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林秉樞施暴後高嘉瑜手寫自白書曝光 沈富雄解讀

·2 分鐘 (閱讀時間)
立委高嘉瑜遭林秉樞施暴,引發關注。(資料照,姚志平攝)
立委高嘉瑜遭林秉樞施暴,引發關注。(資料照,姚志平攝)

民進黨立委高嘉瑜遭林秉樞施暴,引發關注。警方查扣到高嘉瑜的手寫自白書,自白書內容指控前男友小馬(馬文鈺)長期詐領助理費。前立委沈富雄表示,高嘉瑜會去寫這個自白書,應是有難言之隱,因為高嘉瑜不可能去寫小馬的壞話。

針對高嘉瑜的手寫自白書,指控小馬長期詐領助理費。沈富雄3日在政論節目《少康戰情室》中表示,小馬跟高嘉瑜在一起18年,18年再壞,高嘉瑜也不可能寫小馬的壞話。因她如果現在寫小馬有多壞,那不就是說她自己也很糊塗嗎?所以她會寫這個自白書,事實上是在被逼迫的情況下寫的。至於林秉樞為何可以用自白書來逼高嘉瑜?那就是要她寫最壞最壞的形容詞來形容小馬,用來保護他自己。他也認為,高嘉瑜會去寫自白書,應有難言之隱,可能高嘉瑜在交往期間,有太多的東西,掉在林秉樞的手裡。

沈富雄甚至指出,像林秉樞這樣的壞蛋,將來出了牢以後,還是不愁沒有女人,比如這一次他被拘提時,身邊就有女人,這種人就是身邊永遠有女人。若是你怎麼辦?沈富雄表示,他的朋友說林秉樞這種人就是怕打,但並不是真正的打他,而是要威脅他,比如說「你小心..如果你再犯的話,就打得你手腳都殘障」,他就怕死了。

另外,被問到高嘉瑜被打,為何周刊報導後消息才傳出?沈富雄表示,高嘉瑜去驗傷不是在被打後第二天,很多人第二天就驗傷了,高嘉瑜是已經隔了幾天。其實她驗傷就是一個備案,因為她怕這個傷口3個禮拜後就不見了,而且每拖一天,傷口的情況就會消退,所以要不要驗傷,她是很掙扎的,而從她驗傷,到向警方揭發,這個時間又拖了很久。

★《中時新聞網》提醒您:拒絕家暴,尊重身體自主權,請撥打110、113

★反霸凌專線:0800-200-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