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獎/每個人的故事,都需要出口⋯ 謝震廷自挖傷疤寫成歌:我有這個責任!

謝震廷專訪。(圖/非凡娛樂)
謝震廷專訪。(圖/非凡娛樂)

謝震廷繼2016年獲得金曲27最佳新人獎後,今年再度以《愛麗絲Where Are We Going?》入圍金曲30四項大獎,相比起上次獲獎後的不安和焦慮,這次入圍他顯得自信滿滿、甚至希望「四個獎都想拿」。

謝震廷專訪。(圖/非凡娛樂)
謝震廷專訪。(圖/非凡娛樂)

《愛麗絲Where Are We Going?》以家庭作為核心概念,其中主角「愛麗絲」,一位是女友張瑀,一位是母親。在過去,謝震廷和母親之間關係緊張,從一開始需要透過交換日記溝通,直到現在已經可以自然地對著媽媽說「我愛你」、甚至能夠細說原因,與媽媽的關係可以說是已經完全破冰。

謝震廷專訪。(圖/非凡娛樂)
謝震廷專訪。(圖/非凡娛樂)

他透露,小時候其實是低收入家庭,媽媽學歷並不高、能做的工作有限,在有些吃力的生活下,仍堅持送他讀了安親班、才藝班、音樂班,獨自將他和弟弟拉拔長大、衣食無缺,「她是一個多麽讓人尊敬、重要的女人,是時候該換我回饋我母親了…」現在,謝震廷身兼父職,說教之餘、更會偷偷塞零用錢給小11歲的弟弟,承諾會成為弟弟堅強的靠山,他也笑說:「比起媽媽,弟弟好像更聽我的話。」

謝震廷專訪。(圖/非凡娛樂)
謝震廷專訪。(圖/非凡娛樂)

經歷過父母離異、母親罹癌、飽受憂鬱症所苦,謝震廷透過公益活動、幫助弱勢族群,逐漸找到了唱歌的意義,真實的將自己的經歷化作歌曲,撫平了許多聽眾心中的傷痛。但華人社會「家醜不可外揚」的觀念根深蒂固,將傷口攤在陽光下實屬不易,謝震廷給自己下了這樣的註解:「我是名創作歌手,若我有提供不同角度的能力,就有責任把人生歷練給唱出來,所以我願意去掏心掏肺。」有相同經驗的孩子、需要渠道將自己的心情抒發出來,每個人的故事,都需要出口。

“你的身上活著我,我的身上活著妳,我們的靈魂是共存的,待未來某日我們再相見,那時候我們又可以把心中的果實互相分享、一起成長:「我們永遠都有選擇,不要問值不值得。」” -謝震廷 (圖/非凡娛樂)
“你的身上活著我,我的身上活著妳,我們的靈魂是共存的,待未來某日我們再相見,那時候我們又可以把心中的果實互相分享、一起成長:「我們永遠都有選擇,不要問值不值得。」” -謝震廷 (圖/非凡娛樂)

謝震廷此次身兼專輯製作人的角色,認為《愛麗絲Where Are We Going?》就像是親生孩子,「所以入圍四項,我很為它感到驕傲、開心跟感動。」被問到拿了獎以後最想做什麼,他則笑說:「四個獎都拿到,媽媽的醫療費就能全部還清了。」也表示這幾年會很拼,期許10年後的自己,能寫出更多像《燈光》、《最想到達的地方》一樣有力量的歌曲,並且擁有更多歌迷、在全世界進行巡演,但依舊是那個誠實、不忘初心的謝震廷。

謝震廷專訪。(圖/非凡娛樂)
謝震廷專訪。(圖/非凡娛樂)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