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病平台】捐肝給父親在肚上留下十公分傷疤,會後悔嗎?

·6 分鐘 (閱讀時間)

「會後悔嗎?」提筆前,我試問自己。

思緒回到2020年7月,健壯的父親確診肝癌,原本想說把肝臟腫瘤切除就好了,但經過多專科團隊及肝臟移植醫師們共同討論後,卻認為若能即早做肝臟移植手術的話,長遠而言會是較好的治療方式。對於本就從事器官移植協調師工作的我而言,面對這樣180度的大轉變,仍然受到不少驚嚇,畢竟相較於部分肝臟切除,肝臟移植是一個牽連更廣、更重大的手術;正因為我熟知移植的優點與風險諸如手術本身的困難程度、合併症以及對於病人未來生活的改變,所以不免俗地想逃避它、想要試試看其他治療方法,或許有機會不用換肝?但我也很清楚有許多肝癌病人在經歷各種辛苦治療後,最終仍走向肝臟移植的道路,彼時健康條件卻已大不如前,在條件不盡理想的狀態下將面臨移植手術難度提升、成功機率下降、合併症發生機率上升的困境,甚至有些人已出現遠端轉移、連選擇肝臟移植的機會都沒有了。經過一番天人交戰,我心裡已做好要說服父親接受肝臟移植的決定,也嘗試跟爸媽及弟弟解釋肝臟移植的相關資訊,雖然都是平常在醫院裡對病人家屬講過無數次的內容,但當對象變成自己的家人時,心理的波動還是比較大的,家人間流露的任何一絲情感都能明顯感受到,我了解他們的無助、不確定感,立足於女兒及協調師兩個角色之間,一方面要給予家人支持,另一方面又要展現協調師的專業,真的好難。

總算,在醫生不厭其煩的解說後,全家總算是有了接受肝臟移植的共識,卻也明白在台灣要等待到大愛捐贈的肝臟,是需要靠緣分、緩不濟急的,活體肝臟移植成了主要的治療選擇,但捐贈者的挑選又是另一個緊接而來的重大課題,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回憶起協助過的許多案例,每位潛在的捐贈者都有各自考量或需面對的困難,舉目所見盡是人情冷暖、人生百態。第一時間我就決定要做肝臟捐贈者的評估,弟弟聽完說明後也挺身而出,我好擔心他誤以為捐肝只是件小事,又或是他自認為對家裡有義務的責任感與自尊心在作祟?數度談心後,我才確信弟弟是深思熟慮後做的決定。有弟弟共同分擔壓力,作為一個女兒、家屬、又是協調師的角色,心理負擔確實減輕了許多。在經過詳細縝密的評估後,醫療團隊決定選我作肝臟捐贈者,母親和弟弟知道後紛紛表示不捨或希望可以再評估看看,但在我努力說明下他們也能接受這件事情,成為我和父親最強的後盾,讓我們能放心地接受手術及安心的休養。

即使熟悉手術過程的我,真的要面對時還是會感到無比緊張與焦慮,我很相信醫院的醫療技術,但無法預測的意外仍有機會發生,術前我甚至交代男友及學姊們如果發生甚麼事情,千萬別忘記我要捐贈器官,我們還去拜拜求了個平安符祈求一切順利就好;手術前一天,母親一直陪在我旁邊,雖然就像平常一樣聊天,還不忘虧我要減肥,但捨不得及緊張的心情仍表露無遺,真的非常感謝舅舅、阿姨等人,能在百忙之中協助與陪伴母親,一起等待兩個家人同時進行移植手術時,那種度日如年的煎熬,回首這段日子,家人間的感情不只是血緣的關係,而是血濃於水的甜蜜負荷。

依稀記得術後在恢復室有很多人來看我,在手術恢復室的那晚就像南柯一夢,是腹部傷口的隱隱作痛將我喚醒。隔天轉回普通病房才知父親肝動脈不通又需進行緊急手術的消息,萬幸移植團隊的細心及快速的處理,雖然驚嚇了一下也馬上讓自己平靜下來,躺在床上靜待緊急手術有成功的消息,只是苦了母親一整天的奔波跟操心。術後三天內真的很難受,傷口疼痛只能用刻苦銘心來形容,嘔吐、咳嗽、下床等動作,皆會讓疼痛加劇;護理師的本能讓我自動自發地做起了術後護理的流程,雖然辛苦,但我知道隨著時間推移,終有痊癒的時候,即使現在回顧,我仍然覺得我好厲害,竟然撐得過來!

整個活體肝臟移植過程要感謝的人太多,從一開始移植團隊的鍾孟軒醫師協助診斷、評估治療選擇、耐心的與父母解釋,到劉主任親自帶領團隊執行細膩的手術與迅速處理併發症的醫療決策,護理師們在忙碌中總是保持溫柔、不馬虎的照護,復健師專業的指導,協調師學姊們一路的協助與陪伴,真的很慶幸有這麼一群可靠的夥伴支撐著我;另外,母親和弟弟無微不至的照顧,也是讓我和父親恢復良好的一大原因,雖然母親現在還是會跟我說「要動到我女兒,我仍然反對,但因為妳是我女兒,所以我尊重妳的決定」,充分顯現母愛的偉大,弟弟也表示家裡有他在,讓我專心養病就好,男友也扎實地讓我當了三個月的公主,如此堅強且得以信任的醫療團隊及家人,使此次活體肝臟移植手術更加完善且順利。

如此重大的手術,父親和我很幸運地沒有遇到解決不了的併發症,父親現在也能完美適應術後生活,移植一事已成了家裡茶餘飯後、輕鬆聊天的話題,為彼此付出的感動仍銘刻在心裡。這次的經驗讓我更能同理待贈者、捐贈者及家屬們的感受,我還能針對移植前可能體驗到的各種檢查、治療、感覺,用更生動的過來人經驗清晰地傳達,肝臟捐贈手術雖然在肚子上留下了一道十公分長的傷疤,但這條線卻緊緊繫住了我與家人的關係,在臨床工作上也獲益匪淺。收筆前,我又問自己一次:「會後悔嗎?」答案是「不會!」

※本文轉載自:元氣網醫病平台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