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市場爆發?因為大陸

近年大陸在古典音樂方面的銳意精進,可謂世所共睹。2013至2017年間,管弦樂團就從32個增加到了82個,今年迎接第140個樂季的上海交響樂團,也與DG簽下了數年合同。政府在這方面的雄心,直觀地體現於上海、北京,甚至是哈爾濱等地嶄新音樂場館的接連落成;而在整個古典音樂表演範疇裡,民間則對鋼琴特別青睞,郎朗、李雲迪的旋風與政府「從娃兒抓起」的一連串加持政策,已然掀起4千萬孩童的習琴大潮。

今年5月,中國國際音樂大賽(CIMC)在北京舉行,18歲的加拿大選手貟思齊(Tony Siqi Yun)奪下鋼琴項目首獎,在可觀的獎金及與Opus 3和Armstrong Music & Arts的3年合同之外,貟思齊生於加拿大,但多於大陸接受音樂訓練的背景,也讓他的成功帶有為國家在樂壇上出彩之意。

「中國國際音樂大賽」,作為主辦者中國音樂學院欲與中央音樂學院獲准創立之「北京國際蕭邦青年鋼琴大賽」分庭抗禮的產物,標誌著大陸各音樂學院的奮力競爭,以及政府以國策高度重點發展古典音樂的態勢。中國音樂學院院長、該賽主席王黎光接受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訪問時說:「政府以音樂淨化人民的心靈,我們想讓世界看到中國致力滋養固有傳統藝術的同時,也從西方進步的文化中汲取精華,俾使中華文化愈加璀璨生輝。」

不過眼下大陸瞠乎西方之後的,正是音樂教育,郎朗等明星都赴歐美而非國內音樂學院進修。但當局也同樣有所對策,出任中國國際音樂大賽評審團主席與藝術總監的茱莉亞音樂學院鋼琴部主席Yoheved Kaplinsky對金融時報表示:「此地無疑正努力提升教學層次,區別只有技巧的與真有表現力的演奏,讓有才者兼具技巧與藝術性。越來越多海歸演奏家回來任教,對此甚有助益。」

這些當然也引起古典音樂產業界巨頭的重視,不只DG與手握上交、廣交、中國愛樂的余隆簽約,茱莉亞音樂學院也在天津建立了第一個海外分校。史坦威鋼琴公司執行長Benjamin Steiner對中國日報提起他們的拓展計劃:「中國習琴兒童達3至4千萬之譜,比之於其它地方不到千萬的數量,已佔全球習琴兒童的6到8成」相對於公司目前在中國市場銷售僅年增5%,Steiner希望在未來10年間能夠快速將成長量提高到50%:「每年有3萬部鋼琴在美國售出,而在中國是40萬部,中國的鋼琴產業該有多龐大啊?」

那麼多學生,要上哪裡找老師呢?科技是解答之一。已有70萬使用者的應用程式「VIP陪練」提供了線上習琴平臺,基於類似Uber的模式,讓使用者與鋼琴教師能隨時線上配對。

非只演出端年齡「向下扎根」,也有越來越多30歲以下、懷抱對音樂的敬意長大的人們,成為古典音樂的中堅聽眾。不同於古典音樂在歐美等傳統重鎮的式微,壯大又強健的大陸市場可說為這門藝術注入了一道活水,DG總裁Clemens Trautmann就向留聲機雜誌表示:「中國現在是全球前十大錄音市場,這是僅就合法範圍而言。幾年之內,它就可望站上前三名了。」

原文出處:The Piano Market Is Booming, And It's All Because Of China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