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病決策平等 病人也是老師

·2 分鐘 (閱讀時間)

「自己滿喜歡和人接觸的,也喜歡照顧人,從醫過程大多數的互動都很正面,而且台語講得很OK,可以很快拉近醫病距離,個人特質上很適合當醫師。」

振興醫院泌尿部主治醫師的楊景偉說,從醫除了專業學習外,實際診斷與臨床治療幾乎有別於教科書,不只學術上的知識要有,外科也很要求技術,這是長時間的積累,沒有捷徑。

「剛開始有電腦的時候,去參加電腦魔術方塊比賽還獲得了冠軍,打電動和腹腔鏡、達文西機械手術有很多類似的地方,尤其需要手眼協調,外科醫師的全人學習相當重要,不只技術,更要互動,這也是行醫多年一直在學習的地方。」

楊景偉說,當上主治醫師後要擔起更多責任,這時醫病溝通特別重要,在病情解釋上,常常提醒自己不能高高在上讓病人沒有選擇,他們會來找你已經肯定了你的專業,很多病人和家屬是有許多疑問的,醫病決策已經是現在不可缺少的部分,尤其從醫這麼多年,各行各業如校長、律師、醫護人員、公務員、外送員等都接觸過,診間就像是小教室,見聞不少。

「自己雖然是醫師,但當自己真的照顧長輩時,更能體悟家屬在照顧上的考驗,因此當自己為他人看病時,對他們的處境也更能感同身受。」

記得前幾年出國到英國進修微創手術時,外國的醫病和國內相當不同,他們平時很少找醫師,真的來看病都是已經有問題,台灣很多真的只是來「看」醫生,更多的是想得到心理上的支持,醫師雖然能醫病,但很多時候鼓舞或許才是當下最好的治療。

楊景偉笑說,他很喜歡釣魚,雖然自己並非釣魚好手,不過釣魚會深刻感受到努力和收穫或許不成正比,但這就像我們人生一路走來的縮影,總有拚拚看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