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典獎年度大獎 鍾文音摘桂冠

·2 分鐘 (閱讀時間)
文化部長李永得(左)頒贈金典獎年度大獎獎座予得主鍾文音。(記者王誌成攝)
文化部長李永得(左)頒贈金典獎年度大獎獎座予得主鍾文音。(記者王誌成攝)

記者王誌成∕台北報導

「台灣文學獎金典獎」二0二一年贈獎典禮十三日隆重舉行。文化部長李永得表示,文學界最高的獎項「台灣文學獎金典獎」的頒獎,尤其聽到決審評審團主席小野告知,今年金典獎是「寫作大爆發、作品大爆發」的一年,心中更是振奮。

金典獎是台灣等級最高、獎金最豐、典禮最尊榮的文學大獎,以不分文類評選、鼓勵文學創意聞名。今年「金典獎年度大獎」得主為鍾文音長篇小說《別送》獲獎;另選出「金典獎」七名及新人專屬「蓓蕾獎」三名。獎項得主及眾多文壇人士齊聚,宛如文學群星會,一同分享生命書寫的經驗與創作的酸甜滋味。

李永得指出,雖然疫情讓大家處於艱辛的時刻,但有更多的作者投入寫作,讓今年的金典獎投稿數量創新高,共有二百三十五部作品同台競逐,作者年齡層更是橫跨二十至八十歲,跨越不同的領域。期盼以文學作為起點,讓文學與漫畫、表演藝術、電影等有更多的跨界合作,成為最重要的IP,「文學將成為奠定疫情之後文藝復興重要的基礎」。

國立台灣文學館長蘇碩斌也表示,出版的市場正面臨到一個瓶頸,因此這三年來,台文館嘗試以不分文類的方式徵獎,吸引到非常多各式各樣的作品,確實感受文學的界線逐漸被打開。

鍾文音說,自己可能是入圍台灣文學獎最多次的人,但卻遲遲未能再得獎。《別送》的書寫其實是一場提前準備的文字葬禮,為母親送行,圓滿送別,她以文學的雙向救贖,將受苦轉成文字,癒合傷口,使喜悅到來。她說「我只是一個帶領者,得獎的是我的母親,謝謝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