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專訪/回家,變成一條不歸路 原騰:他們從爺爺那代三代犯毒

記者裴璐/專訪

每次試鏡都失敗,總是接臨演的原騰,原本已經放棄了幕前的工作,轉到幕後當工作人員,沒想到因緣際會被相中,初登大螢幕就以《樂園》入圍了第56屆金馬新人獎。他笑說:「我接到試鏡電話的時候,我還正舉著mic在收音呢!」

原騰專訪。(圖/非凡娛樂)
原騰專訪。(圖/非凡娛樂)

原本得失心相當重,每一次試鏡都戰戰兢兢,反而是少了這份期待,當時他穿著隨性就到了片場,台詞也不是很熟,自己加了很多戲,受到導演的青睞,拿到了當演員的入場券。

原騰在《樂園》中飾演吸毒者,劇組特別安排他住進了戒毒農場,實際和那些青少年們互動,「我一開始也會想很多,後來發現,他們其實跟一般人一樣,是一群很容易接近的小朋友,唯一的差別是,他們在成長的路上,因為無知的好奇心,讓他們接觸了毒品。」

原騰以《樂園》入圍金馬新人。(圖/非凡娛樂)
原騰以《樂園》入圍金馬新人。(圖/非凡娛樂)

「這些孩子們,他們存在,他們很邊緣,很多人戴著有色眼鏡看他們。但是大家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變這樣,他們也有他們可憐之處。」

原騰飾演一名吸毒犯。(圖/非凡娛樂)
原騰飾演一名吸毒犯。(圖/非凡娛樂)

找到機會,原騰就會和那些孩子們聊聊,「這部是真人真事改編,不過沒有一個特定的原型人物,是這些孩子們的經歷,我背負著他們的影子,那些小故事,都是他們很重要的養分。」

聽了這麼多故事,其中一個讓他特別印象深刻,有一個20歲的孩子告訴他,離開農場後也不能回家,「因為他們家三代犯毒,從爺爺那一代就開始,那孩子怕回去又被影響,那這樣勒戒就破功了⋯」講到一半,他停頓了一下,難受地繼續說,「家,應該是我們的避風港,但他不行回家,回家變成一條不歸路。」

原騰久久抽離不出角色。(圖/非凡娛樂)
原騰久久抽離不出角色。(圖/非凡娛樂)

為了詮釋這樣的角色,原騰在半個月內瘦了7公斤,每天早上吃完沙拉後,一整天只喝水,晚上還要盡量熬夜,搞得心情都很差,再加上隻身從馬來西亞來台灣,身邊沒有朋友,讓他情緒更緊繃,媽媽原本每天都會打電話關心,為了快點進入角色,感受那個孤寂感,他要媽媽別再打來,「其實我現在想起來,我覺得我很自私。」

原騰專訪。(圖/非凡娛樂)
原騰專訪。(圖/非凡娛樂)

電影殺青後,原騰還是沈浸在那個情緒中,遲遲出不來,他每天都到公車站報到,坐在那邊直到半夜兩三點才回家,回到馬來西亞還是有孤僻的感覺,「我沒有想要克服它,也不想要拿掉,孤獨就孤獨吧。」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