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X浩爾】「講啥貨?」東奧金牌「麟洋配」卡住的英語,這樣說就對了!

·4 分鐘 (閱讀時間)

關鍵時刻,英文總是卡住?《遠見》與口譯專家「浩爾」強強聯手,帶你三分鐘升級英語競爭力!

浩爾所主持、每週一次的YouTube節目《英語溝通小學堂》,精采內容將收錄在《遠見》平台、每週二刊出,陪你一起找對方法學英語。

果然是全民瘋奧運!在剛過去的閃耀週末,中華隊共有一金、二銀、一銅入袋,8/1累計獎牌數二金、四銀、四銅,超越2004年雅典奧運的最高紀錄,令國人大為振奮。

不過,「羽球球后」戴資穎在8/1的金牌戰中敗北,也讓當天晚上直播的浩爾(簡德浩)非常沮喪。

在《英語溝通小學堂》的最新一集〈麟洋金牌組合 英聽互相照應〉中,浩爾一開場就感嘆,戴資穎在奧運金牌戰中是一場tough game(硬仗),但也是一場「world class(世界級)」的比賽。

「袂曉講!」李洋、王齊麟接受全英文採訪卡詞

而同樣是世界級比賽的,當然還有剛贏得東奧羽球男雙金牌的「麟洋配」!其實,王齊麟、李洋的羽球CP組合近年已名揚全球羽壇。

近日,兩人在泰國羽球年終大賽決賽後的全英文訪問在網路、媒體上瘋傳。當時,「麟洋配」以直落二的成績,擊退印尼傳奇組合,拿下泰國羽球大賽的男雙冠軍。浩爾此集乾脆回歸平常的「英文老師」身分,逐字解析兩人的英文口語。

到底「麟洋配」的英文有沒有像球技這麼好?從浩爾一邊解析一邊笑場的反應來看,嗯,好像只能說「效果很好」。

「其實,麟洋兩人的英文是不錯的,關鍵字都聽得懂!」浩爾笑說,兩人接受各國腔調記者的英文訪問,有時會因為聽不懂而充當彼此的口譯員,只是英文口語有時卡卡。

像是李洋聽不懂時,脫口說出台語「講啥貨kóng siánn-huè?」(說什麼?)、「袂曉講bē-hiáu kóng!」(不會講!),而說到「底線」時更整個卡住,只能和王齊麟一起比手畫腳,畫面逗趣。

到底讓「麟洋」卡住的英語,該怎麼說?以下是《遠見》整理的懶人包精華。


如果你希望對方再講一次,可以這樣說!

在賽後訪問中,李洋聽不太清楚記者的提問,希望對方再說一次。浩爾也提到這樣的句型,很常出現在日常對話中。

建議大家可以透過簡單的句型,像是「Come again.」來回答。或是,可以用能否重複一次的句型來應對,包含「One more time, please.」,或是「Can you repeat that?」。也能以簡單的單字 pardon來表達。

面對記者提問,可能有些問題需要再想一下時,也可以和對方說「Let me think.」或說給我一些時間,包含「I need a moment.」和「Give me a moment.」等句型都適用。

王齊麟(左)和李洋(右)在羽球男雙賽事中,一路過關斬將。體育署提供。
王齊麟(左)和李洋(右)在羽球男雙賽事中,一路過關斬將。體育署提供。

王齊麟(左)和李洋(右)在羽球男雙賽事中,一路過關斬將。體育署提供。

互相鼓勵、彼此加油打氣,該怎麼說?

在訪問中,也有記者提問兩人覺得拿下這場賽事的關鍵是什麼? 而王齊麟和李洋也表示,他們兩個人都會互相鼓勵、加油打氣,這些都有幫助。

浩爾也提到,當我們想到加油會直接聯想cheer up。因此,可以說:「We cheer each other up.」或是「We cheer up each other.」

如果不用cheer up,也可以用「We have each other's back.」以及「We encourage each other.」。

或者,比較常見的加油方式是「Keep it up.」,這裡的it,是種氣勢。也能說Push your limit. (把自己推向極限)。You got this. (你可以的!)

李洋(左)和王齊麟(右)在羽球男雙賽事中,相互鼓勵、打氣。體育署提供。
李洋(左)和王齊麟(右)在羽球男雙賽事中,相互鼓勵、打氣。體育署提供。

李洋(左)和王齊麟(右)在羽球男雙賽事中,相互鼓勵、打氣。體育署提供。

「辛苦」的英文,該怎麼講?

記者也問到說,兩人之後,回到臺灣有沒有什麼事情想完成?李洋也提到自己想買房子給父母和家裡的長輩,因為過去他們都很辛苦和努力付出。

浩爾也提到辛苦可以這樣說:hardworking,或是以「They scarified a lot for me.」、「They've done so much for me.」、「They've been working hard all their life.」

而「長輩」的英文,可以用senior family members來說。

【浩爾教你關鍵字】

○推到底線:Push(all the way)to the baseline
●底線:baseline
●後場:back court
●前場:front court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