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拉崩跌土耳其人苦難降臨 敲鍋打盆抗議百物漲

·5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安卡拉特稿)與同年初相比,土耳其里拉當前跌幅逾2018年夏季貨幣危機時;23日一天內連破兩個整數關口後,民眾上街敲鍋打盆抗議百物皆漲。「今天沒買明天就買不起」的心態令人苦不堪言。

「冬天到了,我們得幫小孩買靴子和外套,但是這個月只能夠買靴子,大概沒辦法買外套。」芳達(Funda Ozdemir)說:「今年想要在同一個月把兩件必要商品買齊,那根本不可能。」

她告訴中央社記者:「沒辦法像去年那樣了。」

家住安卡拉巿中心的芳達昨晚與丈夫厄茲德米爾(Hamza Ozdemir)帶著兩個小孩到麵包店採買,本來1個只賣1里拉(約新台幣2.32元)的麵包已經漲到1.75里拉,明天開始還會再漲到2.25里拉。

「百物皆漲。」老闆娘迪列卡.阿坎(Dilek Akkan)說:「外幣漲那麼兇,麵粉、油、電費、瓦斯、稅金,我們總得反映成本。」

厄茲德米爾說:「只有薪水沒有漲。」

安卡拉昨晚天氣濕冷,麵包店對面的超級巿場門可羅雀。不過老闆阿拉克(Cengiz Alak)否認生意不好跟天氣有關。

他說:「土耳其巿場正在出現兩種情況:人變窮、原物料短缺,巿場因為經濟危機而面臨極大不確定性。」

土耳其通膨率從1月的14.97%,8月以來的3個月分別飆至19.25%、19.58%、19.89%。自詡「利率敵人」的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認為緊縮政策無法抗通膨,施壓央行政策轉向積極寬鬆周期。央行貫徹總統意志,9月23日、10月21日、11月18日分別逆勢降息100、200、100個基點,加劇里拉貶值。

2018年里拉貨幣危機時,兌1美元匯價還在「7里拉保衛戰」。那個夏天里拉曾日跌16%、較當年初跌40%。

然而,里拉兌美元匯價本月12日、18日分別貶破1美元兌10里拉、11里拉兩個心理關卡。艾爾段22日晚間繼續抗拒緊縮,矢言在「經濟獨立戰爭」中致勝。此一政策宣示變成里拉的重大「破口」,23日一天內甚至接連跌破1美元兌12、13里拉兩個整數關口,單日貶值15%,連續第11個交易日創新低。

里拉兌美元今年以來累計下跌45%,幅度較2018年夏季有過之而無不及。

高通膨讓民眾成為驚弓之鳥,對價格波動無比敏感。能源與自然資源部長唐梅茲(Fatih Donmez)日前宣布於今天凌晨零時調漲油品價格。結果加油站昨天下午開始大排長龍,直到深夜都還排到馬路上。

安卡拉巿中心某加油站業者昨晚告訴中央社記者,他所屬公司這次汽油每公升漲1.02里拉、柴油1.06里拉、液化石油氣(LPG)0.65里拉,漲幅分別達11.7%、12%、9.3%。

「美元變貴那麼多,導致(土耳其國內)百物皆漲。」深夜開車排隊加油的顧客柯爾達(Efe Kirdag)說:「我們現在都不知道價格明天又會變怎樣。現在賣1里拉的商品明天可能會賣2里拉、3里拉,我們無論如何都要現在就買到。」

「麵包不能買來放,但是油料存放個幾天倒還可以。」加油島另一側的顧客卡雅(Suleyman Yahlcin Kaya)坐在駕駛座上受訪時說。

坐在副駕駛座的卡雅妻子艾滕(Ayten Yahlcin Kaya)說,大家都很緊張,因為漲價太迅猛了,「人們非常不安」。

獨立新聞網站Bianet報導,光是11月以來里拉已貶值32%,幅度之高舉世無雙,把民眾逼上街頭,針對經濟危機和生活費飆高沉痛怒吼。在野黨呼籲將原定2023年登場的總統和國會大選提前舉行之際,示威群眾要求執政的正義發展黨(AKP)政府辭職。

反對派媒體Tele1電視台報導,首都安卡拉和第一大城伊斯坦堡之外,西南部的第3大城伊茲米爾(Izmir)、中部艾斯基瑟希(Eskisehir)、北部黑海濱的薩姆森(Samsun)、西北部柯加里省(Kocaeli)等地,23日晚間都有民眾走上街頭。電視畫面可以聽見暗夜示威的群眾猛敲鍋碗瓢盆表達不滿。

位在安卡拉、擁有熱衷社運傳統的頂尖大學中東科技大學(METU)學生高喊「中東科技大學槓上正義發展黨」,要求政府下台。土耳其工人黨(Workers’ Party of Turkey)約50名成員則在卡拉科伊區(Karakoy)中央銀行伊斯坦堡分行前方拉起寫有「你們搞砸了、等著被起訴、政府下台」布條。

報導認為,艾爾段的非典型貨幣政策觀點加速近期里拉貶值。中央社記者詢問超巿老闆阿拉克,里拉暴貶是否起因於總統時,他沒有就此直接回應。

「我覺得是中央銀行失策造成的。」他說。

「我非常擔心,不知道明天會怎麼樣,很害怕。」阿拉克表示:「每個人都很驚恐,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事?價格還要漲到什麼程度呢?」(編輯:馮昭)110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