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爾文筆記簿 失蹤22年神秘歸來 疑團未解

·6 分鐘 (閱讀時間)

達爾文180多年前隨身攜帶,在上面寫寫劃劃的兩本筆記簿,失蹤了 22 年後再度露面,自然科學史上著名的一幅素描「生命之樹」,就在其中一本上。

這兩本失而復得的筆記簿皮革封面,明信片大小,屬於文物,價值數百萬英鎊,失蹤前保存在劍橋大學圖書館珍稀手稿檔案庫裏,失蹤前曾被取出拍照攝影,之後不見蹤影,直到2022年3月神秘復出。

它們裹著保鮮膜,裝在信封裏,信封放在藍色禮品盒和粉色禮品袋中,禮品袋被放在圖書館服務總監傑西卡·加德納(Jessica Gardner)博士辦公室外的公共區域的地板上。那裏沒有閉路電視。

這些筆記是 1830 年代末達爾文結束了在加拉帕戈斯群島的考察返回英國後留下的。在一頁紙上,他畫了一幅細長的樹草圖,他從中得到啟發,逐漸形成物種進化的理論,20 多年後在《物種起源》一書中鋪陳闡釋。

物種進化理論被認為是科學史上開天闢地的偉大文獻之一。

但是,筆記簿是誰送還的,不知道;當年是怎麼失蹤的,也不知道。

達爾文的筆記簿裝在棕色信封、藍色禮品盒和粉色禮品袋中回到劍橋大學圖書館
達爾文的筆記簿裝在棕色信封、藍色禮品盒和粉色禮品袋中回到劍橋大學圖書館

BBC 文娛藝術記者麗貝卡·瓊斯(Rebecca Jones)報道,劍橋大學圖書館2020年公開證實這兩本達爾文筆記簿 20 年不見蹤影,請求公眾協助找尋。

從發現粉紅色禮品袋到得到警察允許打開保鮮膜、檢查並確認筆記簿是真實的原物,用了五天。

劍橋大學歷史和科學哲學名譽教授吉姆·塞科德(Jim Secord)指出:「自然選擇和進化理論可能是生命和地球環境科學中最重要的一個理論,而這些內容就在那些筆記簿上。」

塞科德和其他幾位學者檢查了神秘人士歸還的手稿,得出結論認為它們是真實的,而且沒有缺頁,保存完好,沒有受潮跡象。

他對 BBC 記者瓊斯解釋了做出真偽判斷的依據:「達爾文在筆記簿中用了不同類型的墨水。例如,在著名的生命之樹頁面上,既有棕色墨水,也有灰色墨水。這種變化很難偽造,造假也很難令人信服。

「可以看到折頁附近脫落的微小銅屑。紙張類型正確。」

這些都是微小的細節。

這兩本筆記簿現在放在圖書館一個安全的保險箱中,7 月將在《對話達爾文》免費展覽的展品公開展示。

Dr Jessica Gardner handling the Charles Darwin notebook, open at the page showing his tree of life sketch
劍橋大學研究人員重新拿到筆記本,看到達爾文的「生命之樹」

失蹤之謎

2020年,劍橋大學圖書館承認達爾文的兩本筆記簿已經失蹤了20年,很可能被盜。這兩本筆記本價值數百萬英鎊。

達爾文著名的生命之樹素描就繪製在其中的一簿上;生命之樹試圖展示物種之間的演進關係。

失竊的筆記簿最後一次被看到是在2000年11月。它們當時被從特殊手稿儲藏室中取出,送到一個臨時工作室拍照,因為當時在施工,工作室位於劍橋大學圖書館區域內一棟臨時建築裏。

兩個月後的一次例行檢查中發現這兩個筆記簿失蹤了。誰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相關的記錄中也找不到有用線索。

最初以為是放錯了架子,歸錯了檔案,假以時日即可找到。

考慮到圖書館的規模,放錯地方也不是不可能。館內的書架連起來有 200 多公里長,大致相當於從劍橋到南安普敦的距離。館藏包括超過 1000 萬張地圖、手稿和其他藏品。

察爾文的"生命之樹"
察爾文的「生命之樹」

2020年,專家小組對圖書館庫區內特定區域展開梳理,逐一檢查了189個裝著達爾文資料的書籍、圖畫和信件的資料盒,還是沒有發現失蹤的那兩本筆記簿。

圖書館服務總監傑西卡·加德納(Jessica Gardner)當年是館員。她對BBC 文娛記者麗貝卡·瓊斯(Rebecca Jones)解釋說,發現筆記簿失蹤時沒有考慮到被偷盜的可能性,現在已經收緊了安全措施,類似的重要文檔失蹤,馬上會報警。

達爾文這兩本筆記簿已經被作為遺失的文物記錄在國家藝術品損失登記冊上。劍橋郡警方還將它們添加到國際刑警組織的被盜藝術品數據庫中。

還回來的時候筆記本這個樣子,包著塑料薄膜
還回來的時候筆記本這個樣子,包著塑料薄膜
一個筆記簿的封面
筆記簿7月公開展出

回到開頭的問題:筆記簿是誰拿走的?又是誰歸還的?

也許安全監控攝像頭最終可能會提供一些線索。

雖然加德納辦公室外的平台上沒有閉路電視,但大圖書館樓外有攝像頭,內部的專業閲覽室和金庫也有。

圖書館2020年把達爾文筆記簿失蹤向警方報案後,警方已經展開調查。

目前調查仍在繼續,劍橋郡警方呼籲公眾提供相關信息。

誰是達爾文?

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Darwin)是英國科學家,精通博物學、地質學和生物學,最突出的成就是他在自然選擇進化論領域的研究。

他的《物種起源》(The Origin of Species)於 1859 年出版,徹底顛覆了人們對自然世界的看法。當時這部學術專著觸痛了基督教會,引起極大爭議。

達爾文在書中提供了某些動物經過漫長的時間逐漸從其他物種進化而來的證據,說明在環境變化的情況下適者生存。這與長期確立的宗教信仰相悖 —— 基督教說上帝是造物主,創造了所有的生物。

達爾文研究了太平洋加拉帕戈斯群島 18 種雀形目鳥類(「達爾文雀」) 的差異。他注意到鳥喙的形狀和功能有明顯的多樣性。據此,他宣稱:「人類的起源及其歷史將被昭示。」

在1871 年的第二部開先河的論著,《人類的由來》(The Descent of Man)中,達爾文用他提出的理論來解讀人類的進化,暗示我們與類人猿有共同的祖先。

達爾文的天演論簡單而深刻,是有史以來最有影響力的科學思想之一,至今仍對宗教、政治、經濟、藝術和我們對周圍世界的理解產生影響。

不過,關於人類的由來,現在最新觀點認為智人(homo sapians)是與猩猩、黑猩猩、倭黑猩猩和大猩猩一同進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