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大西部21年「能躲避的地方越來越少」 川男51歲返鄉投案

·3 分鐘 (閱讀時間)
川男逃亡大西部21年後返鄉投案,因為能躲的地方越來越少。(圖/澎湃新聞)
川男逃亡大西部21年後返鄉投案,因為能躲的地方越來越少。(圖/澎湃新聞)

[周刊王CTWANT] 「那時候才30多歲,我不想進監獄,尤其不願妻子因我被判刑而離我而去。」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得榮縣洛姓男子,解釋他當年在押解入監途中脫逃的原因。如今,由於公安管理越來越嚴格,加上疫情,他能躲避的地方越來越少。51歲的他,終於選擇向警方投案,當年通緝他的刑警大隊,也已換了5任隊長。

澎湃新聞報導,四川得榮縣公安局28日指出,洛某當年因非法持有、使用假鈔罪,在法院依法審判押解途中趁民警不備奪路逃亡。21年來隱姓埋名,在青海、雲南、西藏等流浪。

據得榮縣警方披露,2000年1月,洛某因非法持有、使用假幣罪及其他罪名被法院依法審判,在投牢途中,洛某趁民警不備奪路逃跑。洛某稱,他在脫逃前也考慮了很多,那時候他才30多歲,不想進監獄。尤其擔心其妻子因為他被判刑而離他而去。

他說,當天他從路上跳下去,手銬恰好有一邊已經崩開,他想辦法把另外一邊取了下來。他穿過樹林到了當地康巴漢子村附近,白天在樹林裡躲著,趁著晚上燈光昏暗的時候到村裡討吃喝,休整幾天之後,他回到老家,躲在母親家裡。

由於擔心被抓,沒多久他就從甘孜老家出發,用了半個月時間走800多公里到了青海玉樹。他開始在玉樹周邊打零工,在冬蟲夏草季節混在拾撿蟲草的大隊伍中。2010年,玉樹地震,當地蟲草管理工作也開始規範、嚴格,他不得已又回到了四川甘孜。

洛某回到家才發現,他的母親已經在幾年前去世了,這讓他又難過又緊張。沒多久,洛某再度逃亡,其後十來年時間裡,他從四川到青海、又去了雲南、西藏,由於公安管理越來越嚴格,他能躲避的地方越來越少。特別是在50歲之後,逃亡之路越來越力不從心,加上新冠疫情,這讓洛某徹底厭倦了窮困潦倒,顛沛流離的生活。

得榮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大隊長洛布次仁說,這些年來,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已經更換了5任刑警大隊長,但每一任都沒有放棄這件追逃工作。但苦於高原地區地廣人稀,以及技術和手段限制,加上洛某自身有一定的反偵查意識,警方對其追逃工作一直不順利。不過,21年來當地警方始終堅持到洛某的老家回訪,做其親屬的思想工作,經長期不懈的堅持和努力,讓洛某徹底打消了顧慮,主動同當地警方聯繫投案。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2車對撞…受困駕駛被救出「哭著找媽媽」 網友笑翻酸:正宗媽寶男
李妍瑾發燒還在搶貨 自曝「體重掉7公斤」:累到要垮了
混血女模沙灘全裸激戰 做到一半「嬌客」闖入嚇到裸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