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加恩醫生:高端疫苗是 WHO的孩子 我們和窮人站在一起

·3 分鐘 (閱讀時間)
連加恩表示:「高端疫苗現在是WHO的孩子,和窮人站在一起是高端疫苗的使命。」   圖 : 張正霖 / 攝
連加恩表示:「高端疫苗現在是WHO的孩子,和窮人站在一起是高端疫苗的使命。」 圖 : 張正霖 / 攝

[新頭殼newtalk] 高端疫苗國際和公共事務處處長連加恩醫生,在接受電視台即時訪問中表示:高端疫苗現在是WHO的孩子,和窮人站在一起是高端疫苗的使命。

連加恩在接受三立電視「新台灣加油」主持人廖筱君視訊訪問時,給 WHO的團結試驗疫苗Solidarity Trial Vaccines的「團結」Solidarity,做出三個定義:一是各國團結在一起,共享資源,共同找出最佳的解決方案。二是非富裕國家團結在一起做試驗,跨洲跨國跨人種,包括西非的馬利、亞洲的菲律賓,和南美洲的哥倫比亞三個國家一起進行。三是因為現在做傳統三期試驗,施打安慰劑方式。不同試驗的疫苗進來,安慰劑組是一樣的,一起共用。簡單說,富國出錢出腦出力,窮國出人出力,富國和窮國團結在一起,幫助第三世界的國家。

高端疫苗具有五大被WHO青睞的主要理由之一,就是儲運便利性,冷運冷藏只需2到8度C。一般冰箱就可以放,以及施打的方便性。這樣的疫苗特性相較一些其他疫苗更適合在窮國普遍施打。

WHO團結試驗疫苗的宗旨,就是要解決全世界的疫苗不均等Vaccine inequitably問題。我們就是他的孩子,他的戰疫武器儲備。WHO的宗旨,就是跟窮人在一起,跟中低收入開發國家站在一起。因此,當我們入選WHO團結試驗疫苗計畫後,最深層的意涵就是跟WHO站在一起,去幫助中低收入國,幫助這些貧窮人口,跟貧窮人站在一起。

連加恩還說起他和馬利的一段情緣。馬利是他去非洲第一個踏上的非洲大陸國家。他要去布吉納法索,馬利的鄰國,從巴黎坐法航,要先經過馬利首都巴馬科,在巴馬科飛機壞掉,就卡在馬利首都兩小時,才起飛赴任到布吉納法索。他在非洲行醫的最後一年,第三年,要關閉門診,要飛回台灣。進來一個病人,說他是馬利人。問他怎麼在這裡?他說我們的國家太窮太髒太亂太辛苦,只有布吉納法索,Koudougou城有護理學校,他爸爸派他來學護理。當護士以後要回去自己的村子,幫助自己的國家。這個病人,護士學生,馬利人,就送給他一個木雕的大嘴鳥。說這個鳥呢,很會吃魚的,我送給你。「你在布吉納法索,做很多善事,我送你這個大嘴鳥木雕。你帶回去,請你不要忘記馬利。請你有一天有機會可以幫助我的國家。」連加恩說好,會記得。但是多年來,都沒有機會實現這個諾言,直到參與這個團結試驗的籌備,準備,去訓練馬利護士,怎樣打高端疫苗,心裡有很多感觸,原來透過跟WHO站在一起,跟貧窮人站在一起,透過疫苗的試驗,我們有機會去實現這個Taiwan Can Help。

更多新頭殼報導
國台辦威脅「打擊台獨不計成本」 陸委會反嗆:霸權擴張才是危險根源
CNN專訪蔡英文談徵兵 林濁水:總統展現一貫不決斷的價值模糊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