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膨短期恐難解 美財經圈籲轉為改革助力

·2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華盛頓20日綜合外電報導)美國通膨嚴峻且又遇俄烏戰爭負面因素。美國財經界認為這波通膨成因主要仍與COVID-19疫情相關,恐成為一中長期問題,華府應將通膨轉為改革助力,化危機為轉機。

美國正處40年來最嚴重的通貨膨脹,今天3月的通膨率較去年同期大漲8.5%。由於供應持續短缺但需求強勁,各種商品和服務的價格飛漲。

「華爾街日報」指出,美國這回的通膨有多個成因,但大部分與COVID-19疫情相關。主要是政府於疫情期間發放的激勵措施,加上企業因防疫導致產出與服務受限,民眾荷包有料但供應卻緊縮造成嚴重供需失衡。

俄國入侵烏克蘭與近期中國疫情復燃,讓本已被打亂的供應鏈雪上加霜,汽油天然氣等能源價格攀升、貨運司機、海港碼頭和倉庫供不應求產生延誤和運費上漲。勞動人力減少、在職者要求加薪。低利率讓借貸更易又推動買氣,各種因素加總致成本攀升。

財經作家瓦格(Richard Vague)在「財星雜誌」(Fortune)指出俄烏開戰前,他就預測疫情因素將使美國這波通膨會延續1到2年甚至更長,不排除會到雙位數。供應鏈的恢復時間一般都會比預期更長,如今戰爭因素恐致拖更久。

政治分析家馬克(David Mark)在國家廣播公司新聞網(NBC News)撰文指出,通膨會危及美國總統拜登與民主黨在11月的期中選舉,現拜登可謂把國內通膨全怪到俄國總統蒲亭頭上。

馬克指出俄國已非美國主要貿易伙伴,戰爭帶給美國的負面因素其實有限。俄國對美原油和石油產品出口僅佔美國進口石油8%,在美國國內供應更只佔2%,反而還能增強美國投資者的信心並保持美國經濟活絡。

曾任北卡羅來納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的財經專欄作家史密斯(Karl W. Smith)認為,通膨短期難消又攸關選舉,但危機就是轉機。拜登政府可將通膨轉為一部分改革的助力,像順勢達成減輕家庭負擔的內政承諾。

他指出當前勞動短缺,對於專業人士來說反可創造遠端工作的機會,這對受薪階層來說會走向一個最終有利勞方的就業市場:雇主須遷就勞工而非相反。市場正在緩解工作時間不靈活的沉苛,國會日後自然無需再費力協商具體的福利和支出法案。(譯者:陳亦偉)111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