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僅花7年躍升鴻海要角,締造25倍營收成長

蔡立勳
遠見雜誌

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的一舉一動,向來是眾人焦點。他近期最常掛在嘴邊,喊得震天價響的,便是全力推動智慧製造,搶進工業互聯網;今年初,鴻海召開十年來首次臨時股東會的最大原因,就是討論子公司「富士康工業互聯網」(FII,Foxconn Industrial Internet)到上海A股掛牌的議案。

鴻海以工業互聯網到上海A股插旗,除市場募資力道夠強、透過分紅配股留住人才;更重要的是搶搭中國大陸「2025中國製造」計畫,藉由政策利多,運用中國人才、資金與市場,構建工業互聯網生態系統。

事實上,鴻海想力拚智慧製造、工業互聯網,除了FII這隻腳,由董事長朱復銓領軍的樺漢科技,也被外界視為關鍵要角。這家公司也是鴻海軍團近幾年成長動能最快的代表之一。

今年3月6日,朱復銓自樺漢總經理升任為董事長。進入公司七年多的他,已接連併購十家企業,帶領樺漢快速成為工業電腦(IPC)大廠。

數字會說話。朱復銓2011年升任樺漢總座時,當年營收僅14億;去年,營收已成長至354.47億元,與2016年的145億相比,年增率144%;今年第一季營收108.04億,也寫下連三季營運破百億的紀錄,全年營收上看500億元。

時間拉回1999年,當時的工業電腦廠磐英,獨立旗下部門成為樺漢。2006年、2007年,瑞傳、鴻海陸續入股樺漢,成為最大的法人股東,目前鴻海集團持股約48.67%;2011年,鴻海派人接手樺漢。

2014年上市後,樺漢馬不停蹄展開併購腳步。朱復銓過去受訪時曾強調,在考慮投資一家公司時,著眼的是該公司未來三至五年的發展,因為一家公司短期的優勢不代表會是長期的優勢。

併購時的首要重點,是檢視自己有什麼能力投資這家公司、投資後能否幫助解決目前的問題,創造雙贏。若是一昧的投資,最後只是兩敗俱傷。「他的併購策略確實相當成功。」台新投顧研究部副總黃文清觀察。

策略奏效,就連有IPC教父之稱的研華董事長劉克振,都曾於三年前在自家股東會上讚許,樺漢創造的代工商機,結合鴻海的製造實力,是很厲害的模式。

目前樺漢的組織架構,包括樺鼎精密、瑞祺電、沅聖、南京亞士德、皇睿、樺緯物聯、美國AIS、德國S&T及Kontron,策略合作夥伴則有鈺緯、帆宣。朱復銓日前指出,樺漢已大致完成併購雛形,短期內,將著重整合各項技術、資源,待投資效益完全發酵後,才會尋找下一標的。

「各位再給我四年時間,樺漢會變什麼樣子?」「我在做任何規劃,都不是看眼前,每一步走下去,都可以奠定我未來的成長動能。」朱復銓在今年4月的法說會上,面對法人輪番提問時,自信滿滿。

6月28日,樺漢舉行股東常會。前一天甫結束出差行程的朱復銓,隨即又到公司開會直到晚間11點多;隔天一早,他在面對股東的犀利提問時,不見絲毫疲倦,而是有條有理地逐一回答問題。

會後,朱復銓向在場媒體透露,為了研究中國的智慧製造商機,他自去年11月長駐富士康的深圳龍華總部,每天工作到晚上8點半,緊接著連線台北公司討論營運規劃,直到11點半,一天工作長達16小時。談到在龍華廠區的生活,他笑說,自己能待在廠內兩週不出門,天天開會吃便當。

圖/郭台銘積極布局大陸,而集團底下子公司中,樺漢科技是重要的關鍵。

承襲鴻海集團全投入工作文化的朱復銓,在進入樺漢前,是鴻海昆山筆電廠的資深協理,也是業界眼中的「拚命三郎」。為了求快、求好,他一試成主顧,成為百元快剪的常客,甚至找到100元理髮附帶洗髮的店家,連瑞祺總座洪德富也受他影響。

樺漢現階段營收多來自歐美市場。翻開去年財報,全年營收350億中,只有10至15億來自中國大陸市場,占比連一成都不到;但,朱復銓認為,2025中國製造計畫5000億人民幣(約2.31兆台幣)的商機,預計一至二年內就會顯現效益,樺漢在中國市場的營收占比可望躍升至五成,「這是讓我掉口水的市場。」朱復銓說。

也因此,做好中國市場布局以及讓樺漢的淨利率從5%提升至10%,是公司短期內的兩大任務。朱復銓指出,FII在中國上市後,將加速中國工業互聯網布局,樺漢將扮演底層的邊緣運算角色,整合子公司、策略夥伴資源,提供軟硬整合的完整邊緣運算服務。黃文清分析,樺漢是鴻海發展「無人工廠很重要的艦隊」。

去年9月,樺漢單月營收首次超前工業電腦龍頭研華,雙強競爭態勢底定。今年以來,兩者動作頻頻。不同於樺漢透過併購快速成長,研華無論是併購或入股一家公司的金額都小很多,採取共創模式的策略,結盟上下游,進軍智慧製造、工業4.0。

無論這場龍頭之爭結果如何,可以確定的是,樺漢透過併購、策略合作打造的艦隊,已逐步站穩在鴻海集團的地位,下一步棋怎麼下,業界都很關注。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