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新人受霸凌 挨罵「怪物去死」

▲王渝屏在《我願意》臉上有紅色胎記,被同學認為是怪物。(圖/絡思本娛樂製作提供)
▲王渝屏在《我願意》臉上有紅色胎記,被同學認為是怪物。(圖/絡思本娛樂製作提供)

邪教犯罪影集《我願意》以獨特美學風格和原創故事,吸引中華電信投資,助攻原創台劇躍上國際,首播後空降HamiVideo影音平台冠軍,該影集將人性的痛點描繪得怵目驚心,曾入圍金鐘獎最佳新人獎的王渝屏詮釋被霸淩少女,臉上掛著近2分之1的紅胎記,被同學認爲是怪物,遭到嘲笑、丟書包,狠狠被罵「去死」,在學校無處可躲的她進而步入邪教,慘遭教主姚淳耀打開心房。而高慧君飾演的學校輔導老師,因失婚與認爲和子女關係疏離,心理壓力爆棚,求助於邪教,在眾人面前告白痛哭,也是讓觀眾印象深刻的劇情之一。

▲高慧君(右)在《我願意》談心王渝屏,過程彷彿驅魔般。(圖/絡思本娛樂製作提供)
▲高慧君(右)在《我願意》談心王渝屏,過程彷彿驅魔般。(圖/絡思本娛樂製作提供)

王渝屏透露,一場在上完游泳課後發現衣服被同學藏起來,於是只好身體披著浴巾濕著頭髮在學校失神地遊蕩,等回教室後便去找藏衣服的同學麻煩,並賞了同學一巴掌。她親吐該角色心境:「從發現自己被霸凌到主動反擊的過程,心境從低落到高昂,像一趟雲霄飛車。」她說:「這場戲的鏡頭幾乎是一鏡到底,對我在表演上是一種挑戰,但同時也是享受,因為情緒的轉折幾乎是沒有斷裂地被紀錄下來。」

王渝屏坦言該角色在踏入邪教後,心境上宛若從女孩變成女人,她說面對角色對待愛的激烈模樣,從在學校被霸凌、排擠,到最後開始展露自信,不再因為外表而自卑,每一個故事裡的事件,都得以推敲她的與眾不同。

▲王渝屏(右)在《我願意》飾演被霸凌少女。(圖/絡思本娛樂製作提供)
▲王渝屏(右)在《我願意》飾演被霸凌少女。(圖/絡思本娛樂製作提供)

此外,戲裡高慧君透過「輔導課」吸收王渝屏入邪教,她形容拍攝環境宛若驅魔現場,她說:「我彷彿是驅魔師,甚至憤怒威脅的去威逼眼前這個惡靈,讓祂遠離我的學生,進而讓我的學生臣服於我。」也讓高慧君有女版教主稱號。邪教犯罪影集《我願意》每周五晚上8點中華電信MOD/HamiVideo 全台獨家首播。

※【NOWnews 今日新聞】提醒:如果您或家人、朋友遭受家庭暴力、性侵害或性騷擾的困擾,或是您知道有兒童、少年、老人或身心障礙者受到身心虐待、疏忽或其他嚴重傷害其身心發展的行為,請主動撥113,透過專業社工員處理,救援受虐者脫離危機。
※ 拒絕暴力請撥打:113、110

※【NOWnews 今日新聞】提醒您: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
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1925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炎亞綸發飆狂譙1分鐘 喊卡爆哭:不喜歡自己罵人的樣子
炎亞綸對戰嘿咻機器 男男親密戲「看到七彩雲霞」
江宏傑做錯了什麼?網友揪離婚2關鍵:客家人踩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