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尷尬又默契的那些日子 鏡文學不再恐同小說《室友‧前男友》暖心展開

鏡文學
鏡週刊Mirror Media
(鏡文學提供)
(鏡文學提供)

「幹……新來的室友,是我的前男友。」

林能窩在居酒屋角落,握著喝掉一半的啤酒杯鬱鬱寡歡說道。

「這麼刺激?」坐在他對面的陳起,舉筷夾起剛上桌的鹽烤豬肉片準備享用,聽聞這個消息,不由得一愣。

「這就是你中午就傳訊息約晚上聚餐的原因?星期一就約喝酒不像你的習慣。」坐在青年左邊的蘇行義,捧著啤酒杯吹了個口哨,恍然大悟說道。

「當然,我從昨晚鬱悶到現在,不喝酒抒壓一下說不過去。」林能語畢仰頭猛灌一大口,嘴角沾著啤酒泡沫,散發出的情緒卻不如他所預期的消退。

「是你那個──讓你痛得要死、分手莫名的初戀男友?」陳起邊剝著花生漫不經心地問道。

「就是他。」

早在半年前,林能的房東,阿蓮姨便曾告知他會有一個遠親的小孩因為工作要租下另一間房,起初林能本來有些抗拒,但是他實在太喜歡這個3房2廳的生活空間,離公司近、生活機能方便、離高捷不遠,他實在捨不得搬走,只好勉為其難答應,並鎮日祈禱這個新室友能合得來。

終於,阿蓮姨在前一個月告知新室友即將搬進來,為了迎接這個新室友特地找人來翻修裝潢,將長年破損的地方一併修補,因此他的房間也經過小幅度的整修,這件事算是插曲中的小禮物。

新室友是阿蓮姨親自帶來,為了能與對方好好打聲招呼,林能特意留在家裡迎接,隨著腳步聲的逼近,他的心跳竟然緊張得加速。

「就是這裡,阿姨已經幫你把房間裝修,如果還缺了什麼,一定要說。」阿蓮姨的聲音就在門外,伴隨著行李箱拖拽的聲響嘎然而止。

「阿姨,夠了啦!你幫我做這些已經很好了。」另一個男性聲音低語道謝,屋內的林能一聽不禁渾身一凜。

是他的錯覺吧?怎麼覺得這聲音有點熟悉──

「對了,你的室友也在家,等一下會跟你們介紹一下。」阿蓮姨摸出家門鑰匙一邊開鎖一邊說道。

「我突然搬進來應該沒有造成他的困擾吧?」

「放心,我很早以前就跟他提過,而且對方是個很好相處的人,我認為你們可以當好朋友,阿姨的眼光不會錯。」就在這時,漆著紅色的鐵門被打開,阿蓮姨第一眼就看見坐在客廳沙發上等待的林能。

「阿能,先前提過的新房客要搬進來,我跟你們介紹一下。」

「阿姨客氣了──」林能站起身,調整好心情掛著笑容轉身面對,就在他與對方面對面的瞬間,全身不由自主地僵硬了。

對方的反應亦同,甚至嘴巴微張眼底充滿不可置信。

「這位是我親戚兒子,俞念臣。」阿蓮姨指著身旁高大個青年說道,緊接著轉頭對著青年笑道:「這位就是你的室友,林能。」

被各自介紹的兩人,在這段空檔裡完全無法做出任何反應,只能互瞪著對方連聲「你好。」都說不出口。

林能頭一次感覺到什麼叫做從腳底竄到頭頂的冷意,這個人對他來說實在是熟到不能再熟了。

因為,俞念臣是他的前男友。

後續林能已經不太記得,在毫無心理準備就重逢的衝擊,一時感到頭暈目眩。

他恍惚地說了句與朋友還有約便匆匆離開,若是可行他真想就這麼不要回來,但是他在外頭逗留了一整天,直到晚上8點終究得回去面對。

為此他在回來的路上想好各種開場白與如何應對的辦法,因為當初與俞念臣分手的過程非常糟糕,導致事過十年回憶起仍感到心痛,雖然已不如當初的痛苦,可是他對這傢伙仍舊沒有一絲好感。

就在他腦裡縈繞著千頭萬緒,終究還是回到租屋處,掏出鑰匙小心翼翼地旋開那道紅色鐵門做賊似地朝內探頭,發現客廳裡並無其他人,整個空間靜悄悄地彷彿中午所發生的事情是一場夢。

《室友‧前男友》於鏡文學網站完結刊登,欲知下回請點此>>>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更多鏡週刊報導
【週末推書】寡婦怨靈血洗屠村!鏡文學驚悚小說《鬼影實錄》 準備好一起玩命了嗎?
【週末推書】「這樣他才會珍惜妳啊!」鏡文學人氣小說《宛如處女》 做連續殺人的獵物
【週末推書】孩子像她,有些話不用說也懂 鏡文學媽媽懂你《如何讓孩子乖乖回家吃飯》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