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工作國軍從國中開始獵人頭 專家:待遇、環境是關鍵

徐葳倫 何佳陽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TVBS(非當事人)
圖/TVBS(非當事人)

美中高層2加2會議,美方將網路遭中共攻擊列入會談項目,說明網路作戰與資安防護的重要,該怎麼招募網路人才?國軍從2017年成立資通電軍,甚至從國中開始獵人頭,專家認為,除了待遇,人才留用也是一大關鍵。

國軍資通電軍:「偵測到一筆病毒事件,更正是多筆病毒事件。」

面對看不見的敵人,迅速完成布署,國軍資通電軍平時,除了執行各項資通安全防護,戰時還得協防關鍵資訊基礎設施。

軍事專家陳國銘:「敵軍在沒有發動,傳統的武力攻擊之前,他可能會運用電腦戰、駭客戰,或是其他甚至植入木馬程式,先行癱瘓我們的電腦,尤其是軍用電腦,這種網路攻擊,基本上可能會是下次,中台可能衝突的第一波衝擊。」

面對可能威脅,各國紛紛提升網路戰力,以英國為例,國防部門日前才宣布投入約9000億台幣,來加強電子戰、網路戰能力以及各類武裝。

記者徐葳倫:「資安即國安,資通電是國軍在2017年成立的第四軍種,在無煙硝味的戰爭中,重要性不言可喻,國軍也為了網羅網路戰士絞盡腦汁,甚至放長線,從國中開始培養人才。」

傳出軍方超前部署,透過各種駭客比賽,從國、高中鎖定網路好手,也在國防大學理工學院、三軍官校,培養網路人才,然而,這件事卻讓國軍在網路戰士的招募上,帶來不小影響。

圖/TVBS
圖/TVBS

退伍網路聯戰隊黃上尉(2020.5.27):「當然這個事由對不對,當然就是拿另一個事由,說明我們6月份做的攻防演練,因為有時候要保密,然後那次我是被記大功一次。」

國防部在2017年漢光演習期間,明明是實施網路戰攻防演練,還成功撈取上級將官帳密,事後卻將兩名扮演「紅軍駭客」的軍士官移送法辦,癥結點就在於軍方所訂定的「攻防演練執行計畫」,相關規定模糊不清。

軍事專家陳國銘:「他最好的方式是說,先跟上級報告說,我在幾月幾號,要駭入什麼電腦,請求許可;這個起訴案件,其實對中階軍官造成很不好的影響。」

當時扮演紅軍駭客的軍士官,最後雖然不起訴,但最後都辦理退役。網路測試的底線在哪?專家建議可以採取白帽駭客做法,制定嚴謹的規定和時間點,確保這些網路戰士,在執行相關任務無後顧之憂;除此之外,待遇也是國軍在招募上的一大關鍵。

資安專家杜世鵬:「在待遇面來講,大概差以國際行情差8到10倍,這方面來講當然不是只有含基本薪資,還有再加上課程培育,技術能量的培育,投入在人才身上,尤其是網路安全,它是一個每年都倍數成長,在技術面、還有在情資面的一些手法,一些攻擊方式。」

圖/TVBS
圖/TVBS

網路作戰是國軍發展不對稱作戰的祕密武器,不到最後一刻,不輕易亮出底牌;據了解,我軍方資安演練只守不攻,因為網路作戰防守比攻擊更困難。

資安專家杜世鵬:「我當然個人是不認同,因為在做任何的競技,或任何職業上、或邏輯上,沒有所謂攻跟守哪個比較重要,都需要一定的分配,就是說它有假象的目標,真實的目標。」

國防安全研究院軍事戰略暨產業所長蘇紫雲:「看不見的虛擬的領域,它的重要性其實不下於,剛才說的飛彈或是主戰裝備的部分,資安或網路戰力最重要的,不是硬體是人才,美國的網路司令部跟德國的網路司令部,就是指稱很清楚,只針對境外的網路攻擊進行防禦,國境之內的可能交由警察,或者是調查局的部份去處理,這樣子我們可以更加的把這些資安人才,著重在未來戰場的C5ISR,第五個C就是Cyber網路。」

要想發展可恃的網路戰力,攻守兼具,從待遇、人才留用,到工作環境與保障,決定國軍在發展網路戰的成敗。

更多 TVBS 報導
中資公司2倍薪獵人頭 台積電、聯發科受害
緬甸軍殺六歲童 周六抗爭百人死 民批「軍恥日」
F-5E飛官潘穎諄失蹤第8天 軍方300兵力持續搜尋
政變以來最血腥日子 緬甸軍人節鎮壓示威114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