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天后陳毓襄 超越巔峰 永不放棄

李欣恬/專訪
·4 分鐘 (閱讀時間)
享譽國際的鋼琴家陳毓襄,受世人關注。(黃世麒攝)
享譽國際的鋼琴家陳毓襄,受世人關注。(黃世麒攝)

有如熱映美劇《后翼棄兵》裡的棋后到俄國參賽般傳奇,享譽國際的鋼琴家陳毓襄,19歲時也獨自到俄國參加柴可夫斯基大賽,在艱困的條件下打入決賽,完成比賽。3年後她拿下波哥雷里奇大賽首獎,成為世人關注的鋼琴家。

陳毓襄的堅持與永不放棄,成就她的琴藝,近年陸續完成李斯特《超技練習曲》、蕭邦《夜曲》、拉赫曼尼諾夫《前奏曲》全集演奏,並獲金曲獎最佳演奏獎,更受邀成為史坦威鋼琴藝術家,今年在短短5個月內完成5首協奏曲,成功絕非偶然。且聽她述說自己的奮鬥故事,以及以音樂傳道者為使命的心路歷程。

搭牛車學琴 5歲啟蒙

問:請談談您最初的學習經歷。

答:我覺得我這一生,有很多事都是跟著別人走,但最後卻成為收穫最多的那個人。

5歲時到恆春外婆家玩,隔壁有個小朋友要去學鋼琴,我就跟著搭牛車一起去學,第一堂課印象深刻,老師說哪個位置是Do,哪個位置是Re,我一聽很有興趣,覺得Re之後呢?還有什麼呢?等回到台北,在幼稚園看到老師彈琴,我天天跟家裡吵著要學鋼琴,不過家裡沒鋼琴,下課後每天留在學校練琴;再後來,舅舅還先買一台玩具鋼琴給我,我叮叮咚咚彈得很開心,彈百貨公司聽到的歌,彈電視廣告的歌,彈得不亦樂乎。

回想起來,愛彈琴真是天生的個性。後來報名YAMAHA音樂班,我每天早上5點半起來彈教室主題曲,連續彈一個小時,爸媽聽都聽煩了,我還是彈得很開心。

參賽鏖戰 成一生養分

問:您在上個世紀90年代前往俄國參加柴可夫斯基大賽,請談談那次特別的經驗。

答:我永遠記得當時的盛況,就像是音樂界的奧運,和來自世界各地的120名好手比賽,比了28天,彈進決賽,每天都刻苦銘心,成為我一生的養分。當時每個選手幾乎都有家人、國家政府官員、媒體記者陪伴,打團體戰,只有我是一個人,完全沒有參加國際賽的經驗,傻傻的就跑去了。

我人生地不熟,要忙練琴,完全沒時間找東西吃,決賽那天,要彈第二首協奏曲之前,我走進後台,灌下自己帶去的安素,喝完上台,彈完普羅高菲夫第三號協奏曲,完成比賽。這一個月的經歷,讓我更加體會,俄國作品的深邃與美麗是在苦難中誕生。

名師打磨 境界再升級

問:您曾先後與殷承宗、拜倫.堅尼斯、波哥雷里奇等名師學習,他們有何不同?您對他們的教學印象最深之處?

答:我很感謝殷承宗老師,在我還沒那麼看重我自己的時候,鼓勵我參加柴可夫斯基大賽,他說我的演奏,讓他想起他早逝的同學顧聖嬰。他想要好好栽培我,開啟了我的演奏視野。

拜倫.堅尼斯教給我的是演奏的境界,他說要我把他教給我的東西,記住後忘掉,真正上台演奏時,需順應當下的靈感,自然地流瀉,而不是呈現那些練好的技法與設計好的表現。

波哥雷里奇教給我的除了演奏技術,還有對音樂的思考,對演奏工作的態度,他們的格局都很大,格調很高,是真正的鋼琴家、藝術家。

我曾安排拜倫.堅尼斯和波哥雷里奇見面,這場世紀的會面,我的兩位老師個性很不一樣,波哥愛狗怕貓,堅尼斯愛貓,他的貓在波哥身上爬來爬去。兩位大師,這一生一次的會面,兩人沒有說太多話,那天我們也沒有留下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