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指涉弊案 議員夫挨批「黨豬」反擊:惡人因政治利益帶風向攻擊

李慈音
·4 分鐘 (閱讀時間)
高雄市議員邱于軒丈夫張簡正偉,遭指涉營養午餐弊案,19日發長文反擊。(圖/摘自邱于軒臉書)
高雄市議員邱于軒丈夫張簡正偉,遭指涉營養午餐弊案,19日發長文反擊。(圖/摘自邱于軒臉書)

國民黨高雄市議員邱于軒丈夫張簡正偉因遭指涉營養午餐弊案,台灣基進黨新聞部主任張博洋、Wecare高雄發起人尹立都對此發文評論,稱張簡正偉「黨豬」、耍特權。張簡正偉對兩人控告妨害名譽,而高雄地檢署日前對張、尹兩人不起訴。昨(19)日張簡正偉發長文提出5點反擊,強調標案供貨的價格都可公開,「不會像政府疫苗一樣還需要保密」,並批那些攻擊他的惡人帶風向攻擊,只因他們政治利益,令人悲嘆。

去年張博洋以「什麼是黨豬」為題,在臉書粉專「張博洋講Hak啦」發文批張簡正偉未依法揭露議員家屬身份投標,得標數量超過50間中小學,尹立也在Wecare高雄的臉書粉專上轉貼該圖文。張簡正偉不滿遭指控,對兩人提告公然侮辱和加重誹謗等罪。

檢方認為,張、尹兩人發文內容是關心學童營養午餐品質,關乎公益,非僅涉及個人私德,屬善意言論,可受言論自由保障,最後偵結兩人不起訴。

台灣基進黨新聞部主任張博洋、Wecare高雄發起人尹立兩人2020年10月7日發文指控國民黨高雄市議員邱于軒丈夫張簡正偉身涉營養午餐弊案。(圖/取自臉書粉專「張博洋講Hak啦」)
台灣基進黨新聞部主任張博洋、Wecare高雄發起人尹立兩人2020年10月7日發文指控國民黨高雄市議員邱于軒丈夫張簡正偉身涉營養午餐弊案。(圖/取自臉書粉專「張博洋講Hak啦」)

對此,張簡正偉昨日透過邱于軒臉書發文,表示不明白這樣的台灣價值和司法標準,只因政治立場不同,就可以任意污辱他人是「豬」,而檢察官還認定這是OK的?只能說檢察官針對本案的判定太奇怪。

張簡正偉說,被罵黨豬、特權,甚至各種極盡侮辱的字眼,來明示、暗示自己靠著太太邱于軒的關係特權投標,「這樣的羞辱,我不認為我需要忍受」。

首先,張簡正偉指出,十多年前就自己做生意了,因為是調味醬料、南北貨的生意,單純靠服務口碑和價格便宜,不是什麼生意都需要靠沾「議員先生」的光,且南北貨這行競爭激烈,可能一個商品差5元、10元就沒競爭力。

第二,張簡正偉表示,在邱于軒還沒當議員之前,自己就是學校營養午餐調味料的供應商,能得標靠的是「我比人家便宜」,有個議員太太,並不會讓他可以把醬油和蔥頭賣得更高價,供貨的價格都可以去查和公開,不會像政府疫苗一樣還需要保密。

高雄市議員邱于軒(見圖)丈夫張簡正偉,遭指涉營養午餐弊案。(圖/摘自邱于軒臉書)
高雄市議員邱于軒(見圖)丈夫張簡正偉,遭指涉營養午餐弊案。(圖/摘自邱于軒臉書)

第三,張簡正偉說,法律有清楚規定他可以參加標案的,因為是採用最低價得標,即使是議員關係人身份,還是要比別人低價才能得標。

第四,對於遭指涉參加標案時有幾間學校沒有揭露他太太是議員,張簡正偉坦言,確實公司助理在投標製作標單時可能疏漏,但自己只是個一般人,也擔心的向律師查詢過,得到回應是:沒有揭露是違反行政法規,需接受行政處罰(罰款);而他也願意為這樣的疏失道歉和繳罰款,但卻不斷被暗示貪污、舞弊,他質疑,法律真的容許這樣持續的羞辱和騷擾叫做「合理評論」?

第五,張簡正偉直言,這整件事單純就是因于軒是新科議員,他們還不熟悉行政法規和新的身份,因此如果有罰款會虛心接受,但那些可惡的人帶風向攻擊,把他和太太講得很難聽,對方以網路攻擊霸凌,並搭配媒體用「標題殺人」的方式來修理他們,但他們從來沒有獲得澄清的機會。

張簡正偉強調,自己是個平凡人,唯一的機會就是訴求法律替他主持公道,就算現在這個卑微的請求也被本案檢察官拒絕,但仍相信司法,所以會聲請再議,同時也不想讓惡人囂張,任由他們繼續惡言攻擊、人格謀殺,只因他們政治利益,看到那些惡人粉專裡面的話語留言,是多令人悲嘆,這都不再是正常的台灣價值和善良風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