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自隆》莊豐嘉需要道歉嗎?

·3 分鐘 (閱讀時間)
鄭自隆》莊豐嘉需要道歉嗎?
鄭自隆》莊豐嘉需要道歉嗎?

【愛傳媒鄭自隆專欄】國慶日,華視總經理莊豐嘉在鎖好友的FB發言,說是幽靈國慶,引起一些批評,甚至連華視新聞公評人都跳出來要他道歉,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也要公廣集團檢討,一週提出報告。

莊豐嘉需要道歉嗎?這件事可以從幾個層面來討論。

首先,在體制之內就不能反省批判體制?說要到華視送冥紙的人就是這種思維,這與主張吃台灣米、喝台灣水就不能贊成一國兩制一樣荒謬,典型的醬缸文化,體制的極致就是國家,因此在國家體制下成長,就不能反抗國家,如果這也講得通的話,那吃清朝米、喝清朝水的孫文,就不能革清朝的命?受日本人栽培,讀醫學校、當醫生的蔣渭水就不能反抗殖民統治了?

其次,應思考的是某人擔任某個職務,就要隱藏自己的立場或意識形態嗎?

如果某人的職務涉及公共利益,當然在專業上,某人應該24小被監督,但對與專業無關的政治信仰意識形態有必要刻意隱藏嗎,他的政治信仰若沒有妨礙到專業的公正性,刻意隱藏就是矯情、偽裝,我們鼓勵矯情偽裝嗎?如果我們都同意「任何人不需要為政治認同道歉」,那莊豐嘉為什麼要道歉嗎?

第三,平台的問題,如果莊豐嘉使用華視的網路平台,那確實不當,但莊使用的平台是封閉式的,侷限於有加入的臉友,不是不特定的群眾,不符合「意圖散布於眾」的概念;其次,因為是封閉式的「莊豐嘉」平台,所以他的po文僅代表「莊豐嘉」個人,而不是「華視總經理」。

舉個例子來說,這就如同莊豐嘉在家裡客廳和朋友聊天,譙某某黨某某人,這是他個人立場的陳述,與「華視總經理」這個職位無涉,換言之,即使他不當華視總經理,他譙某某黨某某人的立場仍然沒有改變,紛擾的發生,只是在客廳聊天的朋友,將他的話錄音擴散,如是而已,他需要道歉嗎?

另外值得討論的是一位擔任華視#52新聞公評人的教授,也加入責難,主張莊要道歉;如果他以教授,甚或觀眾、公民的角色參加討論,完全沒有問題,但以「華視新聞公評人」的身分發言,恐怕不當。

新聞公評人主要以體制外專業的身分,參與新聞產製的觀察,提供客觀建議,換言之職務重點在「內容」的事後檢討(請注意,事前介入是妨礙新聞室獨立、侵害新聞自由),雖然委任項目有一項是「新聞台之營運管理」,但這不應該解釋為包山包海,而是僅限於與新聞自由有關事項,如主管對記者新聞自主的不當干預;新聞公評人不應介入「管理」,如主管的工作分配權或考核權;更不應該涉入「治理」,總經理言行是否適當,屬董事會的考評,新聞公評人不應置喙。

莊豐嘉的「幽靈國慶」讓我們釐清言論自由的範疇,即使在體制內工作,其政治信仰意識形態仍應被尊重,不是嗎。

作者為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兼任教授

照片取自莊豐嘉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