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菲律賓的墮胎故事:終止妊娠在這個國家違法,每年卻仍有上百萬台墮胎手術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推翻1973年「羅伊訴韋德案」判決,撤銷過去五十年憲法對墮胎權的保障,激起全球關於女性身體自主權的論辯,儘管仍有部分州允許墮胎,但最高法院的決定無疑讓終止妊娠變成一項高風險的行動,醫生和孕婦都戰戰兢兢。美國尚且如此,在波蘭、馬來西亞等更為保守的國家,想墮胎的女性則必須背負更大風險,而在菲律賓,面對嚴苛法規與保守天主教文化夾擊,墮胎是非常、非常危險的選擇。

墮胎在菲律賓是違法的,一旦婦女被發現接受墮胎手術,便會面臨2至6年監禁的刑責。而醫生和護理師若被發現實施墮胎手術或提供協助,也會受到嚴厲懲罰。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許多菲律賓女性不惜冒著高風險,也要尋求各種管道終止妊娠,他們可能身體出了狀況,或者根本不想要懷孕。律師帕迪拉(Clara Rita Padilla)是「菲律賓安全墮胎倡導網路」(Philippine Safe Abortion Advocacy Network)發言人,她表示,儘管菲律賓的墮胎法規出現鬆綁的趨勢,但目前仍未明確列舉豁免條件,例如性侵、亂倫、或孕婦面臨生命危險等情況。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菲律賓安全墮胎倡導網路在2020年進行的研究發現,菲國一共實施了126萬次墮胎手術,而且研究者預期這個數字未來仍會繼續增加。另一份由菲律賓大學(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提出的研究,則估算國內每年會實施110萬次墮胎手術。帕迪拉表示,大部分進行墮胎手術的女性經濟狀況較差,而且大部分都不滿25歲。在缺乏合法途徑的情況下,他們往往會求助助產士、治療師、未經訓練的密醫在設備不足的診所偷偷進行手術。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推翻保障女性墮胎權的「羅伊訴韋德案」判決,女性權益倒退五十年,抗議者舉牌「我們不會後退」。(美聯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推翻保障女性墮胎權的「羅伊訴韋德案」判決,女性權益倒退五十年,抗議者舉牌「我們不會後退」。(美聯社)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推翻保障女性墮胎權的「羅伊訴韋德案」判決,女性權益倒退五十年,抗議者舉牌「我們不會後退」。(美聯社)

教會的力量遏止女性墮胎

民眾會因為宗教信仰而對墮胎法規產生大相逕庭的看法。例如美國最高法院推翻羅伊訴韋德案(Roe v. Wade)之後,墮胎權倡議者非常憤怒,而保守派的天主教或福音派(evangelical)人士卻認為大法官的決定是政治層面以及宗教精神層面的勝利。

菲律賓也出現這種歡欣的感覺。菲律賓是天主教國家,天主教會掌有非常大的權力與影響力,地方的教堂領導者與團體公開譴責墮胎、離婚以及避孕措施,他們也認同羅伊訴韋德案被推翻。一名主教瓦奎茲(Crispin Varquez)接受天主教會營運的亞洲真理電台(Radio Veritas Asia)採訪,說道:「美國最高法院禁止墮胎的決定是好消息。這是受到聖靈指引的決定。」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曾形容墮胎如同「僱傭殺手」,並表示他尊重美國最高法院的判決。在《路透社》(Reuters)的訪談中他說:「道德的難題在於,用一條人命解決問題是否正確。」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在天主教文化中,尋求墮胎經常使菲律賓婦女感到更加羞恥。帕坤(Marevic Parcon)是「菲律賓安全墮胎倡導網路」創始成員之一,和大部分菲律賓人一樣從小就是教徒。她指出天主教會大肆宣傳「墮胎就是謀殺」的論述,而且包含她自己在內,成長過程中接觸的天主教文化教導她和其他女性「去害怕墮胎這件事。修女會讓我們看晚期墮胎的影片——他們利用恐懼控制你的精神和情緒」。對此,菲律賓天主教會(Filipino Catholic Church)和菲律賓天主教主教團(Catholic Bishops' Conference of the Philippines)並沒有向CNN做出回應。

墮胎醫生也承擔風險 孕婦只能選擇劇痛或貧窮

為了避免迫害而化名蜜利亞姆(Miriam)的醫生表示,在執業的這些年裡,她見過的難症手術的「複雜與危險程度」都無法與墮胎手術比擬。蜜利亞姆曾私下為4名年齡介於23至48歲之間的女性墮胎,她說:「如果我們同意進行墮胎,就會承擔巨大風險。我們可能會丟掉執照,或者被告上法院。」帕迪拉說:「菲律賓是非常保守的宗教信仰的產物。墮胎禁令已經是現實,而且出身貧苦和少數族群的女性受害最深。」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墮胎的汙名化如此嚴重,一部分堅持墮胎的女性只能尋求非法墮胎。克莉斯蒂(Kristy)——這當然也是化名——便是其中之一,她已經育有四名子女,而且她要墮胎的決定對丈夫與家人保密,因為克莉斯蒂知道「他們絕對不會同意」。她說:「他們只會強迫我留下寶寶,但我們要養活四個孩子已經很困難了,我們怎麼可能負擔得起第五個孩子?」

克莉斯蒂的丈夫也沒有使用保險套,她自己也沒有做任何避孕措施,避孕藥或子宮內避孕器等選項也不可能,「我不敢想像那會花多少錢,我也不可能知道要去哪裡裝設或怎麼使用」。因此,只要克莉斯蒂懷孕,她就花550披索(約292新台幣)找助產士做「治療按摩」。克莉斯蒂描述,她會被助產士的助手按住,然後下腹被反覆揉打直到流產。「那非常混亂而且可怕,疼痛根本無法忍受,我只能尖叫。我到現在還是很難入睡。」克莉斯蒂補充:「我感到非常愧疚,但我知道這對我的家人比較好。」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新總統承諾改革墮胎法規 倡議者翹首期盼

對於菲律賓嚴苛的墮胎法規,在野黨表示該是時候刪除當中「不人道的規定」並將墮胎除罪化,好挽救女性的生命。在野黨領袖、並肩黨(Akbayan)參議員漢迪夫洛斯(Risa Hontiveros)表示:「這些法規只導向沉默的傳染病,不安全的墮胎手術大流行、奪去太多菲律賓婦女的生命。我們不該在他們承受這樣的痛苦之後,還送他們坐牢。」

漢迪夫洛斯主張應該停止不安全的非法墮胎,並重申墮胎去汙名化的重要性,這會是全國共進的一步。「女性必須時時警惕,保障自己的權利與自由,尤其現在極權主義和宗教的基本教義派在全球許多國家抬頭。我全力支持推動菲律賓墮胎除罪化。」

6月30日,菲律賓獨裁者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的兒子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宣誓就任總統。小馬可仕在今年1月時接受採訪,表示他如果當選,會合法化「極端的墮胎案例」,他說:「如果可以證明(受害者)被強暴、並非經由合意性交受孕,那麼他們應該可以選擇是否墮胎。另外一種案例應該會是亂倫。」

菲律賓新任總統小馬可仕。(美聯社)
菲律賓新任總統小馬可仕。(美聯社)

菲律賓新任總統小馬可仕。(美聯社)

小馬可仕也說他比天主教會領袖「更關心不安全墮胎導致的死亡」,點出「這是女人的選擇,因為那是她的身體」。墮胎權倡議者與立法者都歡迎小馬可仕的觀點,菲律賓安全墮胎倡導網路的帕坤指出,限制墮胎並不會讓墮胎停止,只會讓墮胎更加危險,「我們在全世界看過太多先例。小馬可仕在競選期間便提起這個議題,這是我們迄今為止所能觸及的政府最高層。如果他說會優先處理墮胎法規,那我們必須讓他負責。」

漢迪夫洛斯則表示她歡迎新總統對改變墮胎法規的開放態度,「考慮到菲律賓女性與家庭所面對的現實,這給了我們希望,墮胎除罪化與法規改革或許就快要實現。然而,我也在觀察他(小馬可仕)說的話是否真的代表新政府承諾維護女性權利。為了所有菲律賓女性,我希望他是認真的。」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美國墮胎權拉鋸戰的10歲受害者!俄亥俄州女童遭性侵懷孕,竟被迫跨州尋求墮胎
相關報導》 她是「羅伊訴韋德案」起源:當年羅伊欲拿掉的胎兒長大成人,她如何看待生母與墮胎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