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韋昌嶺 再現基隆金馬賓館歷史

陳彩玲、柯宗緯/連線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基隆市文化局花費1年半時間進行田調、訪談,將歷史記憶寫成專書《重返韋昌嶺》及紀錄片。(陳彩玲攝)
基隆市文化局花費1年半時間進行田調、訪談,將歷史記憶寫成專書《重返韋昌嶺》及紀錄片。(陳彩玲攝)

基隆和高雄有全台唯二的金馬賓館,也是當時抽中「金馬獎」的阿兵哥,等候搭船至外島部隊的夜宿地點,兩處金馬賓館雖都不再營運,但仍是許多人重要的軍旅記憶。基隆市文化局花費1年半時間訪談,寫成專書《重返韋昌嶺》及紀錄片,其中就記錄了金馬賓館的歷史。

昔日阿兵哥夜宿地點

基隆市文化局長陳靜萍表示,《重返韋昌嶺》是大基隆歷史場景再現整合計畫其中一環,書中特別提及金馬賓館,她說,當時要前往馬祖當兵的軍人,等待船班時會感到不安、憂慮,但只要走進金馬賓館,他們的情感就會更加豐富,無論是即將要回到馬祖的無奈,或是船班停駛的喜悅、同袍相約等候的情誼等,存留了許多基隆軍旅的記憶。

當時基隆金馬賓館設有理髮部,老闆娘吳秋蘭自1969年開始工作,累積迄今已剪超過10幾萬顆阿兵哥頭。她說,許多士兵擔心下船會被檢查服裝儀容,到金馬賓館領船票時,都會順便理髮,最高紀錄一天為33名官兵理髮。

基隆金馬賓館分為二個時代,第一代位在仁愛區中山一路,1950年代建立,但許多軍人對它相當陌生,因為會入住的多數是軍官,也在1990年拆除,第二代位在成功一路,已停止營運,被店家招牌遮住外觀,但在原建築後方還可以看到一塊招牌寫著「金馬賓館理髮廳」,是唯一能認出賓館的物件。

高雄賓館變美術館

至於,高雄金馬賓館1967年落成,阿兵哥報到後,隔日再搭車前往高雄港13號碼頭集合,再搭運輸艦前往金馬、馬祖報到,有阿兵哥回憶金門島上石碑還寫著「前線逃亡,唯一死刑」。1998年軍力撤離,移交鐵改局後,閒置多年無利用。高市經發局副局長高鎮遠在都發局任職時則促成御盟集團活化,改造為當代美術館。

高鎮遠當年就在13號碼頭當運輸兵時,負責「押」阿兵哥入營,他提到,金馬賓館功能為「前送營」,大門寫著「一切為前線,一切為勝利」,提供軍官報到後等待船期,再送上運輸艦展開軍旅。

現在役期都只剩4個月,少有到離島當兵的機會,基隆市民政處說,義務役若有意願前往外島受專業訓練,只要按時到基隆搭船前往即可;高市兵役處則表示,現在到離島當兵,交通須自理,大多搭飛機到離島報到入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