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病毒揭開日本長久以來的「社畜文化」弊病

換日線Crossing

作者:張卉青 Olivia/有夢想再苦都能笑著活。 

帶著一天的疲倦,走在空蕩蕩的商業大樓間,零星的車輛,偶爾劃破街道的一片寧靜。每年 4 月應是充滿櫻花的粉紅世界,而在粉紅世界中,是穿著黑色套裝的新鮮人們。往年日本入社季時的熱鬧氛圍,今年卻顯得特別冷清。搭上回家的地鐵,過去擠得水洩不通的車廂景象已不在,零星的乘客紛紛戴上了口罩。

眼前景象是我旅日 6 年來,未曾見過的光景。

一聽到遠處傳來的打噴嚏聲音,大家連忙按緊口罩上的固定片,默默地移動座位。在這充滿恐懼又寂靜的氣氛中,我一手放進大衣的口袋,另一手滑著手機。比起過去大家開心分享生活中的點滴,如今更多的是新冠病毒的相關新聞與資訊——它們充斥在 Line、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等所有你想得到的 SNS 上。一下是資深藝人志村健的死訊,一下是老牌女演員岡江久美子的噩耗,日本社會正籠罩著一股繼 2011 年東日本大地震之後,前所未有的低氣壓。

只見日本的確診病例不斷攀升,醫院的院內感染、或明明是醫療人員卻未正確防疫等案例卻仍層出不窮。因為疫情止不住,在首相安倍晉三發布「全國緊急狀態」後,百貨、餐飲、飯店等服務業開始採取臨時休業,多數的公司則採取居家上班或分流上班。當中最慘的是,許多公司開始讓員工放無薪假或將員工資遣。

日本的公衛體系過去一直備受世界肯定,卻在這次破綻百出。但當很多旅日台灣人或國際媒體,紛紛開始批判日本政府的防疫措施時,其實更值得關注的,恐怕是日本長期以來的「職場文化」,才是導致這次防疫體系崩壞的關鍵原因。

「即使感冒也絕不休息」,日本職場長期默認的工作倫理

今年 2 月開始,除了來自「外部」的質疑和批評外,連日本國內都開始有大量報導、評論指出,接下來日本的確非常可能面臨新冠病毒在國內「大流行」的問題。日本媒體能有如此大膽假設,正是因為深知在日本社會中,有個大家長期默認的職場文化:

長年以來,多數的日本企業裡充斥著「比起自身的身體狀況,到公司上班更為重要」的工作氣氛。除了部分公司請假手續繁瑣以外,員工們往往還得擔心請假之後,是否會影響自己的升遷與同事、主管評價。

在這樣的職場文化下,多數的日本上班族即便發燒到 37.5 度,往往吞了幾顆成藥後繼續上陣。因此感冒藥在日本向來有極大的市場,更有知名藥廠——白兔製藥(エスエス製薬),在 2015 年邀請日本知名藝人有吉弘行拍攝感冒藥廣告時,直接使用了「風邪でも、絶対休めないあなたへ」(給即使感冒也絕不休息的你)這樣的廣告詞。

這個廣告剛開始播出的時候,並沒有造成太大的社會爭議,直到 Twitter 小說家「似鳥雞」於 2016 年 11 月 4 日在 twitter 上發了以下貼文,這才引發上班族們的熱烈迴響。

「非常不好意思,拜託請停止使用 Estac Eve(原名:エスタックイブ,為白兔製藥所製造的其中一種感冒藥)的『給即使感冒也絕不休息的你』廣告詞。感冒藥即便能一時抑制症狀,但病毒還是會在周圍擴散。感冒的人就應該休息,請不要用廣告來推崇無視疾病的行為⋯⋯這會造成流行,並給周圍的人帶來困擾。」

後續,當日本 J-CAST 新聞網於 2016 年 11 月 7 日採訪了白兔製藥的公關負責人,詢問相關爭議時,該負責人困惑地表示:「關於這次的騷動,會不會是大家對廣告的訊息有所誤解?廣告訊息雖是針對職場人士,但其實我們的想法是『誰都有不得不出席的日子』,而在那樣的日子裡不小心感冒的時候,成藥能夠給予幫助。」

或許全世界的上班族都可能會因為責任心,即使生病感冒也自發性地去上班,但除了自我的責任心以外,日本更存在著一個結構上的「職場病態」。「或許正因為這裡是日本,才能夠創造出這樣極端的廣告詞吧!」在「似鳥雞」的貼文下,日本上班族們這麼說著。

會有如此一說,並非毫無根據。

結構上的職場病態,富士主播也遭病毒襲擊

近期的疫情新聞當中,在日本鬧得沸沸揚揚的,莫過於富士電視台的主播富川悠太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一事。該名主播是富士電視台《報導Station》節目中的主播群之一,他於 4 月 3 日與 4 月 4 日早上都發高燒到 38 度,因此家人打電話到東京的(防疫)諮詢窗口詢問,當時諮詢窗口的服務人員說:「只是發燒的話,無法證明是新型冠狀病毒的病徵,請繼續觀察一陣子。」於是該主播向製作人聯絡,表示觀察明天的狀況再決定是否就診。但因為 4 月 5 日沒有特別的病徵,該主播就未及時就醫。

根據《日本產經新聞》的報導指出,富川悠太身體再次發生狀況,是 4 月 7 日的節目中,他開始出現喉嚨有痰的症狀; 4 月 8 日下了節目後,爬樓梯時出現呼吸困難; 4 月 9 日中午,他跟節目製作人表示體溫正常,並未出現倦怠感和味覺失調,並表示「今天的節目撐過之後,明天就可以休息」。但在當晚的節目當中,該主播再度出現呼吸困難,隔天接受檢驗,於 4 月 11 日被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而到了 4 月 15 日該節目指出,當初富川悠太因身體出現異狀而聯絡的製作人,及其他二位員工皆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

後續,富川悠太公開道歉表示:「深刻反省自己因為體溫下降而輕忽了病情,也未確實和上司及公司彙報,並且繼續參與節目拍攝。」

感冒生病=無法自我管理=沒有工作能力

此事件引發許多上班族開始反覆思考,過去為了升職等人事壓力,不願請病假的事蹟。

在日本,有另一個令人感到驚訝的社會價值。即是「在找工作時千萬不可以感冒生病,因為面試時,面試官會認為你是一個『無法自我管理』的人;一個無法自我管理的人,如何管理好工作?」因此歷年來就算感冒身體不適,硬撐著去面試的人不在少數。

面試如此,更不用說在職場上,抱持著「請病假=工作沒有能力」這種思維的上級主管也非少數,所以想請假也會變得特別有「罪惡感」,更害怕影響未來的前途發展。像富川悠太即使生病了,依舊掛心工作、硬撐著也要去上班的上班族,遂被少部分的人譏諷為有「社畜體質」。

公司的家禽 「社畜體質」 

「社畜」這兩個字,是由日文中的「会社」(中譯:公司)和「家畜」(中譯:同字義,在日本多指家禽類)兩個詞彙而來。「社畜」一詞最早出現於 1990 年代的日本,是企業底層的上班族用以自嘲的用語。原意為員工如同被飼養的家禽,放棄自我意識,任由公司擺佈宰割,為了公司做牛做馬,比起自己更優先考量到公司利益的心理。

這個單詞的出現,也說明了日本職場社會中,確實出現一群正被公司或職場文化壓得喘不過氣的上班族。而在這次的疫情當中,特別令人感到諷刺的,是向來營造出「不管發生任何事,都要為公司盡心盡力」潛規則的始作俑者,如今卻紛紛自行毀棄此說。日本各大小公司開始發表聲明,要求自己的員工「有些微倦怠感」或「疑似有一點病徵」,就得立即請假在家休息。

但在如此長期養成的習慣下,日本人真的會乖乖在家休息嗎?答案或許是一半一半。因為在日本的法律體制下,甚至是沒有明確規範病假制度的,年假(特休假)之外的請假規定,由各企業自行訂定交主管機關核備。也就是說除非企業「特別佛心」,否則如果我要請病假,就得使用自己的年假或特休假期。

向德國看齊,創造友善職場環境

反觀歐洲,在德國有所謂的「法定病假制度」——此制度是獨立於帶薪休假的另一種休假,由政府法定。在這個制度下,若被醫師判定因病無法工作,只要由醫師開立「無法工作之診斷證明」,即能向自己服務的企業申請長達 6 週的全額帶薪休假。過程當中,甚至無需向企業提及自己的疾病名稱,以保有一定的隱私權。

2019 年 1 月 9 日,日本德國大使館的 Twitter 上更公開討論此事,並表示德國人一年平均請病假的天數為 19 天,引發日本人熱烈討論。

過去德國一直是日本在制度上學習的榜樣,包括日本制定現代化的律法時,也參考了德國的法律。或許透過這次的疫情爆發、東京奧運延期,日本政府應該重視的,不只是公衛體系中的問題,更該加倍關注長期下來,因生病卻無法休息的日本國民。

現在該是透過最根本的制度,來改善日本職場結構上的長期缺失,並創造一個對上班族更為友善的職場環境之時了。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一場人與病毒的戰役,揭開日本長久以來的「社畜文化」弊病》,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那些 40 世代、事業有成的「拚命三郎」們,此刻最後悔的三件事
致 30 世代、每天埋頭工作的你:與其在無謂的競爭中拚命,不如現在開始「準備退休」

作者簡介:

一口兒化音的中文,總被誤認是來自對岸的中國,卻是土生土長的台灣高雄人。二十五歲,成為一位每天頂著高跟鞋的日本OL。夢想以一位文字工作者的身分,透過「文字」和「照片」讓更多人看見真實的日本。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