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循古法獨門配方 黑手揉出頂級墨

·3 分鐘 (閱讀時間)

您寫過書法嗎?寫書法時需要用墨,而用墨條磨出來的墨,比起一般墨汁,在書寫時會發現色澤更有變化,運筆也更為流暢,但隨著時代演進,用墨條磨墨的人越來越少了,在台灣有一間僅存的手工製墨廠,陳俊天,是國寶級製墨大師陳嘉德的兒子,也是製墨廠的二代傳人,他遵循古法 ,手工打造頂級松煙墨,更在製程中加入父親的獨門配方「冰片和麝香」,讓製出的墨,能散發出淡雅花香,但製墨是一項苦差事,不僅會把自己搞得一身髒,在等待陰乾的過程中,還得不分晝夜,根據濕度溫度變化,隨時替墨翻面調整位置,避免墨條變形或斷裂,陳俊天說,照顧墨,就跟照顧孩子一樣,必須傾注全心全力,一點都不能馬虎。

製墨達人陳俊天:「(製墨時)你好像每天在跟一個人在鬥法,鬥到鬥贏了就開心啊,有時候每天來,多厲害我就不信,就會跟這些(墨)講話,應該這麼講啦,就是……有感情了。」48歲的陳俊天 ,一位跟墨有了深厚感情的人,看他的身上、手上總有洗不掉的黑,但他不是一般的黑手,他是全台唯一僅存手工製墨廠的第二代傳人。

製墨達人陳俊天:「我讀國小的時候是非常討厭,奇怪為什麼我家那麼黑,因為一回來就要工作,因為墨要裝盒子,那時候我爸生意很好,我沒有在寫功課,我讀國小沒有寫功課,回來、趕快去工作,然後我爸說,你叫你同學也來(幫忙)啊,那時候40年前,我同學來幫忙我爸給工錢,10塊20塊很大,(同學)很開心啊,但是我不喜歡回來,我每天我中午放學,我就出去玩,玩到五六點回來,寧願被罵我也不喜歡回來。」

曾經不想踏進家門的孩子,長大後也未曾想過繼承家業,陳俊天先是從事汽車零件維修,後來去送貨,但幾年前因為父親跌倒,脊椎受傷,醫生叮囑絕不可以久站,但那時工廠的訂單光靠受傷的父親根本無力負擔,不得已陳俊天被迫接棒,個性好強不服輸的陳俊天說,既然要做就做到最好,他全心投入學習製墨,原料、製程都不馬虎。(完整版請觀看影片)


更多《鏡新聞》報導
千錘百錬 用靈魂打造藝術手工刀
一擊入魂 孤獨製鼓師堅守家傳使命
極致手藝 阿煙師跳台木工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