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地工廠納管慢2/「辦公室裡作業」 立委批規定與現實有落差

甯其遠
·4 分鐘 (閱讀時間)
工廠老闆李榮坤投資改建廠房,以符合包括消防、綠化及建築建蔽率的規定。(圖╱讀者提供)
工廠老闆李榮坤投資改建廠房,以符合包括消防、綠化及建築建蔽率的規定。(圖╱讀者提供)

遭前行政院發言人丁怡銘指使用「萊牛」的「皇家傳承年肉麵」連續遭檢舉,指控該店在新北市新莊生產冷凍料理包的廚房是未登記的地下工廠。事實上,政府修訂《工廠管理輔導法》,規定在2016年5月20日以前就已設立的地下工廠,符合相關規定的可以申請登記,但之後的新設地下工廠就須強力斷水斷電;環保團體認為篩選原本的地下工廠予以納管有其正面效果,但也批評,政府對於在此之後的新設違法工廠遲遲未有處置,喪失了《工輔法》原本的精神。

「我們是配合政策,努力取得合法,絕不是所謂的就地合法」,「高雄田園工廠創新協會」理事長李榮坤說,成為特登工廠需經過15個不同政府單位的審查,需要投入資源進行各項改善工程;以他自己為例,工廠製造各類紙箱成品,屬於低汙染事業,但為符合包括消防、綠化及建築建蔽率的規定,至少就花了新台幣五百萬元。李榮坤說,台灣的經濟不只是憑籍工業區裡的大工廠,像他這樣的小工廠們就像是小石頭,「但做土窯不僅需要大石頭,也需要小石頭,大工廠的產值有八成是靠外面的工廠OEM製造。」

立委蘇治芬表示,政府投入大量資源要振興經濟,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更編列了數百億元的預算幫助產業,而這些在農村的低污染工廠也是政府應該輔導的對象。她指出,台灣許多位在農村的工廠是台灣產業鍊中重要的一環,也多是與農村深度結合的傳統產業,符合輔導條件的工廠在農地存在多年,不僅不會傷害到農地,也能為當地注入經濟活力,並提供農村更多的就業機會,解決人口外移的問題。

「工廠有意願要被管,但政府卻不接受,不納管違章工廠,後續要怎麼處理?強制拆除還是遷廠?有經費、地點還是經費嗎?」「嘉義縣特定工廠發展協會」理事長陳瑞霖說,有許多農地工廠請登記納管,卻因為所在地被劃為「農業群聚區」而無法申請,不僅如此,遭到退件後還立刻還環保、水利、水土保持、消防、建築、地政及都市計劃等單位調查,出現「自首有罪」「抓不到沒事」的怪現象。他指出,許多座落在農村的工廠已存在二、三十年,與附近的農業聚落相安無事,更有不少是加工農產品、出售農業機具或是雇用農村人力,早與農村緊密結合,因為被認定處在農業群聚區段就無法納管,並不合理。

工廠老闆李榮坤投資改建前廠房的外觀。(圖╱讀者提供)
工廠老闆李榮坤投資改建前廠房的外觀。(圖╱讀者提供)

立委蔡易餘指出,《工輔法》立法的時候並未限制工廠座落的位置,而是以「是否造成污染」做為納管與否的篩選條件,但農委會卻在未與地方溝通的情況下,就以實行細則裡設定「農業產業群聚」的區段限制,匡列了不得適用《工輔法》的地理範圍,造成一樣是工廠、同樣屬於低污染產業,但卻有些人因為地段不同就被排除,導致莫名其妙的不平等,招致廣大的民怨,應該要重新檢討相關的規定。

對於「農業產業群聚」的不合理,蔡易餘舉例說,嘉義布袋與東石部分地段,因為地層下降與地壤鹽化,已經被判定為不適合農業耕作的地區,卻也被劃進「農業產業群聚」;蔡易餘直言,「有夠奇怪的,這就是單靠在辦公室裡作業,卻沒有到現場做地調與現勘所造成的結果。」

「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蔡佳昇指出,目前經濟部對於國內7500家臨時登記工廠依《工輔法》輔導納管的進度,並不對外公布,只能從側面了解,大約進行到五至六成;他說,《工輔法》排除對環境傷害的污染產業,除了有幾項過去因時空背景未被列入污染源的項目需要重新檢討外,是一種亡羊補牢的正面措施,但在輔導符合《工輔法》規定的工廠合法化的同時,政府也應該積極處理在2016年5月20日之後才設立的非法地下工廠,否則就喪失推動《工輔法》的意義。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農地工廠納管慢1/非法工廠登記半年 納管不到一成
金馬57/奪影后!陳淑芳雙騎金馬「秀超玄幸運神物」:她說會有雙匹馬
金馬57/侯孝賢獲頒終身成就獎 全場起立致敬場面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