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定對日 李鴻章欲棄塞防顧海防

文/黃光國
·6 分鐘 (閱讀時間)

光緒元年(一八七五年),朝廷上為出兵收復新疆,引起「海防」與「塞防」之爭。李鴻章等人力主海防,以日本為主要假想敵,主張放棄塞防,將「停撤之餉,即勻作海防之餉」。

李鴻章等認為:自從乾隆年間平定新疆一百多年以來,每年都要花費數百萬兩餉銀,這是一個填不滿的無底洞,現在又要竭盡天下財力,贍養大軍西征,還不如依從英國人提出的條件,允許阿古柏政權獨立,只要他答應稱臣入貢即可。

阿古柏在新疆擴張之際,正是俄國積極經略中亞之時。一八六八年,俄軍破布哈爾及基窪聯軍,滅布哈爾,命阿古柏稱臣。阿古柏曾參與中亞回教汗國的抗俄戰爭,一度受傷,這時他的祖國浩罕又受到俄國威脅,因而拒絕此一要求,轉與英國通好。是後四年,彼此使節往來不斷。一八七一年七月,俄軍佔有伊犁,以制阿古柏。次年六月,阿古柏被迫與塔什干總督闊幅曼(Von Kaufman)訂約,許俄人與新疆通商,俄國承認阿古柏為東土耳其斯坦首領。

「後進速決」的戰略

左宗棠對於如何處理新疆問題,早就胸有成竹。胡林翼擔任貴州安順知府時,曾經向林則徐推薦左宗棠,「湘陰左君有異才,品學為湘中士類第一」。一八四九年,雲貴總督林則徐回福建養病,他乘坐的船從洞庭湖沿湘江到長沙,他派人去湘陰柳莊,邀請左宗棠前來。

兩人會面後,乘船停泊在嶽麓山下,喝酒暢談天下大事,一直到第二天清晨。臨別時林則徐把自己在新疆整理的資料全部給了左宗棠,對他說:「吾老矣,空有御俄之志,終無成就之日。數年來留心人才,欲將此重任託付」,「東南洋夷,能御之者或有人;西定新疆,舍君莫屬。以吾數年心血,獻給足下,或許將來治疆用得著」。同時,林則徐又寫了一副對聯送給左宗棠,「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是能讀三墳五典,八索九丘」。

左宗棠受命後,經過一番深思,決定採用「緩進速決」的戰略,展開積極而迅速的戰鬥。所謂「緩進」,就是積極治軍。左宗棠用一年半的時間籌措軍餉,積草屯糧,整頓軍隊,減少冗員,增強軍隊戰鬥力。即使是自己的主力湘軍,也剔除空額,汰弱留強。他還規定,凡是不願出關西征的,一律給資,遣送回籍,不加勉強。所謂「速決」,就是考慮國庫空虛,為了緊縮軍費開支,大軍一旦出發,必須速戰速決,爭取在一年半左右,獲取全勝,儘早收兵。

因此,在申報軍費預算時,左宗棠親自做了調查和精細的計算,他從一個軍人,一匹軍馬,每日所需的糧食草料入手,推算出全軍八萬人馬一年半時間所需的用度。再以一百斤糧運輸一百里為單位,估算出全程的運費和消耗。甚至連用毛驢、駱駝馱運,還是車輛運輸,哪種辦法節省開支也做了比較。經過周密計劃,估算出全部軍費開支共需白銀八百萬兩。為了防止意外,預留餘地,他向朝廷申報一千萬兩。

光緒元年(一八七五年),朝廷上為出兵收復新疆,引起「海防」與「塞防」之爭。李鴻章等人力主海防,以日本為主要假想敵,主張放棄塞防,將「停撤之餉,即勻作海防之餉」。

李鴻章等認為:自從乾隆年間平定新疆一百多年以來,每年都要花費數百萬兩餉銀,這是一個填不滿的無底洞,現在又要竭盡天下財力,贍養大軍西征,還不如依從英國人提出的條件,允許阿古柏政權獨立,只要他答應稱臣入貢即可。

左宗棠為主的塞防派,則力表異議。他指出西北「自撤藩籬,則我退寸而寇進尺」,如果丟失新疆,則這塊土地不是被英國的勢力滲透,就是被北方的沙俄鯨吞,中國失去西北邊防的關卡要塞和屏障,邊防的兵力不但不能削減,反而應大大增加。從全局來看,不戰而棄新疆的後果,對內必將嚴重損害國威,喪失民心;對外也必將助長列強侵略的氣焰,不利于海防。所以李鴻章的主張乃是誤國,絕不可行。

當時的軍機大臣文祥為左宗棠所說服,他和左宗棠親自去找皇帝和攝政的西太后陳述利害關係:「老臣以為宗棠之言深謀遠慮,上承先皇高宗之遺志,下惠子孫萬代,請陛下決策。」皇帝御批道:「宗棠乃社稷大臣,此次西征以國事而自任,只要邊地安寧,朝廷何惜千萬金,可從國庫撥款五百萬,並敕令允其自借外國債五百萬。」於是慈禧太后下詔授左宗棠為欽差大臣,全權節制三軍,以將軍金順為副帥,擇機出塞,平定新疆。

我之疆索 尺寸不讓

左宗棠收復新疆的戰略是先安定新疆回部,「欲收伊犁,必先克迪化」。如果迪化城克服,再大興屯田以保證長期後勤供應,安撫新疆各部族耕牧如常。如此,「即不遽索伊犁,而已穩然不可犯矣。烏城形勢既固,然後明示以伊犁我之疆索,尺寸不可讓人」。

在戰術上,左宗棠分析:「俄雖國大兵強,難與角力,然苟相安無事,固以度外置之。至理喻勢禁皆窮,自有不得已而用兵之日,如果整齊隊伍,嚴明紀律,精求槍炮,統以能將,豈必不能轉弱為強,至此勞師襲遠之寇乎?」因此,「不在先索伊犁,而在急取迪化。」

為運輸軍糧,左宗棠建立了三條路線:一是從甘肅河西採購軍糧,出嘉峪關,過玉門,運至新疆的哈密,二是由包頭、歸化經蒙古草原運至新疆巴里坤,三是從寧夏經蒙古草原運至巴里坤。

一八七六年四月出兵時,左宗棠指揮的西征軍有劉錦棠所部湘軍二十五個營,張曜所部十四個營和徐占彪所部蜀軍五個營,包括原在新疆各個據點的清軍,共有馬、步、炮軍一百五十餘營,兵力總數近八萬人。但真正開往前線作戰的只有五十餘營,二萬多人。(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