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院之作 于右任寫陸游詩

趙婉淳/台北報導
·1 分鐘 (閱讀時間)
前監察院長張博雅(右)上任後,和史博館簽訂首任院長、知名書法家于右任5幅墨寶的長期借展合約,左為時任歷史博物館長廖新田點交展品。(本報資料照片)
前監察院長張博雅(右)上任後,和史博館簽訂首任院長、知名書法家于右任5幅墨寶的長期借展合約,左為時任歷史博物館長廖新田點交展品。(本報資料照片)

在歷任監察院長,于右任的書法最為著名,于右任書法傳世雖不少,但監察院長期向史博館借展「四加一」幅于右任的墨寶真跡後,才讓「鎮院之寶」回到故居。

監察院前身為台北州廳廳舍,屹立逾百年,建築物本身就是古蹟,原本也有張大千真蹟,監察院副祕書長劉文仕說,國畫大師張大千1968年旅居巴西期間,與時任監院代理祕書長張目寒有私交,特別畫了一幅「古木松柏」給監院,價值近10億元,相當監院一年的預算,但已在2010年被捐給歷史博物館,收到2張「夏山雲瀑」等2幅張大千畫作,可惜是複製品,宛如「一套西裝,換了兩件汗衫」。

于右任在監察院33年間,累積了不少墨寶,劉文仕說,其中一組4聯屏的陸游黃州詩共「遊山西村」、「入黃州」、「夜觀月」三首,以及單屏的「國父嘉言」,也被捐給史博館,經想方設法,最後以長期借展方式,讓這批原來屬於監院的「鎮院之寶」,能回到他們的故居。