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永豐1984年搖滾夜行軍 一頭栽進創作之路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記者邱祖胤台北27日電)屢獲金曲獎肯定的音樂人鍾永豐26日在「菊花如何夜行軍」新書發表會上表示,人應該要有在知識上「旅行」的能力,藝術之路才可能走得長遠,「創作者要能往後現代走,但也要有本事往前現代去」。

鍾永豐昨晚在台北「左轉有書」獨立書店開講,他將時間帶到1984年的某個夜晚,他受到台南惟因唱片行老闆許國隆的啟蒙,聆聽搖滾樂經典,暢談詩與文學,從此開啟他的音樂與文學之路。

這趟搖滾音樂及文學的「夜行軍」與書名「菊花如何夜行軍」無關。有關書名緣起,鍾永豐在書中提到, 1980年代家鄉南邊兩公里山丘出現奇景,「一畦畦菊花頂著一排排日光燈管,夜夜通明...彷彿是一群藏著祕密動機的無聲軍隊在夜裡行軍」,這樣違反生態及氣候的奇景,讓他感到哀憐且不祥。

書中談到鍾永豐對農村土地的關注,熱血文青的頹廢與狂飆,以及親身投入社會運動、帶領鄉親北上抗議的血汗歷程。循著他的筆,彷彿聆聽一曲又一曲農村變遷民謠。

鍾永豐在書中分享,他出身於高雄美濃菸農家族,自幼與父親學習務農,12歲時在父親教導下學駕牛車,後來考上高雄中學,全家歡欣鼓舞,他卻因瘋打排球,荒廢學業,既拿不到畢業證書,聯考又落榜,父親逼他重考,鍾永豐卻開出條件「一套音響」,父親答應,隔年鍾永豐考上成大土木系。

鍾永豐在發表會中表示,到台南念書後,先是在舊書攤看到「音樂與音響」雜誌,讀到攝影家張照堂的文章,對他筆下談論搖滾樂的見地與主張驚為天人,張照堂更在文中列出心目中的搖滾樂4大情歌,包括巴布狄倫(Bob Dylan)的Sad-Eyed Lady of The Lowlands、范莫里森(Van Morrison)的Madame George、路瑞德(Lou Reed)的Sad Song,以及布魯斯史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的New York City Serenade,令鍾永豐心生嚮往。

1984年,就讀大二的鍾永豐在一場唱片拍賣會上巧遇還在當國中老師的許國隆,兩人一見如故,許國隆領他回家聽了4大情歌之一范莫里森的Madame George及許多經典名曲,兩人成為莫逆之交,鍾永豐更在對方鼓勵下,將自己的詩作大膽投稿。

歷經這一年的品味及思想衝擊,鍾永豐固然收穫滿滿,卻有一半學分被當掉,後來只好退學並入伍,但鍾永豐沒有後悔,他說當時聽了那些音樂之後非常痛苦,覺得別人的音樂都發展到這種程度,自己卻還在地上爬,但他也提醒自己不能追求好高騖遠的形式主義。

鍾永豐說,此後他花了10年時間蒐集4大情歌專輯唱片並苦心鑽研,同時徹底了解搖滾樂跟文學的關係,對他後來的音樂之路影響極大,「第一次跟林生祥的合作,就是先跟他一起聽Van Morrison的專輯」。

鍾永豐是詩人、作詞人、音樂製作人及文化工作者,曾任美濃愛鄉協進會總幹事、高雄縣水利局長、嘉義縣文化局長、台北市客委會主委及台北市文化局長,現為台北藝術大學主秘。曾於2000、2005、2007年獲金曲獎,2017年以「圍庄」獲金曲獎評審團獎,「菊花如何夜行軍」是他在台灣發行的第一本散文集。(編輯:張雅淨)111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