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界自保運動也太早了吧

劉心月
·3 分鐘 (閱讀時間)

首班武漢台胞專機日前返台後,引發社會不少議論。有醫界人士日前發起「醫療人員支持政府堅守防疫底線」的連署,據稱僅短短不到兩天,已有11萬多名醫師、護理和醫療人員連署,相當於全台有1/3的醫療人員支持,因響應者眾,一般民眾的連署也已啟動。

看來這項連署頗為迎合當前台灣的社會氣氛,甚至可能會成為主流共識。然而,檢視這項連署行動,卻有發起時機、連署人身分以及適法性的三大不合宜。

首先是連署發動的時間。連署者提出的訴求是「全台負壓隔離病床只有1100床,隔離收容所也嚴重不足」,因此拒絕所謂的人情勒索,不可無限制地接回滯留大陸的台商、台眷、台生等。這話乍聽之下合理,問題是,有誰說過要「無限制接回台灣民眾」?這根本就是個假議題。再者,相對各國,台灣目前新冠肺炎的確診病例數為18例,算是低的,第一班武漢專機也僅有1名確診者,就算台灣相關醫療設施有限,現在就急吼吼地提出自保運動,也未免太早了吧!

其次,這次連署行動的發起人是台灣基進黨提名的不分區立委、醫師吳欣岱,並由前民進黨立委林靜儀等人共同召開記者會,她們的政治立場眾所周知。而連署行動訴求強調「必須由本國防疫人員陪同」看似是醫療上的考量,實則是一項政治性的訴求,即使是其他國家的撤僑專機,也沒有該國防疫人員到大陸陪同檢疫,提出這樣的要求,難免給人政治性操作的聯想。

再說到醫界人員快速的連署,更是令人瞠目結舌。這些連署人對《日內瓦宣言》應不陌生,因為每位醫學生畢業時都要宣告這項誓詞。宣言內容包括:「作為醫學界的一員…我將不容許有任何年齡、疾病、殘疾、信仰、國族、性別、國籍、政見、種族、地位或性向的考慮介於我的職責和病人間」。換言之,醫療人員根本不應該對病患存有分別心,即使是交戰中的國家,都不可攻擊醫療設施,就是因為無私的醫療人員是全體人類共同的資產。參與連署的台灣醫護人員們,內心不會感到慚愧嗎?

就算基於保護本國人醫療權益的考量,也不該是醫界發起這樣的連署,合理分配醫療資源應由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以行政官員的身分進行;越俎代庖凸顯部分醫界人士的道德缺陷。

最後談到適法性的問題。根據司法院大法官釋字558號解釋,「於台灣地區設有住所而有戶籍之國民得隨時返回本國,無待許可。」這是一項重要的憲法原則,有戶籍的國人要回國,是一個絕對的權利,任何情況下政府都沒有否准權,所以這項連署恐怕並不合法。

應該沒有人會反對救治要考慮醫療能量,然而,就算想自保,好歹也等醫療負載量確實出現疑慮時再提出相關訴求也不遲吧!這麼早就「未雨綢繆」,台灣只會給世人一種十分自私的印象。

何況,台灣一直自詡醫療進步,又有抗SARS經驗,是全球公衛的模範生,可以提供各國最有效的協助,如今怎麼竟反而領先各國最早對自己滯留武漢的同胞說NO?這種作為能為積極想進入WHO的台灣加分嗎?蔡政府請想清楚。(作者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