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院長的1000天, 讓公權力徹底伸張

遠見編輯部
遠見雜誌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於2020年3月30日辭世,享嵩壽102歲。他畢生心心念念中華民國的主權地位;用軍人的鐵膽保衛台海安全,也以文人的鐵筆還原歷史。 

整理/劉宗翰

郝柏村的一生,見證了中華民族過去100年的重要關鍵時刻。他17歲從軍,參與抗日戰爭,經歷國共內戰,隨國民黨遷台,歷經823砲戰等戰役。他曾是號令三軍的參謀總長,兩蔣時代結束後,台灣開始民主化的過程中,他又先後擔任過國防部長、行政院長,見證一段民主的動盪。

天下文化曾為郝柏村出過10本重要著作,2019年8月8日更出版《郝柏村回憶錄》,回顧他出將入相的傳奇一生。

郝柏村兒子、前台北市長郝龍斌指出,郝柏村有寫日記的習慣,這本回憶錄是由他根據日記,加上個人觀察歷史與時事的心得,親手一字一字,全書25萬字,歷時十餘年才完成。

《遠見雜誌》特別製作「懷念郝柏村」特輯,追念這位一代偉人、國人心中永遠的郝院長。(以下摘錄自《郝柏村回憶錄》第18章〈行政院長—臨危組閣〉)

時時刻刻心繫國人的每件事 

行政院長就像一位家庭主婦,對於全家成員安全都時刻掛心,每一位國民的安全都是我最關心的,任何災變都有感同身受的肌膚之痛。天災與人禍所導致人民生命財產的損失,說來似乎無法避免,但如何減到最低限度則是政府的責任。

其實所謂意外,都有人為的疏失,最大缺點為不遵守法令,以及行政主管執法不嚴。

我終身難忘的意外事件,如天龍三溫暖火災,奪走十餘條人命;日月潭翻船事件,淹死旅客57人;健康幼稚園娃娃車火燒車,燒死幼童及家長十餘人,老師林靖娟因搶救兒童而身殉。這些事件都令我痛心異常,追查原因之下,發現皆為政府工商管理部門對消防安全規定執法不嚴,明明消防安全檢查不合法,卻任由業者自行營業。

日月潭翻船事件後,我親到日月潭查詢台灣省旅遊局對於日月潭遊艇管理情形,我到管理所要他們交出平時檢查紀錄,發現根本未照安全規定實施檢查與管理。

公職人員對其所作所為應明確擔負責任,其責任區分政治責任、行政責任及法律責任。

政治責任為政務官領導決策,為其決策成敗負責任;一般公務執行採「分層負責,逐級授權」方式,各級主管對政策執行成效負行政責任;當公職人員涉及違法事件,應負法律責任。我於是嚴格要求業務主管對於疏於執行法令的行政主管課以行政責任,如台北市對消防安全規定執法不嚴,造成重大火災意外,我命令台北市撤換建設局長;對於日月潭遊艇管理未依規定督導與檢查,肇致重大傷亡,我也命令台灣省撤換旅遊局長;因此為落實責任政治,對於不負責的業務主管,我堅持必須負起災害責任,以喚醒所有行政官員的責任感。

郝柏村主持行政院長就職記者會。
郝柏村主持行政院長就職記者會。

郝柏村主持行政院長就職記者會。

走遍窮鄉,體會民間疾苦 

中央部會簡報聽畢後,我就開始巡訪基層地方。任軍職期間,我可說走遍台澎金馬,除南沙我未能親自前去之外,去過每一個軍事基地和海岸據點,但當時未與地方行政單位接觸;擔任行政院長後,處理立法院質詢及中央部會重大決策之餘,視察基層便成為重要工作。

經國先生擔任行政院長時,幾乎每一週末都下鄉訪問,走遍窮鄉僻壤,贏得國民愛戴。

我要下鄉是經常性工作,但我不能和經國先生比,因為週末也是地方行政人員休息的時候,如果我去訪問便耽誤了他們的休息,所以通常是星期五下鄉,至多待到星期六下午。

我下鄉的做法基本上和經國先生差不多,輕車簡從,有些事先通知,有些則臨時到達,以不干擾下級為原則,不要縣市鄉長招待,自備便當,我也帶了有關的部會首長,瞭解地方施政情形和民生疾苦,並瞭解中央決策與地方需求是否吻合。

坦白說,台灣的地方自治是失敗的。地方派系而非政黨掌握了選票,派系頭頭和黑道頭頭從而要挾甚至掌握政黨,國父的地方自治理想完全未能落實。地方政治文化以交際應酬、拉攏關係為主軸,再與利益相勾結,縣市行政官員和各級民意代表們成天沉湎飲宴交際中,哪裡把貫徹中央政令、努力地方建設當作一回事?遇到中央首長到地方巡視,爭相以盛宴歡迎,紛紛以要求經費補助為要務。

經國先生到地方視察從來不發放紅包,我也信守這個傳統,地方所需經費已列在年度預算,我從未給一個紅包。但有些行政首長確實偏好以預備金當作紅包,施予地方小恩小惠,以顯示勤政愛民的個人形象,對此我不以為然。

行政院長郝柏村率全體閣員列席立法院會議。
行政院長郝柏村率全體閣員列席立法院會議。

行政院長郝柏村率全體閣員列席立法院會議。

好總統不需一直做,但要一直有好總統 

綜觀我33個月內視察地方心得,台灣的地方自治是推不動的民主破車。民主不能沒有選舉,選民素質決定選舉品質;但如何提昇選民素質,卻遙不可期。老實說,在地方自治中,執行公權力與拉攏選票永遠是對立的。依我體會,台灣乃至全中國實行地方自治,過去50年台灣地方自治的成敗得失必須檢討。我以為地方自治僅能有省及縣市二級的首長及議會的選舉,鄉鎮級選舉應廢除。

縣市首長應採一任不得連任制,任期可延長至五年,使每一當選的縣市首長全力依法執行公權力,不必為顧慮連任選票而處處瞻前顧後。

菲律賓前總統羅慕斯將軍於卸任後來台北訪問,承《聯合報》王必成董事長邀宴相見;羅將軍與我同時任參謀總長職,他是菲律賓駐華大使的公子,我與他相交已久。羅將軍繼艾奎諾夫人後擔任總統,六年政績頗佳,但限於菲國《憲法》,不能連任,在這次宴會中,他有感而發地說,六年任期對一個好的總統太短,對一個壞的總統則又太長,言下之意頗為自己不能連任而惋惜。但我認為,民主品質不成熟的國家,仍以不採連任制度為宜,民主制度

不是靠一個好總統不斷連任,而是希望連續產生好的總統。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