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8】不用再當最苦命導演 羅卓瑤5度叩關終獲最佳導演

·3 分鐘 (閱讀時間)
羅卓瑤過去多次入圍金馬獎最佳導演,總是擦身而過,如今《花果飄零》終結她苦命導演的命運。(金馬執委會提供)
羅卓瑤過去多次入圍金馬獎最佳導演,總是擦身而過,如今《花果飄零》終結她苦命導演的命運。(金馬執委會提供)

早早就移民到澳洲的羅卓瑤,凡舉是碰觸到香港社會的移民題材,總能大放異彩,無論是探討97引發的香港移民潮《我愛太空人》,或者《愛在他鄉的季節》描述千方百計想要移民到美國的中國人。再次回到香港移民題材的《花果飄零》,果然讓人不得不折服。

《花果飄零》的片名,來自2000年過世的哲學家唐君毅,於1994年出版著作《說中華民族之花果飄零》。相較於唐君毅以民初知識分子的身分,把香港建設為中華文化研究的重鎮,直到失去補助後、不得不放棄此一理想。電影以此為靈感取名,意義不言而喻。

《花果飄零》據說以打游擊的方式,過去幾年就悄悄地在香港開拍,整部片的確呈現出某種粗糙、差點就要流於混亂的邊緣。在澳門出生長大的羅卓瑤,為了拍攝本片重回澳門,亦見證了澳門這些年間翻天覆地的改變,這些目睹故鄉種種政經環境下帶來的激烈變化,都一一收錄於《花果飄零》。羅卓瑤也非常清楚,這部片除了澳洲,就只有台灣有放映的機會。

羅卓瑤過去的作品,除了討論香港社會的移民題材以外,更擅長翻拍香港小說家李碧華的作品,《潘金蓮的前世今生》《誘僧》也屢屢能讓經典綻放新意。在移民澳洲後,並未中斷她的創作力,《遇上1967的女神》(The Goddess of 1967)入圍威尼斯影展,還讓澳洲女星蘿絲拜恩(Rose Byrne)拿下威尼斯影展最佳女主角,也替蘿絲在好萊塢打開了知名度。

《花果飄零》可說是她重新回到香港社會的移民題材後,再次展現不同的視角。這次她化身鏡頭外的聲音,不斷跟劇中人對話,看到整個時空已經混亂、錯亂後的港澳社會。歷史猶如輪迴一般,上演同樣的劇本,過往亂世的幽魂重複的是昔日的語言,卻在當今聽起來如此熟悉,點出荒謬的當下。她過往自嘲是苦命導演,因為過去入圍金馬獎最佳導演總是無緣,如今總算終結了她的苦命。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金馬58】哏不得體又尷尬冷場 PTT封王彩樺「最糟糕頒獎人」
【金馬58】邱澤、劉冠廷搶紅毯第一帥 男神范少勳靠2亮點超加分
【金馬58】最佳新演員《美國女孩》方郁婷 跟演員跟馬對戲都才華滿溢

更多相關新聞
白靈裸半身辣翻全場 金句連發「就喜歡台灣」
劉冠廷奪金馬男配「全場0負評」 反差萌3舉動超圈粉
賈靜雯封后忍淚 咘咘High喊:不要喝太多酒
金馬獎落幕 蔡英文:看見華語世界最自由奔放的電影作品
李國煌「5分鐘引言」全場笑瘋 網敲碗2人下屆當主持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