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警察用槍時機都將交由AI決定! 鏡文學最新科幻推理小說《瞬間正義》

鏡文學
·7 分鐘 (閱讀時間)
(鏡文學提供)
(鏡文學提供)

在不遠的未來,為了解決警察用槍意外頻傳、誤傷無辜民眾的問題,並提升辦案能力,透過人工智慧Finocchio與員警連結,能分析出員警最佳用槍時機的「瞬間正義」系統應運而生!薛博澤正是首批祕密參與「瞬間正義」計畫的員警之一,一樁超商搶案中,「系統」讓他射殺了一名現行犯。案發後媒體爆出該名少年身分敏感,輿論一面倒譴責警方執法過當,逼得警政署不得不將計畫公諸於世。

「這裡是勤務指揮中心──請線上所有勤務人員注意,目前發生超商搶案,兩名搶匪疑似都有持槍。再重複一遍,請線上所有勤務人員注意,目前發生超商搶案,地點是汀州路一段……請鄰近該地點的同仁立刻趕往現場、等待指揮。到達後請回報。通報完畢。」

汀州路一段──

就是剛才經過的那家便利商店。

負責執行巡邏勤務的分局警備隊人員分組代號為101、102、103……以此類推。入夜後通常只有會一兩組人馬同時在線上。「永椿102薛博澤收到。現在從古亭國中出發──通報完畢。」薛博澤邊回報邊「喀」一聲俐落扣上帽釦,三步併作兩步衝向柵欄,不是好萊塢英雄電影看太多,是腎上腺素激發的緣故,只見他竟然一個蹬跳撐起身子直截從柵欄上方飛躍而過。

匆匆跨上機車,薛博澤往便利商店的方向奔馳。

寧靜夜裡,高速轉動的橡膠輪胎在柏油路面摩擦出猶如撕破布帛的銳利聲響。這樣的聲響恐怕會驚醒某些人,而他們當中又有幾個人將徹夜難眠。

全力衝刺,短短三分鐘內,薛博澤抵達了便利商店所在的三岔口。

他熄了火,單腳支撐住地面,伸長脖子遠遠望去。透過玻璃,可以看見臉色蒼白的年輕店員高舉雙手做出投降姿勢。高腳椅座位區的落地窗再過去半步距離,有一名身穿白色汗衫的中年大叔蜷縮在大樓牆柱死角。一隻藍白拖鞋大剌剌掉在落地窗前的馬賽克瓷磚走道上。

報警的人應該就是他。或許是出來買菸的,好死不死撞見這樁搶劫案。

這還是這位年輕警員頭一遭遇上搶劫案。薛博澤躡手躡腳爬下機車,用車身當作掩護繼續探頭觀察店內情況,想盡快掌握目前敵我雙方的相對位置。

「博澤──永椿102、你到現場了嗎?」正準備回報勤務中心,毫無徵兆,警用無線電先一步傳來呼叫聲。

料想是勤指中心的勤務官跑去向副局長通報搶案發生,長官一不在,于晴華的用語和先前相較之下顯得親近許多──照理說,使用警用無線電時必須使用代號,不能直呼對方的名字。

「永椿102到達現場。」

隔著一條馬路,薛博澤仍然深怕被對方聽見似的,刻意擠壓喉嚨抑低音量回應。他的嘴唇緊貼著無線電。

突然想到什麼,他開啟無線電的GPS定位功能。沒有人喜歡被監控的感覺,因此每次執勤領到無線電,這個功能總是處於off的狀態。開啟此一功能後,他掏出手機──于晴華來電。由於對話內容可能涉及案件機密或者重要資訊,甚至提及分局當前線上警力情況,為避免遭到竊聽,實務上通常會改用手機聯繫。

「現在是什麼情況?支援的人到以前不要亂動!」于晴華的聲音衝進耳中。

薛博澤拉直背脊瞇細眼睛集中注意力朝店內看去──

「一名店員高舉雙手……還有另一名店員,正在將收銀機裡的錢放入塑膠袋。」

超商塑膠袋──

不知為何,薛博澤突然有些在意。

「高舉雙手……所以、對方行搶用的確認不是刀,是槍──」

「對。是槍。兩名搶匪手上都拿著槍。」薛博澤回答的同時反射性往腰際一摸確認自己的槍。「料敵從寬」是警匪對峙時的首要準則──所有出現在犯罪現場的槍,在得到證實以前,都必須當作真槍警戒應對。「距離太遠,型號不確定。」

貨源來自黑道?還是從國外弄來的?

「博澤、你先待命,絕對、不要輕舉妄動──支援很快就到了……」忽然,于晴華似乎意識到什麼,支吾半晌,終究還是忍不住開口核實自己的猜測:「你自己一個人?」

「嗯。」薛博澤不置可否低低「嗯」了一聲。

此刻的鄧全祐沉溺在溫柔鄉之中,和命懸一線的薛博澤處境天差地別。

倚老賣老向來是所有組織的弊病,儘管近年來此一陋習有明顯改善,但在新的一代尚未站穩腳跟以前,新氣象無法得到完全的開展。從悲觀的角度更進一步說,當新的一代成為新氣象後,掌權的他們,又能維持那份初心多久?

「明白了。現在局裡人手不夠,已經聯絡泉州街派出所請他們派人過去──總之,在支援趕到之前,你絕對不要一個人接近現場。」

于晴華再三提醒。

「妳放心,我會看情況。如果人質有危險的話,我隨時準備行動。」

「我說過──不要亂來!」于晴華的聲音突然變得尖銳──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緩過幾秒,再開口時她已經恢復平常的聲線。「再多跟我說一些你那邊現在的情形。和之前的訊息彙整後,我這邊會即時通報給前去支援的同仁。」

「他們戴著面具。當然會戴面具──一個是巧虎。一個是……佩佩豬。就是臉長得像吹風機的那個。」

「佩──佩佩豬?這搶匪也未免太跟得上流行了吧?」好像不大恰當,但于晴華一時忍不住笑,語末還輕輕噗哧一聲。她連忙吞了口口水掩飾過去。

「人還要多久才到?」

相較於用槍指著店員指揮他們動作的佩佩豬,圓臉巧虎倒是給人一種狀況外、摸不著頭緒的異樣感覺。光影斑駁閃晃,只見巧虎在陳列架之間的狹長走道蹦蹦跳跳,一面竄動一面將架子上的商品統統撥摔在地,最後甚至用肩頭把布置在收銀檯對面巧克力世界大展的櫃子整個撞翻。好像跟著只有他自己聽得見的音樂舞動肢體。

該不會是……吸毒了?

許多人犯案前會喝酒吸毒壯膽。

「快到了。支援。」于晴華的聲音細細鑽爬入耳。和薛博澤用手機通話的同時,她也一邊留意無線電的聯絡狀況掌握其它人的即時動態。「一心多用」是坐在這個座位上的人必備的能力。「你再等一下喔。」

好近,彷彿就貼著耳朵說話。

這樣的錯覺讓薛博澤感受到溫度,心跳的速度慢了下來。他這才發現到剛剛為止自己一直在用嘴巴呼吸。

(鏡文學提供)
(鏡文學提供)


更多鏡週刊報導
【週末推書】在慌亂無章的城市彼此救贖 鏡文學人氣作家海笑經典之作《失魂男女》
【週末推書】心結人劫,通靈也難解? 鏡文學最新推理小說《乩童警探:雙重謀殺》
【週末推書】幸福面具下的人心,早已腐爛生蛆 鏡文學推理犯罪經典《假面豪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