式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與墨西哥加拿大,重新簽署USMCA(美墨加協定)取代原有的NAFTA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等作為辜朝明表示川普就像在說「如果你不打開市場讓我們的產品進入,我們也會向你們關閉我們的市場,他的作為比較像是在嘗試打開不同市場。」

對於以上種種跡象,辜朝明則認為「那個慷慨的美國已經消失了(That generous America is gone)」。他也特別提醒過去長期享受美國慷慨(逆差)的東亞,需要看清這個新的局勢,「這不只是針對中國,對所有人都不好(bad)。」

他以日本剛與美國簽署的FTA(自由貿易協定)協議舉例,辜朝明認為日本在農業上較弱勢,「假如美國與日本達成真正的貿易協定,農業市場必須完全開放。」一定會對日本農業產生影響。

辜朝明也提醒,並不只是因為川普的個性才選擇推行相關政策。「就算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的支持者,也會在競選活動裡舉反對TPP的牌子。」辜朝明表示TPP被形容成21世紀最好的貿易協定,但許多美國人仍然不想要簽署它。

中國面臨中等收入陷阱

影響全球經濟成長動能的美中貿易戰走向,關鍵的主角中國,在面臨美國的壓力下,辜朝明也指出,其內部很大的經濟問題等待解決,統計顯示,中國可勞動人口於2011年站上高峰後開始逐年逐漸減少,總人口也將在2029年後開始遞減,這意味著,中國經濟成長的動能將逐一消失。

辜朝明認為,中國即將重演日本發生過的問題,「企業會認為,我們為何不將投資移往其他人口、市場正在成長的地方呢?」開發中國家起步多半靠大量的人力投入製造業,但隨著GDP成長速度逐漸減緩後,連帶的影響人力成本提升。「一但有更低成本的競爭者出現,在原有的工廠搬遷至其他成本更低的地方後,原有國家經濟成長就會出現停滯。」此說法被經濟學家稱為「中等收入陷阱」。

目前只有少數幾個國家成功跨過中等收入陷阱,分別是日本、台灣、南韓、香港以及新加坡,成功進入高收入國家水平,其他在南美洲、中東、中歐多個國家都被困在中等收入陷阱中。

對於逐漸逼近的中等收入陷阱,中國提出的對策則是在剩下的10年內推動「中國製造2025」進行產業升級,辜朝明認為,中國在產業轉型的壓力下,會盡快與美國達成協定,因為留給中國的時間不多了。

中、美是截然不同的政體

雖然對於中、美兩者達成協議顯得較為樂觀,但辜朝明表示以長期來看,未來美國只會越來越緊縮(tighten the screws further and further),甚至會出現企業被迫在中、美選邊站投資的狀況。

辜朝明也以自身在25年前親身經歷的美國與日本的貿易摩擦來做對比,他表示,幸運的是美國與日本的分歧只出現在經濟議題,在民主、自由、國家安全方面並沒有爭議。

「但美國幾乎是與中國在每件事對抗(Everything is in confrontation.)」包括南中國海、台灣議題等等,他認為在中國發生的大規模監控,這些都是美國無法忍受的,超出了一般的經濟議題以外。

對中強硬獲得跨黨派支持

辜朝明也援引美國歷史課本談到的概念表示:「二戰中美國學到兩個教訓就是,不要給獨裁者時間,也不與獨裁者談判。(never gave dictators time, and never compromise with the dictators)」

他分析在川普上台前,原本華盛頓對中政策分為兩派,一是懷疑派,認為不該相信共產獨裁者,另外一邊則較為樂觀,認為可以慢慢改變中國的民主、人權環境,中國能夠逐漸改變走向開放社會。

辜朝明表示,當中國使用科技開始大規模監控人民,並且導人習近平試圖將他的任期無限延長之時,美國的政治光譜(political spectrum)有了很大的改變。因此在川普對中強硬的政策,罕見地獲得共和、民主兩黨跨黨派的支持。「也許中國未來可能會改變,美國也可能會說我們繼續做生意吧,但這並不是現在華府的氣氛。」

更多信傳媒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