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采潔回歸樂壇 不怕被黑用愛擊退寒冬

·4 分鐘 (閱讀時間)

郭采潔出道13年,於2020聖誕節、也是出道日,推出新單曲《NaKuNa》重返音樂星球,同時也揭開她即將發行的電子趣味專輯《Vol.13-1986數羊》的序章。昨日 (2/2) 她宣布推出第2首單曲《Never Let Me Go》,宣示用愛撥開寒冬,邀請大家進入郭采潔的東方音樂夢!

暌違多年再發片,郭采潔成立新音樂廠牌,由新潮的Synth-Pop再出發,與電子音樂製作人伊德爾攜手打造全新專輯,她表示一直以來聽的音樂沒有界限,什麼都聽,但最喜愛的電子音樂人則是Alphex Twins。這張全新的專輯濃縮了她身處變革之年當下的生活絮語和無窮的創意靈光,也向樂迷昭示她已站上自己音樂之路的新起點。

時序即將邁入金牛年,想過個什麼樣的新年?采潔說:「平安的年。」關於自己常被招黑,她則淡然說:「大家開心就好,我做好自己本分並自重的事。」最後她仍關心疫情,被問到自己的防疫方式,她回「時刻警惕,但平常心」,可說是酷酷惹人愛!《Never Let Me Go》MV於今日 (2/3) 在Nomad City Records官方YouTube頻道首播。

2020年是不安定的一年,全球都籠罩在失序的傷痛下,大多時間都只能關在房內與自己作伴。身為地球一份子的郭采潔也不例外,她曾因此陷入焦慮、失眠,期間更經歷了一場輿論風暴,在自我治癒傷痛後,重新振作,開始思考與創作,並自創音樂廠牌「Nomad City Records」,秉持「讓電子律動講故事,讓無限靈感去遊牧」的宗旨,打開屬於自己的全新音樂版圖。

曾經受傷的她說:「音樂成了治癒我的一劑解藥,也期待著能用同樣的溫暖,安撫更多受傷的心靈。」新專輯《Vol.13-1986數羊》的創作背景,就是2020這瘋狂之年,在不可控的創傷接踵而來、全體人類遭逢不可磨滅的創傷下,郭采潔希望將電子樂的魔法化成一劑給世界的溫柔!

最新單曲《Never Let Me Go》走東方幽夢風,引用清朝詩人張潮《幽夢影》中的經典詩詞「花不可以無蝶,山不可以無泉」,藉其東方浪漫主義,表達一種愛情觀念的歸宿:愛與被愛的兩方,永遠身處在一場相互較量的遊戲中。歌曲創作的另一個靈感概念,來自於奧斯卡大導演伍迪艾倫電影《解構哈利》(Deconstructing Harry),男主角在片中突然「失焦」,讓他呈現模棱兩可的狀態。

鏡頭無法對焦,身邊的人更看不清他,只有讓大家都戴上眼鏡,來適應他的「失焦」,這是對自我生活摧毀、解構又重組的過程。對此,郭采潔表示:「我很喜歡讀詩,那些沒說透的,或赤裸的,都在詩句裡舞動。」至於《解構哈利》,她說:「電影中失焦的人,當時看到就印象非常深刻,雖然影片中沒具體描述,但在創作這首歌時,那種自身在愛裡模糊了的表達,也伴隨著我完成了這首歌。」

如同張潮《幽夢影》是清言隨筆小品,《解構哈利》是伍迪艾倫的自傳式表達。郭采潔《Vol.13-1986數羊》專輯也像是一部屬於她個人的小品選集。所有的創作內容,都來自她的生活絮語和日常靈感漫遊。2020年疫情期間,她嘗試自取素材,用自導自演自拍自剪的形式,為自己創作的一系列原創音樂配上短視頻,完成了她的生活自白。

提到新歌《Never Let Me Go》,郭采潔說:「最開始,是在去年的5/20,為了給影片配樂,而有了demo,想以synth-pop、vaporwave這樣緩拍律動的輕巧,去表達一種炙熱又稍縱即逝的愛的感受。」

這次《Vol.13-1986數羊》專輯製作,郭采潔全程參與。她非常珍視這次回歸,從籌備之初,就經常在社群發布新專輯的相關內容,有時是一段旋律,或者一則「手工影片」,之所以叫「手工」,全因從靈感、創意、拍攝到剪接,她都親自操刀,百分百用她手機的app製作而成。

儘管影片只有數分鐘,但可能花費她熬夜一整晚,不過她樂此不疲,「每經歷一個角色,都是一次抽絲剝繭,都能讓這個交集再擴大一點兒。」郭采潔的手工影片中有普普塗鴉,也常出現動物,有貓咪、金魚、乳牛和羊咩咩等,非常可愛。

(照片提供/NCR遊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