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初戀是美好而傻氣的! 鏡文學人氣校園愛情小說《這次,我們一定要幸福》

·5 分鐘 (閱讀時間)
(鏡文學提供)
(鏡文學提供)

世界上最美的誤會,就是我愛著你,你也愛著我,但我們都不知情。

王鋒和鄭心佩暗戀彼此9年,愛得真摯而謹慎,遲遲沒有勇氣向對方搭話,直到高中同班才成為朋友。

王鋒對於愛情的渴望,卻在鄭心佩車禍慘死後,殘酷地結束,高中生活從此再不值得期待。

然而,思念的力量帶來奇蹟,他的手機竟然聯繫上「一年前還活著的鄭心佩」,為了扭轉心愛女孩死亡的結局,他透過對話改變鄭心佩的行為模式,進而動搖歷史。

時間慢慢推進,越來越靠近那個悲劇日,可是,鄭心佩還是沒有回到他的身邊……

初戀是單純而執著的。

鄭心佩在小學一年級這年情竇初開,喜歡上那個男孩的理由很簡單,長得好看、運動好、人緣也好,功課嘛……這個年紀的課業不重,十個有九個考試滿分,所以鄭心佩也不確定對方算不算擅長讀書,反正她和他那個時候都能考一百分。

最重要的是,那個男生是班長!班長就是有股魅力呀!

因為這些原因,即使鄭心佩沒和對方說過一句話,她還是喜歡上他了。

他們同班兩年,小學三年級重新分班,鄭心佩在一班,對方在六班,隔著五個班級的距離,她還是堅定地喜歡他到小學畢業。

升上國中,兩人同校,鄭心佩讀六班、對方在十六班,她又默默地暗戀他國中3年。

考上高中後,這天鄭心佩收到註冊單,信裡還附上班級同學的名單,她不敢置信地盯著上頭的一行名字——王鋒。

這個她喜歡了9年的名字。

2019年(高一上學期,開學日)

高中開學典禮當天,鄭心佩起了個大早,花了2小時打理外表,她不懂化妝打扮,只好將一頭長髮吹直、把制服熨燙平整,讓自己看起來乾淨整潔。

王鋒估計認不得她這個國小同學了,所以對王鋒來說這是新同學初次見面,她希望留下好印象。

雖然到時候她可能也不敢找他搭話……

她不奢望交往什麼的,只希望高中這3年能說上幾句話,別又像小學同班那時毫無交集,她最大的心願就是高中畢業那年,王鋒能對她說句:「鄭心佩,畢業快樂」,這樣她就滿足了。

看看時間不早了,鄭心佩準備出門時,瞧見手機螢幕顯示LINE訊息:「早安。」

對方的名字顯示未知,她疑惑地滑開手機,對方果然不是自己的好友。

這就奇怪了,她明明設定不公開ID,也設定拒絕非好友的訊息,為什麼還會收到陌生人的訊息?而且對方似乎認識她?

她問:「早安,請問你是哪位呢?」

訊息馬上已讀,但過了5分鐘都沒再傳來下一句話,鄭心佩擔心遲到,於是又打字:「不好意思,我必須出門參加開學典禮了,再見。」

接著她收起手機,加快步伐前往公車站,當她抵達公車站牌,很幸運地碰上到站的公車,她腳步輕快地上車,認為這是好的開始。

她必須搭半小時的公車才會抵達學校,於是又拿起手機,好奇方才的人有沒有再傳訊息,點開手機果然又出現新訊息:「我才想問妳是誰?為什麼可以回話?」

鄭心佩更加一頭霧水了,明明是對方先傳來訊息的……她還以為是哪個失聯的朋友傳來的呢。

「我是鄭心佩。」

「妳說去開學典禮,高中開學典禮嗎?」

「是的。」

「津橋高中?」

鄭心佩有些驚訝,對方怎麼知道她就讀的學校!而且她剛剛太冒失了,根本不該先報上姓名的……

她不禁感到毛骨悚然,害怕自己被奇怪的人盯上,於是連忙刪除對話框、封鎖對方,再一次確定手機設定拒接陌生訊息。

然而,下一秒對方又傳來訊息,「妳是駭客嗎?」

鄭心佩嚇得差點沒拿穩手機,明明封鎖對方了,為什麼他還能傳來訊息?

對方問她是駭客嗎?她才懷疑對方入侵她的手機!

她還在猶豫要不要回話,對方又打字了,「心佩,妳和王鋒同班,而且你們將成為鄰座,這天第二節課時,王鋒的原子筆沒水了,妳可以借他一支筆嗎?」

鄭心佩愣愣地盯著這行訊息,對方的話題轉換太快,她一陣莫名其妙,手機另一頭的人怎麼認識王鋒?又怎麼知道他們同班?甚至發表猶如預言般的言論?

如果是駭客,頂多知道現有的事,那這個人為什麼可以預言未來?

鄭心佩想了想,覺得八成是惡作劇訊息,跟對方認真就輸了,她果斷地再次封鎖對方,若是對方再傳來奇怪的訊息,她放學後就去換一支門號。

幸好,她接下來就沒有再收到可疑的訊息了。


更多鏡週刊報導
【週末推書】「熱帶裡,一切變形。」 金典獎年度大獎得主陳思宏最新力作《佛羅里達變形記》
【週末推書】地球越來越熱…不如用鬼降溫? 鏡文學人氣推薦靈異奇幻小說《溫室效陰》
【週末推書】異性戀大齡女X瀕死同性戀中年男 《我與我的同志老公》沒有愛情卻最了解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