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百合學運「改變所有參與者的人生」 當年學生代表成為政界中流砥柱

·6 分鐘 (閱讀時間)

今年是野百合學運30周年,而當年的學生代表、總指揮中,有許多人後來選擇走入政治圈,更有好幾個人成為政界的中流砥柱。當年參與學運的立委沈發惠認為,該場運動「改變所有參與者的人生」。回憶當年情況,時任總指揮之一的范雲提到,記得當年學生要撤離時,向旁邊支持民眾道歉的深刻情緒;沈發惠印象最深刻的則是,當年搭乘「野雞車」南下,號召同學來靜坐。

在1990年時發生的野百合學運,最多曾有將近6千名來自台灣各地的大學生,集結在中正紀念堂廣場上靜坐,當時提出「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以及「政經改革時間表」等4大訴求。包括文化部長鄭麗君、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桃園市長鄭文燦、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民進黨立法委員林宜瑾、范雲、沈發惠、吳秉叡都是當年的重要成員。

林宜瑾負責文宣 迅速製作第一手資訊、口號

談到當年的回憶,林宜瑾表示,她當時是東吳大學的校際代表,印象最深刻的是負責廣場文宣製作,要印給糾察線外的學生、群眾,作為消息傳遞,每天都會有訴求變化,就要製作不同的文宣。林宜瑾形容,當時就是訓練臨場反應、標語思考能力,還有請美術系畫漫畫、設計,文宣做好後,馬上去影印、做為跟群眾對話。

20200317-立委林宜瑾17日於立院院會質詢。(盧逸峰攝)
20200317-立委林宜瑾17日於立院院會質詢。(盧逸峰攝)

林宜瑾在野百合學運中,是東吳大學的校際代表,印象最深刻的是負責廣場文宣製作,要印給糾察線外的學生、群眾。(資料照,盧逸峰攝)

林宜瑾指出,當年參與野百合學運的過程中,學生們展現出對台灣政體的不滿,透過集體行動看能不能有所改變,同時野百合學運,也是各大學校際串聯的展現。

做出退場決定 范雲說這個情緒最刻骨銘心

范雲表示,對她來說,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就是「對不起民眾」這個情緒。范雲回想,當年在討論要不要撤退時,廣場大概有6千個學生聚集,旁邊還有兩萬民眾,有許多人喊「學生加油」,也有不少聲援的民眾不希望學生撤退,但當時學生們後來做出撤退的決定,可以說到現在還是印象深刻。

對於當時的情況,范雲表示,她當時擔任善後委員會召集人,最後要撤退前,還與決策小組的人去廣場的野百合雕塑前繞1圈,當時也向旁邊支持的群眾說「對不起」,一時的撤退這是不得已,但會記住他們的責任,也有承諾「會再回來」。

20200319-李明哲救援大隊19日主辦李明哲被抓三週年記者會,立委范雲出席。(盧逸峰攝)
20200319-李明哲救援大隊19日主辦李明哲被抓三週年記者會,立委范雲出席。(盧逸峰攝)

當時擔任善後委員會召集人的范雲,最後要撤退前,還與決策小組的人去廣場的野百合雕塑前繞1圈。(資料照,盧逸峰攝)

盼共赴國難 沈發惠南下回校號召同學參與

沈發惠則說,他當時是東海大學的校際代表,最深刻的回憶,就是因為很多中南部的同學,都要在中正紀念堂鋪睡袋過夜,但他上去兩天後,看到在場的同學不多,就搭乘「野雞車」回學校動員,希望多一點同學到場聲援。

沈發惠也說,當時他回到校園後,仿佛是恍如隔世,看到大家還在正常生活的同學們,跟在中正紀念堂的感覺完全不同,就也馬上鼓勵、聯絡各社團,盼大家共赴國難。沈發惠指出,那個時候有許多各校園的學運社團,因為不同的主張、路線,有的爭執很激烈,但也因為野百合學運全部放下恩恩怨怨,一起對共同的理想努力。

進入總統府見李登輝 吳秉叡遇見研究所老師

當時擔任校際代表會主席的民進黨立委吳秉叡表示,那時學生們要進總統府,跟前總統李登輝見面,是用遊覽車載去,還記得從中正紀念堂沿路上面,都是一大堆憲兵,每個人的壓力都很大,「是不知道結果如何的忐忑心情」。

前排左起黃信介、為前總統李登輝、前副總統李元簇。(新新聞資料照)
前排左起黃信介、為前總統李登輝、前副總統李元簇。(新新聞資料照)

前排左起黃信介、為前總統李登輝、前副總統李元簇。(新新聞資料照)

後來,到總統府後,吳秉叡表示,後來擔任副總統的李元簇,當時還是總統府秘書長,所以在學生代表去總統府時,在門口跟一個個學生握手,但李元簇也是他的研究所老師,看到他就露出驚訝的表情,他只向李說「學生,有自己的看法 」,李還回他「很好、很好」,讓他印象深刻。

「只要願意投入就有機會改變」

對於參與學運後的影響,林宜瑾表示,因為投入學運,所以因緣際會開始擔任政治幕僚,也把握學習的機會,了解立法院的政治運作,後來也回台南參選,一路在政治努力至今。沈發惠則說,一場野百合學生是改變所有參與者的人生,當時是一個大時代,大家一起反抗不義的國民黨政權,如果沒有這場學運,他可能就投入學術發展、甚至出國唸書,但是經過了學運洗禮後,深刻改變了他,甚至後來從政,回故鄉蹲點參選後,也是在政治路上,一路走到現在。

范雲則說,當年她作為抗爭者,現在進入體制,這是台灣民主的進步,她也會努力把台灣帶向一個自己20歲就想要的方向,對於政治,她認為不會希望永遠都只是訪問者,要參與、介入才有可能帶來改變,野百合運動的影響,就是不要只會嘲諷事情,只要願意投入就有可能改變。吳秉叡則說,學運後,他更堅定地認為,台灣必須走向真正的民主想法,維護人權也是他的信念,更對這個國家有認同,對於自己走上從政、替民眾爭取權利,是有正向的幫助。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張上淳籲大家別出國卻送兒子出國!」名嘴酸:張雅琴、館長又沒聲音了
相關報導》 「用巴拉圭口罩送巴拉圭叫捐贈?」羅智強批外交部:牛皮被拆穿竟要告人民

更多政治相關新聞
嘆「市長不好當」 韓:我頭髮都禿光了
國民黨玉璽曝光 與總統府國璽是雙胞胎
蘇揆宣示禁酬庸 魏明谷請辭掀波
高雄市長若補選 誰有機會?
吳釗燮:援助友邦因地制宜 台需求優先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