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土文學論戰 向陽:余光中晚年悔不當初可惜難以挽回

NewTalk 新頭殼
新頭殼
鄉土文學論戰 向陽:余光中晚年悔不當初可惜難以挽回

鄉土文學論戰 向陽:余光中晚年悔不當初可惜難以挽回.

鄉土文學論戰 向陽:余光中晚年悔不當初可惜難以挽回

 

 


新頭殼newtalk

 

詩人余光中辭世,當年(1977年)他和唐文標、顏元叔的「鄉土文學論戰」,所發表的〈狼來了〉一文又引起文壇爭論;知名詩人林淇養(向陽)今天清晨在臉書po文指出,余的過世如葉枯落地,讓他相當錯愕不捨,對於余當年撰寫〈狼來了〉一文直指當時的鄉土文學是「工農兵文藝」,向陽認為,這個指控對余光中往後的文學令譽造成了相當巨大的傷害。

向陽指出,余到了晚年對「鄉土文學論戰」曾表示:「當時情緒失控,不但措辭粗糙,而且語氣凌厲,不像一個自由主義作家應有的修養。」政治上的比附影射也引申過當,令人反感,也難怪授人以柄,懷疑是呼應國民黨的什麼整肅運動。想來也是悔不當初的,只可惜已然難以挽回。

與余光中在生命中曾有交集的林淇養與林彧兄弟,曾受余光中賞識,後因立場不同而漸行漸遠。但在余過去後,也提出了近身的看法;向陽指出,余光中在一生中,「參與過大大小小的論戰,從年輕到晚年。年輕時他和紀弦、蘇雪林、言曦論劍新詩,後來和洛夫之間也有「天狼星論戰」;中年時和唐文標、顏元叔的「鄉土文學論戰」。 向陽指出,事實上,年輕的余先生也曾是「激進份子」。1960年代他負責《文星》雜誌詩頁,也寫過不少主張「西化」的文章,盛讚過李敖主編的《文星》雜誌「是勇敢的,它不按牌理出牌,而且,只要看準了,往往全部show hand,決不逃避。」他還曾以〈剪掉散文的辮子〉批判當時流行的散文界是「紙業公會最大的恩人,它幫助消耗紙張的速度是驚人的。」是年輕時的銳氣、才華和激進,樹立了他的風格和聲名。

向陽說,如今他已遠行,缺憾都還給了天地。無論他生前喜不喜歡、滿不滿意這塊土地,他的文學終究還是台灣文學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西子灣來去的波潮,也將永遠記得他的容顏。

★更多追蹤報導

比較余光中與馬偕博士
誤轉余光中文章 文茜小妹「糗大了」
余光中強悍啟蒙 讓林懷民「文青化蟬」
余光中《西子灣在等你》 將生命寫進中山大學
愛妻是繆思女神 文友成家中常客

--------------------------------------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