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美式民主

胡勇
·3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大選後,大勢已去的川普不肯善罷甘休,躊躇滿志的拜登遲遲無法進入新角色,美國政局走向撲朔迷離。美式民主看似精彩紛呈,與之相伴而生的政黨惡鬥、民意對立、社會撕裂、治理失靈等弊端尤其令人失望。

美國素以民主教師爺自居,此次大選卻是亂象叢生。由於選戰激烈,加上川普很早就開始煽動支持者不接受敗選,因此美國各大媒體紛紛預警選後可能出現騷亂。華盛頓、紐約等美國大都會人心惶惶,民眾搶購槍支彈藥,政府抽調警力,提前部署。一些商鋪更是如臨大敵,用木板封鎖櫥窗,防止被打砸搶燒。選後果然爆發抗議示威,雙方相互指責,劍拔弩張,衝突一觸即發。

美國政治的極化與社會的分裂已到了難以回復的地步。據報導,民主黨籍眾議長裴洛西與川普話不投機,兩人已整整一年沒有說過一句話。參議院在表決川普提名的巴雷特大法官時,民主黨籍參議員竟然無一倒戈,完全按黨派畫線,創151年來的新紀錄。不僅如此,在疫情、經濟、種族等議題上,雙方選民的觀點也是南轅北轍。美國《大西洋月刊》在一篇評論中寫道:「美國已被撕裂成兩個國家,這兩個國家都不會很快征服對方或消失。」

在此背景下,即使拜登最終有驚無險入主白宮,面對7000多萬心有不甘的川粉,想要迅速癒合美國的傷口簡直天方夜譚。更要命的是,今年的大選還未完全落幕,2022年期中選舉已提上議程,2024年又是轟轟烈烈的大選年,傷口剛有好轉又要被硬生生撕裂,如此循環往復。

美國周期性政黨輪替,看似人民當家作主,實際上並沒有解決太多民生疾苦,相反前人栽樹,後人砍樹,國家治理陷入內耗和空轉。當年小布希上台奉行「反柯林頓政策」,與前朝畫清界限。後來歐巴馬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川普上台後更是「嫉惡如仇」,將歐巴馬幾乎所有引以為傲的政績付之一炬。如今拜登勝選,必然又要「撥亂反正」。然而,政客們你方唱罷我登場,貧富差距擴大、種族歧視加劇等頑疾卻一個都沒有得到根本改善,更遑論解決。

中國大陸不實行多黨制,也沒有扣人心弦的普選,政治看似一潭死水,了無生趣,卻在過去幾十年裡迅速改善了人民的生活,整個國家欣欣向榮。如果說美式民主是一場拳擊賽,兩黨都以擊倒對手為目的,那麼中式民主就是一場接力賽,歷屆選手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一棒接著一棒跑,確保國家始終處於前進的方向,並不斷趕超對手。

中式民主雖然少了些花拳繡腿,卻是實實在在的民主。比如,明年即將正式出台的十四五規畫就不是中共獨斷專行的產物,而是開門問策,集思廣益的成果。其中網友留言就達到100多萬條,共計1000多條建議。最後中共中央文件共修改366處,覆蓋各方面意見和建議546條。這恐怕是連美式民主都望塵莫及的。

不必諱言,美式民主的上述毛病在台灣基本都出現了,有些甚至有過之無不及。台灣有識之士應當有所自省,同時對中式民主作出新的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