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網傳「美國CDC確認新冠病毒首例在美國!中國不再繼續背鍋...美國媒體ABC揭露:美國乙型流感極可能就是新型冠狀病毒,美國才是第一個爆發新冠疫情的國家」?

·15 分鐘 (閱讀時間)

網傳「美國CDC確認新冠病毒首例在美國!中國不再繼續背鍋」、「美國媒體ABC揭露:美國乙型流感極可能就是新型冠狀病毒,美國才是第一個爆發新冠疫情的國家」,經查:

一、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在2月26日通報美國首起疑似新冠肺炎社區傳播病例。但CDC從未表示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起源於美國。

二、美國CDC於2月25日收到病患病毒樣本,26日確認病毒檢測為陽性。網傳文章指的「直到26號才進行新冠病毒檢測,能檢出新冠病毒才有鬼」情節,並不符合事實。

三、網傳文章所引述的《ABC》報導,未提到「美國乙型流感(台稱B型流感)可能是新型冠狀病毒」、「美國才是第一個爆發新冠疫情國家」等語。

因此,網傳貼文扭曲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官方訊息與媒體報導,憑空捏造,為「錯誤」訊息。


背景

社群平台一篇搭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R. Pompeo)照片的流傳貼文指出:

「美國CDC確認新冠病毒首例在美國!中國不再繼續背鍋...今天美國疾病控制預防中心CDC,確認首例未知來源新冠狀病毒起源於美國。但這些病例都可轉稼給武漢旅行,或誣指鑽石公主號撤離人員。這次加利福尼亞患者沒有任何旅行或其他可疑感染病毒路徑,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完全不知該患者是如何感染病毒。該人是索拉諾縣居民,在薩克拉曼多縣接受醫療服務。這證實美國已存在社區傳播。」

...美國媒體ABC揭露:美國乙型流感極可能就是新型冠狀病毒,美國才是第一個爆發新冠疫情的國家。全世界都被美國騙了,中國是被美國傳染!」

「美國ABC新聞網報導,美國科羅拉多州蒙特羅斯市,一位名叫斯通的女子近日對媒體爆料說:她姐姐肖特於今年1月8日去世。她在死亡證明上發現姐姐其中一個死因,是感染冠狀病毒。令斯通不解的是醫院只說肖特染上感冒,沒提冠狀病毒的事。

...回到這位美國首例未知來源的新冠狀病毒病例,19號就已被轉入疫控中心,就因沒有中國旅行史,不符新冠狀病毒檢測標準,就遲遲不進行新冠狀病毒檢測,直到26號 才進行新冠病毒檢測,能檢出新冠病毒才有鬼。」


圖1:擷自網傳貼文

查核

爭議點一、網傳「美國CDC確認新冠病毒首例在美國...今天美國疾病控制預防中心CDC,確認首例未知來源新冠狀病毒起源於美國」,是否屬實?

(一)查核中心檢視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下簡稱CDC)網站,CDC僅在2月26日通報美國首例人傳人的本土病例,且未知其傳染途徑。

傳言指稱,美國CDC是「確認首例未知來源新冠狀病毒起源於美國」,並不符合事實。

(二)美國新冠病毒疫情有兩個階段:

1月21日:美國CDC通報美國第一個新冠肺炎,病患從武漢返美,屬於境外感染案例。

2月26日:美國CDC通報第一起人傳人的社區傳播感染個案,確診人數達到15起。在此之前,所有確診者都能追蹤感染來源,包括部分從武漢返國,部分為鑽石公主號郵輪的乘客。加州公共衛生部(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表示,該案例來自索拉諾縣(Solano County)。

根據美國CDC新聞記者會紀錄文件,美國CDC疫苗暨呼吸道部門主任梅森尼爾博士(Nancy Messonnier)在2月28日的電話通報會上說,該起案例極可能為美國第一起社區傳播案例,由於病患並未有相關的旅遊史,也未曾接觸新冠肺炎患者,因此,是美國首例感染途徑未知的患者。

不過,梅森尼爾當天仍指出,不排除未來發現該病例曾接觸返國旅行者、因而感染的可能性。


圖2:擷自美國CDC2月28日電話通報會譯文

綜合以上,美國CDC是在2月26日確認美國出現首例人傳人的社區傳播案例,並不是網傳貼文所指稱「全球首起新冠肺炎病例」,迄今也沒有提到「首例未知來源新冠狀病毒起源於美國」。

截至3月9日,美國共有423起確診案例,19人死亡案例。確診的案例中,有72起與旅遊有關,29起為本土人傳人,另有322起仍在調查傳染途徑。

爭議點二、傳言指稱:「回到這位美國首例未知來源的新冠狀病毒病例,19號就已被轉入疫控中心,就因沒有中國旅行史,不符新冠狀病毒檢測標準,就遲遲不進行新冠狀病毒檢測,直到26號才進行新冠病毒檢測,能檢出新冠病毒才有鬼」,是否屬實?

美國CDC疫苗暨呼吸道部門主任梅森尼爾在2月28日的通報會上表示,美國CDC是在2月23日首度從加州公共衛生部獲得該病患的消息,並建議進行病毒檢測,CDC於25日收到病毒樣本,並在26日獲知陽性檢測結果,隨後在當日通報各界。

首起收治該起病例的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醫學中心(UC Davis Medical Center)2月26日發布新聞稿指出,該院是從其他醫院接收該名病患,懷疑感染新冠肺炎。但醫院所在的沙加緬度郡(Sacramento County )與加州公共衛生部當時都沒辦法進行病毒檢測,且病患也不符合當時CDC對於新冠病毒的檢測標準,該醫學中心僅將該個案通報給美國CDC。2月23日,美國CDC要求該中心將病毒樣本空運至CDC,CDC於2月25日收到病毒樣本後,26日即確認該病患檢體呈現陽性反應。

網傳文章指的「直到26號才進行新冠病毒檢測,能檢出新冠病毒才有鬼」情節,與事實不符。


圖3:美國2/26通報疑似社區傳染個案時程表

同時,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醫學中心的網頁上,該院指COVID-19病毒來自中國武漢。


圖4:擷自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醫學中心網頁

爭議點三、傳言指稱:「美國媒體ABC揭露:美國乙型流感極可能就是新型冠狀病毒,美國才是第一個爆發新冠疫情的國家」,是否屬實?

查核中心使用關鍵字找到網傳貼文所指的《ABC》報導。該起報導由附屬美國ABC新聞網旗下,位於科羅拉多州大章克辛(Grand Junction)的地方電視台《KJCT NEWS 8》,於2月26日刊出。

該篇報導標題為〈病毒造成蒙特羅斯女子死亡〉,內文指出,科羅拉多州蒙特羅斯市(Montrose )的一名女子於1月8日因病身故,報導是她的姊妹接受媒體採訪,質疑病因可能是新冠肺炎,而醫院並未檢驗。

查核中心檢視報導全文,並未提到「乙型流感」(台灣稱「B型流感」)極可能是新型冠狀病毒」等語。報導中也明確指出,儘管Stone的遭遇很可怕,但該事件無法證明Short是死於來自中國武漢的COVID-19,可能是其他種類的冠狀病毒。

在KJCT NEWS 8報導發布的隔日(2月27日),蒙特羅斯紀念醫院(Montrose Memorial Hopital)發布聲明稿,強調該蒙特羅斯市以及該市所在的科羅拉多州,未有任何COVID-19的確診案例。「非常重要的一點是:並非所有冠狀病毒都是COVID-19。」該醫院指出,目前在美國與科羅拉多州常見的冠狀病毒有許多不同種類,都會引發呼吸性疾病,「但這些冠狀病毒並不是COVID-19。」


圖5:擷自蒙特羅斯紀念醫院2月27日聲明稿

蒙特羅斯市政府每日更新疫情網頁,截至3月9日,該市並無任何COVID-19確診病例。

網傳文章引述美國ABC新聞報導,指稱「『乙型流感』極可能是新型冠狀病毒」、「美國才是第一個爆發新冠疫情的國家」等內容,並不符合真實。


圖6:擷自蒙特羅斯市政府疫情網頁

爭議點四、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R. Pompeo)是否曾說「我們撒謊、我們欺騙、我們偷竊,這是美國不斷探索前進的榮耀。」?

查核中心找到美國查核組織Snopes的查核報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R. Pompeo)確實曾在2019年4月15日於德州A&M大學(Texas A&M University)說過這段話。不過Snopes強調,蓬佩奧的說詞要搭配上下文一起看。

在該場演講中,一名學生問蓬佩奧,要如何與沙烏地阿拉伯等有爭議的政府交鋒。蓬佩奧回答時列舉了一系列在面對從友善到敵對的外國政府時、美國可以運用的手段與工具,蓬佩奧並以一段「我們(美國CIA)說謊、我們欺騙、我們偷竊」的題外話,比喻美國在面對不同外國勢力挑戰的嘗試與實驗。


圖7:擷自美國國務院YouTube頻道影片

美國國務院在YouTube頻道發布了該段談話的完整影片,在國務院網站也有完整的譯文(全文可參考文末)。以下為蓬佩奧的原始談話:

SECRETARY POMPEO: Having said that, not all tough places are the same. They each present a different set of challenges. I – it reminds me, you would know this as – it’s a bit of an aside. But in terms of how you think about problem sets, I – when I was a cadet, what’s the first – what’s the cadet motto at West Point? You will not lie, cheat, or steal, or tolerate those who do. I was the CIA director. We lied, we cheated, we stole. (Laughter.) It’s – it was like – we had entire training courses. (Applause.) It reminds you of the glory of the American experiment.

國務卿蓬佩奧:我這樣說,不是所有艱困的地方都一樣。每一個地方都是不同的挑戰。我—這提醒我,你知道這就像—這有一點題外話。但是說到你要怎麼看待問題,我—當我還是軍校學生,最重要的是什麼—什麼是西點軍校生的校訓?你不能說謊、欺騙、或偷竊,或是容忍做這些事的人。我也曾經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局長。我們說謊、我們欺騙、我們偷竊(台下傳出笑聲)。這個——這可以說是——我們根本有一整個專門的訓練課程(台下掌聲)。這會讓你想起有關美國不斷嘗試探索的光榮歷史。

因此,蓬佩奧的確有說過類似的內容,但是是比喻美國政府面對不同政府挑戰調整應對手段,與近期新冠肺炎疫情無關。

結論

一、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在2月26日通報美國首起疑似新冠肺炎社區傳播病例。但CDC從未表示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起源於美國。

二、美國CDC於2月25日收到病患病毒樣本,26日確認病毒檢測為陽性。網傳文章指的「直到26號才進行新冠病毒檢測,能檢出新冠病毒才有鬼」情節,並不符合事實。

三、網傳文章所引述的《ABC》報導,未提到「美國乙型流感(台稱B型流感)可能是新型冠狀病毒」、「美國才是第一個爆發新冠疫情國家」等語。

因此,網傳貼文扭曲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官方訊息與媒體報導,憑空捏造,為「錯誤」訊息。

參考資料

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2月26日〈CDC確認美國首例疑似COVID-19傳染案例
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2月28日電話通報會譯文
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醫學中心(UC Davis Medical Center)2月26日新聞稿COVID-19病患與本院預防措施
KJCT NEWS 8於2月26日報導〈病毒造成蒙特羅斯女子死亡
蒙特羅斯紀念醫院(Montrose Memorial Hopital)2月27日聲明稿
美國查核組織Snopes查核報告〈蓬佩奧在俄羅斯國營電視上說美國中情局說謊、欺騙、偷竊?

附註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R. Pompeo)於2019年4月15日在德州A&M大學關於「中情局說謊、欺騙、偷竊」的相關談話譯文:

QUESTION: Hi, Mr. Secretary. My name is Ben Allen (ph), and I’m a civil engineering student. My question for you is: How do you balance condemnations with concessions in diplomacy with a controversial government such as Saudi Arabia? Thank you.

SECRETARY POMPEO: So I always begin with a deep understanding that no secretary of state gets through their first day without recognizing it’s a tough world out there. We don’t appreciate how glorious it is to be here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on a consistent enough basis and with enough fervor. Maybe you do here at Texas A&M, but I think too many Americans don’t understand how blessed we are. These are – are many, many tough places out there.

Having said that, not all tough places are the same. They each present a different set of challenges. I – it reminds me, you would know this as – it’s a bit of an aside. But in terms of how you think about problem sets, I – when I was a cadet, what’s the first – what’s the cadet motto at West Point? You will not lie, cheat, or steal, or tolerate those who do. I was the CIA director. We lied, we cheated, we stole. (Laughter.) It’s – it was like – we had entire training courses. (Applause.) It reminds you of the glory of the American experiment.

And so when you deal with these countries, you have to just recognize they’re not all the same. Some of these difficult, nasty places want to partner with the United States and just haven’t gotten to the right place yet, just haven’t been able to move their own institutions. And some of them may only be trying half as much as they ought to be trying, but they’re trying to move in the right direction. That presents a very different way of thinking about how the United States ought to address them. In those cases, we ought to assist them.

We should never shy away from calling them out. We have to be consistent. The State Department puts out every year a Human Rights Report. It’s just a compendium of bad acts around the world during the last 12 months. It’s way too long a book. But you should look at it. We call out friends, we call out adversaries, we call out everyone in between. But we have to find places where some of these countries that aren’t living up to our human rights standards – we address it, we work to fix it, we hold them accountable as best we can, and then we work to make sure those things don’t happen again.

There are another set of bad actors who’d just as soon see you all perish from this planet. That calls out for a different American response. And so sorting those through, figuring out exactly the right mix of American tools – diplomatic tools, economic tools, political tools, military tools, figuring out precisely what the right mix is the task that we engage in at the State Department, but we do it with all of our partners in the national security apparatus as well. So the leadership in the White House, the Department of Defense, the Intelligence Community, the Department of Treasury – we were talking about sanctions – all of those have an important piece of figuring out what exactly the right mix is.

And so just two things. One, we need to constantly evaluate if we have that right with respect to every one of those actors. Have we got the right balance? Are they still in the same place? Are they still making progress? Are they still serious about addressing the shortcomings that we identify? And then second, we have to be relentless, whether they are friends or adversaries, in making sure when a nation falls short that America will never shy away from calling them out for that behavior that didn’t rise to the level that we hope every nation can achie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