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笑顏 醫護送小傑的禮物 |小兔子的奇幻旅程 |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李宜庭 採訪/撰稿 羅哲超 攝影/剪輯

上週我們的節目內容,帶您看到,才三個多月大的唇顎裂寶寶小兔子,跨越兩百多公里的距離,遠從花蓮到台北就醫治療。不過,因為小兔子體重太輕,只有4.9公斤,為了讓手術能夠順利進行,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的陳國鼎醫師團隊,為寶寶展開了一場「十天增重計畫」。而這次的唇鼻重建手術,醫師團隊如何克服困難,替孩子修復外表的缺陷呢?小兔子的奇幻旅程下集,華視記者李宜庭、羅哲超,深入手術室全程紀錄,帶您一起來看。

2020年11月4日,唇顎裂寶寶小傑,進行了人生中第一次的手術,唇鼻重建。大單鉤11號(刀)說:「好開始了喔」。

其實,小傑要能成功進到手術室,歷經了長達16天的醫護團隊大作戰。小傑,出生三個多月,是名早產兒,十月中,陳國鼎醫師到花蓮訪視,發現他只有4.5公斤,沒有達到唇顎裂寶寶第一期唇鼻修復手術的最低門檻,術前醫療團隊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得將他養胖,為期十天的增重計畫,目標往6公斤逼近。小傑能達標嗎?

蘇一宇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新生兒加護病房主任說:「早產兒又合併有一些,先天性異常,其實他每天每公斤需要的熱量,比一般正常的孩子要來得多,可是他就已經有這個,會造成吸奶困難的問題,你要他吃得比一般,沒有這個問題的孩子還要多,其實是有點困難的,所以我們能做的事情,是增加他的奶的濃度」。

小傑來到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住進新生兒加護病房、隔離餵養,在24小時照料下,他改喝高熱量的早產兒配方奶。這是今天第幾次(餵)大夜就吃了說:「第四罐了吧」,醫師護士當起爸爸媽媽,一天得餵上八餐,幫他補足營養,果然,小傑的體重逐日成長。蘇一宇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新生兒加護病房主任說:「唇顎裂的孩子,他在吸奶的時候,就會吞入更多的空氣,造成胃脹,因為都是氣嘛,所以他一餐能吃的奶量,就會受到限制了,少量多餐,他比較能夠克服這件事情,吃到他足夠的奶量」。

護理人員照顧他的方面有沒有什麼困難說:「困難倒是沒有,只是說要讓他適應奶量,小朋友可能需要一點點時間」。

手術倒數,每分每秒都得掌握小傑身體狀況,不過,一關過了還有另個難題,醫療團隊發現,小傑唇鼻矯正並不理想,他們得重新調整牙蓋板。陳姵璇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齒顎矯正科醫師說:「這裡可能不夠,調整一下,唉唷你好棒喔,好乖好乖喔,左側好,阿姨幫你調,阿姨要先拿下來喔,先借我一下喔」。

媽媽來囉好說:「他怎麼會在這裡,討抱抱啊,媽咪抱抱嗎,好,有變胖嗎,有有有胖很多,胖很多」。

為了賺錢養家,照顧小孩,小傑的爸媽無法陪孩子北上就醫,但手術前一天,小傑媽媽帶著滿滿的思念,終於抵達北醫見到孩子。還真的還滿不錯會笑說:「很會笑,一直笑,知道人家在拍他」。

陳國鼎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顱顏中心主任VS.王富妹小傑媽媽說:「明天就要手術了,體重目前還不錯,到昨天晚上,我們大概已經增加700公克,700公克很不錯了啦,今天一天大概,好一點再來個100公克,差一點他每天大概有30公克」。

(來小心有床喔)都很緊張,那麼小就進去,小傑加油,哥哥姊姊他們在等你喔」,我們獲得家屬與院方的同意,做好萬全的防護,深入手術室記錄小傑的手術過程,小傑是雙側性唇顎裂,比起單側性唇顎裂,手術更繁複也更浩大。手術檯上,小小的身體,面對的是大大的考驗,承載著家人的希望,勇敢的小傑,在手術室裡努力奮鬥。

李宜庭記者說:「今天對小兔子來說是重要的一天,他正在進行第一次的手術,也就是唇鼻修復手術,時間預計在三個半,到四個小時內完成,而現在已經進行到第二個小時」。

王富妹小傑媽媽說:「因為還小這樣開,我們會怕怕的,醫師有請你們不要緊張,對對對他就叫我們不要緊張,他說相信他」。

陳國鼎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顱顏中心主任VS.王富妹小傑媽媽說:「媽咪大概順利,就像昨天跟你講的,我們大概做出來的樣子,這邊會收得很窄,所以你看起來的時候,他的鼻子會有點這個樣子,這邊要特別拉得窄,因為他一定還會再變寬,那唇線那個,這個地方都還做得不錯」。

王富妹小傑媽媽說:「非常期待,讓爸爸他們,看到他最帥氣的一面」。

媽媽進來囉現在還茫茫的說:「他等一下還會越來越醒,剛剛已經在偷偷張開眼睛了」。

記者VS.王富妹小傑媽媽說:「媽媽覺得小傑看起來怎樣,有啊比較好看一些了,以後會變帥哥喔,對啊這樣爸爸就不會擔心了」。

歷經三個半小時的手術,醫療團隊、成功替小傑修復了顱顏,這也是一場愛的工程。陳國鼎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顱顏中心主任說:「這種雙側裂寶寶他開始的時候,鼻孔都很寬很扁,那你要做成接近自然的鼻孔的時候,你兩邊鼻孔要收得夠窄,小傑他的手術會有點困難是因為,他前面那一塊骨頭前顎,太凸了一點點,那所以肌肉要縫合,過來的張力是滿大的,這還算很好,我們達成了我們希望的目標,那我們再把他做出一個,我們叫唇弓,他的兩條疤痕,就是他的新的人中的位置」。

唇顎裂,是最常見的先天顏面缺陷,隨著少子化和產檢等人為干預,台灣唇顎裂寶寶的機率,從500分之一,下降為800分之一。2019年,台灣17萬7千多名新生兒中,有280位孩子,就是唇顎裂寶寶,許多家庭,都遭遇過小傑爸媽曾經的煎熬。像小傑這樣的案例,在唇鼻修復、重建外觀後,9個月到1歲間,還要進行顎裂修復,而第三次手術則是牙槽重建。林志彬小傑爸爸說:「後來我也我希望的是,給他早點開(刀),然後那個痛處他們不知道」。

陳國鼎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顱顏中心主任說:「我告訴他們的事情就是說,現在跟他爸爸當年手術的情況,已經是不一樣了,那我們最近幾年,在努力的事情就是說,要讓我們一期的手術結果推到極致,要讓我們的二期手術的,比例盡量地降低,(像是)開上顎是影響他的講話,所以我們評估結果的好壞,是看他講話的清楚不清楚,那在我年輕的時候,百分之三十重開率,後來慢慢降到百分之二十,降到百分之十幾,目前是百分之五,那百分之五在全世界是前段班,就是第一名的水平」。

陳國鼎醫師,致力讓台灣每位唇顎裂孩子,都能得到平等照護。過去唇顎裂醫療資源集中在南北部,因此,他走出都市、深入偏鄉,盼能改善城鄉醫療差距。多年來,已經守護上萬名唇顎裂孩子長大。王富妹小傑媽媽說:「科技有比較好,我們知道如何去照顧怎麼用,因為醫院也有人教我們,我們就放心了,就變成說我們又有一種信心了」。

陳國鼎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顱顏中心主任說:「門諾(醫院)一直邀我去山巡,只是我現在還沒時間,那我也很想哪一天跟他們去山巡,我絕對相信在台灣的,這些山區裡面,我們還是可以找得出唇顎裂,沒有受到治療的小朋友」。

陳國鼎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顱顏中心主任VS.王富妹小傑媽媽說:「是跟臉垂直的方向進去,我們鼻孔是這個方向,不是這個方向,然後就把它轉直,然後你用手轉,然後就這樣就進去了」。

陳國鼎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顱顏中心主任說:「拆線完了之後,傷口好了就叫疤痕,疤痕照顧有疤痕照顧的一些方式,他的鼻子還需要一個,矽膠的一個鼻模去撐住他,才可以維持我們做的一個形狀,這整個照顧過程還有一段漫長的路」。

顱顏的缺陷,並非無法改變,醫療的投入,讓小傑能重綻笑顏,小傑爸媽也能卸下自責與悲傷,陪伴孩子一起成長,這是暖心醫護,送給他們最珍貴的禮物。陳國鼎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顱顏中心主任說:「小傑會讓我治療到,我相信是跟他的一個緣分,到目前為止都做得很好,那後面的事情,也需要媽媽繼續,密切跟我們配合,我們才能夠讓小傑手術的成果,能夠跟正常人一樣,能夠過著正常的日子」。

全程記錄,我們看見,無私的醫護,替唇顎裂寶寶與家庭,帶來愛和曙光,也讓醫療能量,如同種子般向外擴散。小兔子的奇幻旅程,尚未畫下句點,未來仍有諸多難關要闖,期盼他能克服困難,平安健康地長大。小傑閃耀精彩的人生,才正要啟程!

林志彬小傑爸爸說:「其實我也沒有想很多,只是讓他快樂就好了」。

王富妹小傑媽媽說:「他會平安就好了,平安長大就好了」。

他在哭的時候(鼻模)這上面會變白說:「這樣就可以了,看我可以進去(鼻腔)這麼多」。

2020.11.14,陳國鼎醫師再度到花蓮門諾醫院替小傑看診,確認鼻模配戴情況,以維持更好的鼻型,小傑未來加油喔。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